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魚群離奇死亡 查了3年:都是被河馬便便憋死的

話說,

肯亞是動物的天堂,生活著成千上萬的野生生物,

是世界各地遊客親近野生動物的理想之地。

每年都能看到斑馬、角馬等動物浩浩蕩蕩強渡馬拉河,演繹震撼悲壯的命運交響曲

馬拉河流經肯亞和坦尚尼亞,全長395公里,流域面積達到13504平方公里,

其中60%位於肯亞境內,40%位於坦尚尼亞境內。

就是在著名的馬拉河上,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難以解釋的怪事。

站在肯亞和坦尚尼亞邊境的一座橋樑上,

耶魯大學生態學家Chris Dutton和Amanda Subalusky注意到,

每當馬拉河水位升起幾英尺時,就會有大量死魚被沖刷到岸上,

多的時候數量甚至有成千上萬,這些死魚也成為鸛、禿鷹、鱷魚和鬣狗等動物“免費的午餐”。

這種奇怪的現象讓兩人感到十分奇怪,這些魚為什麼會莫名死掉?

然而當地護林員卻對這一幕早已見怪不怪,他們認為是因為河上游地區的農民噴洒殺蟲劑所致。

這種解釋似乎很有道理,畢竟如果水體被化學品污染的話,

確實是會出現魚死而且是一死就是一大片的情況。

但是有個疑問沒有解決,為什麼成千上萬魚群死亡只是發生在漲水時?

這個問題困擾著研究人員,

他們經過長達3年的反覆觀察和實驗,Chris和Amanda的研究團隊發現,

真相只有一個!

導致魚群死亡的幕後黑手並不是農藥,真正的“殺手”竟然是棲息在馬拉河中的河馬!

別看小河馬呆萌呆萌的,成年河馬就是巨無霸一樣的存在,

體長超過3米,一般體重在0.9噸~1.8噸之間,

為了避免被晒傷,河馬白天幾乎全在水中,

經常只露出鼻子、耳朵、眼睛,保持涼爽。

除了吃水生植物,晚上還會在岸邊的草地上吃草。

日食量100千克以上,才能滿足這個大塊頭的身體所需。

河馬吃得多,造糞能力同樣驚人,

據統計,馬拉河裡常駐的約4000隻河馬,每天要排泄大約8.5噸的糞便進入100公里長的河段中。

可以想像一下,當所有的河馬白天都浸泡在水中時,它們會不斷尿尿和排便。

每天8.5噸,這日復一日的“發糞圖強”,這些大便被排出後就會沉入河底。很快,在河馬待的河段,不管是石頭上,還是河床上,到處都被河馬糞便覆蓋。

研究人員在橋下,如果把一張網放在水中幾秒中,網眼立馬被河馬的糞便堵死。

河馬是食草動物,糞便裡面含有大量未分解的植物殘渣。

當糞便在水中開始分解時,分解它們的微生物細菌,同時也會消耗掉水中的氧氣。如此“糞量”的分解,便會導致水中缺氧。

不僅如此,微生物的活動還會產生化學物質,如氨、硫化氫、甲烷和二氧化碳等。這樣的糞水,對魚群來說,無異於“化學武器”...

當在旱季的時候,水量減少,很多河馬的活動被限制在孤立的水池中。

或是當水流平穩時,這些糞水停留在河馬聚居區域並不會造成嚴重後果。

但當大量降雨產生沖洗水流,攪動河床的腐爛物質,把這些積攢了很久的糞便連帶缺氧的水沖刷到下游,後果可想而知——

缺氧會造成大量魚群的死亡,死魚被衝上岸邊後成為其他動物的美餐。

為了驗證這一說法,Chris和Amanda研究團隊在3年時間裡進行了反覆觀察和實驗。

因為河馬攻擊性很強,研究人員不敢下河接近河馬貿然行動。

他們在旱季時,使用帶有感測器的遙控船來測試河馬水池,從一些淺水處底部提取的水樣和泥巴顯示,它們就是一團混亂的氨、甲烷、硫化氫和其他化學物質的組合,河水中含氧量很低。

研究人員還使用了一種長臂型的氧氣記錄儀。從橋邊將記錄儀懸掛下水裡,就會發現水流加速後,會大大降低下遊河流的氧氣含量,往往會導致許多水生動物死亡。

Chris和Amanda等人決定通過實驗證實這個想法。他們將河馬糞便添加到瓶裝水中,並證明氧氣含量下降。

那怎麼模仿河水流動呢?研究人員先是用了模擬流動河流的長托盤。但他們渴望更接近現實的實驗——

那就搭建個臨時小水壩吧。

研究人員用沙包堵住水流,但河馬並不常去這個人造水池。

為了囤積足夠的河馬糞水,他們動用大型卡車和水箱,抽走16000升糞水轉移到人造水池中。

當他們釋放沙袋時,

他們發現確實在下游的水中氧氣含量直線下降。

在進行研究的3年時間裡,研究團隊監測了來自171個河馬池及河流的水化學,一共記錄了55次水流速度增加2倍的沖刷,

其中49次水中氧氣都出現了大幅降低,而其中有13次下降至可以導致魚群窒息死亡的程度。

這一研究成果已經發表於《自然通訊》雜誌上,論文標題名為《河馬有機物造成的補給超荷導致了下游缺氧及魚群死亡》,

如果用通俗直白的話翻譯一下就是:河馬有時便便拉得太多,以至於所有魚都窒息而死。

另外,來自美國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的Keenan Stears在坦尚尼亞的大魯阿哈河也進行了類似的研究,

結果發現在旱季時,有大量河馬居住的水池中含氧量確實比沒有河馬的地方要少得多。

這也證實了Chris和Amanda的研究報告。

不過河馬的糞便並非那麼一無是處。對於撒哈拉以南非洲複雜的食物鏈來說,河馬的糞便可謂是一劑“萬能葯”。

河馬通過糞便把從陸地上咀嚼的能量帶入渾濁的河流中,給該流域食物鏈底層的有機物生長提供能量。

過多的糞便造成水體缺氧導致魚兒死亡,死魚也為食腐動物提供了一定的食物來源,比如各種鳥類與鱷魚。

魚生短暫,卻不明不白因為河馬的糞便而被憋死。

所謂的食物鏈,大概就是這麼殘酷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