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蘇步青在民國戰亂中打造出「東方劍橋」 但此後卻無所造詣

著名數學家蘇步青的教學生涯,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從1931年留學回國以後,到1952年院系調整之前,他一直在浙江大學任教。在此期間,中國雖然經歷了八年抗戰和三年內戰,但是蘇步青領導的浙大數學系卻獲得李約瑟所謂“東方劍橋”的美譽。

第二階段是從1952年院系調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蘇步青不僅被“調整”到復旦大學,放棄了理論研究,而且還在一次次政治運動中屢遭迫害。“文革”後期一個美國數學家代表團 訪問中國大陸時遺憾地發現,由於被迫從事應用研究,以蘇步青為首的中國經典幾何學派早已消失。

第三階段是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到2003年蘇步青去世,他雖然如父親所期望的那樣已經“平步青雲”,擔任了復旦大學校長和全國政協副主席,但是他在數學領域卻沒有什麼新的貢獻。

為什麼蘇步青在戰亂頻仍的民國時代能夠把浙大數學系辦成東方的劍橋,但是被“調整”到復旦大學以後,卻始終沒有什麼新的貢獻呢?何況,他在浙江大學只有20年左右,在復旦大學卻呆了半個多世紀!

其實這也是一個“李約瑟難題”。為了拋磚引玉破解這一難題,我們不妨先看看蘇步青的早年經歷。

蘇步青1902年出生於浙江平陽騰蛟村的普通農民家庭。父親給他取名“步青”,確實有平步青雲、光宗耀祖之意。青少年時代,他曾在平陽縣第一小學和浙江省立第十中學(溫州中學的前身)讀書,學習成績十分優異。1919年五四運動以後,他赴日本留學,先後考入東京高等工業學校電機系和東北帝國大學數學系,最終獲得理學博士學位。

1931年,蘇步青謝絕東北帝國大學和清華大學的邀請,回到浙江大學數學系任教。他的這一選擇,與學長陳建功有關。陳不僅是浙江人,而且是在日本東北帝國大學第一個獲得理學博士的“外國人”。留日期間,陳建功就與蘇步青約定,畢業回國之後,一定要去浙江大學,然後用20年時間讓浙大數學系達到世界一流水平。進入浙大以後,蘇步青出任數學系主任,與陳建功共同創建了中國的“微分幾何學派”。此外,他們還創辦了數學研討班,培養了一批數學精英。

正當浙江大學數學系在國內外嶄露頭角的時候,突然爆發的抗日戰爭打亂了他們的計劃。在跟隨浙江大學向西遷移的過程中,蘇步青不論條件如何艱苦,環境多麼險惡,仍然堅持數學研究。抗戰後期,當劍橋大學教授李約瑟率英國科學考察團參觀浙大數學系時,被蘇步青等人的精神所感動。所謂“東方劍橋”,是他的心裡話。

1945年抗戰勝利以後,因為台灣急需各種人才,蘇步青與兄長蘇步皋都去了台灣。蘇步皋於1917年東渡日本,考取東京工業大學應用化學科。1925年學成回國後曾擔任杭州造紙廠工程師、上海製藥廠技師、浙江省化工廠廠長等職務。去了台灣以後,他對當地的工業崛起和經濟發展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但也許是留戀浙江大學吧,蘇步青很快又返回大陸。在這期間,他寫下大量詩詞,其中包括《台灣之行雜詠》和《寄台灣大哥》等詩作。

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蘇步青來到北平,並在《赴北平道上》抒寫了自己的感受:

北上遂吾願,客身情感多。

風沙欺白日,涕淚渡黃河。

天遠倦飛鳥,地荒余帶蘿。

故都如夢裡,處處聽秧歌。

隨後他又在《北海》一詩中,用“無為見烽火,學作武陵人”表達了當時的想法。

中共建政後,原浙江大學校長竺可楨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蘇步青參與了籌建數學所的工作。但因為在人事安排上出了問題,導致他被迫離開北京返回浙大。為此竺可楨在1950年12月9日的日記中寫道:

“與惲子強談數學所,以華羅庚急於成立所且自願擔任所長、步青現為籌備主任,但張宗燧、陳建功均不主張步青為所長。最初三強等對於華羅庚亦極不贊同,但近來頗漸了解,故院中近頗屬意於華。華又在到處演講,在《人民日報》寫文,故子強意欲余示意於步青,請其自讓。晚間與步青談半小時,渠對於浙大方面擔任教務事不甚痛快,又乏書籍期刊,故頗願來,但以工資太薄為慮。……因此怕不能維持雲。”(《竺可楨全集》第12卷第235頁)

惲子強是惲代英的弟弟,當時是中科院辦公廳副主任。如果不是他的干涉和“工資太薄”等原因,也許蘇步青會留下來。

蘇步青回到浙大以後,就遇“三反”運動和思想改造運動。對於這一情況,著名文化人宋雲彬在日記中有詳細記錄。宋當時是民盟組織在杭州地區的負責人,他說在浙江省黨政負責人張勁夫、沙文漢的直接領導下,浙江大學的蘇步青、談家楨、蔡邦華等著名教授都不斷地交代問題。經過半年多折騰,他們才勉強過關。

“三反”運動和思想改造運動之後,知識分子的傲骨基本上被打掉,所以在全國範圍內進行院系調整就沒有什麼障礙了。1952年8月31日,竺可楨在日記中寫道:浙江大學“理學院數、理、化、生各系均將分散,如數學蘇步青去復旦,陳建功到另一校,徐瑞雲到師範學院,何增祿、談家楨等亦將到復旦。這在浙大是一重大損失,回復到卅年前工業專門學校狀況……”(《竺可楨全集》第12卷第684頁)

就在這一天晚上,宋雲彬出席了浙江大學民盟小組的聯席會議。會上通過兩個文件:一是《思想改造總結報告》,二是《擁護院系調整文告》。為了一致表示對院系調整的擁護,全體與會者都在第二個文件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紅塵冷眼》第298頁)。

從此以後,浙江大學回到了30年前的水平,蘇步青也永遠離開了浙大。

2014年08月24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南方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