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千山暮:馬克思主義的癥結在哪裡

1,烏托邦主義作為對現實的逃避和批判並無不妥,而任何宗教都提供關於烏托邦的許諾,但問題在於,虛幻的許諾和靠行善進入天堂/西天凈土是一回事,和平的無政府共產主義是一回事,靠暴力革命搞成完全是另一回事。也就是說,馬克思主義倡導和依賴的手段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癥結。殺掉一部分人來拯救另一部分人在倫理上是悖謬的。

2,人類是有階級的,但人類的歷史並不就是階級鬥爭的歷史。

3,馬克思主義對於工人階級的美化是另一個極大癥結。世界歷史已經很清楚地表明,不僅馬克思恩格斯不屬於工人階級,也沒有一個共產黨國家的重要領導人真正來自工人工人階級,工人階級在任何共產革命中也都沒有起到主導作用,真正領導共產革命的恰恰是馬克思理論所說中的小資產階級。在所有資本主義國家裡,工人階級也都沒有表現出比改善待遇,提高工資更高的道義追求和任何先進性。對“工人階級”的道德想像,完全證明了馬克思主義深刻的小資產階級空想特性。

4,馬克思主義對私有財產的剝奪,對生產資料公有的鼓吹迄今為止被證明是既不可行,也不利於生產力發展的,而且加強了實際控制生產資料的國家的權力,造成國家隊公民的新的壓迫。這仍然不過是一種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激進主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