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武則天的酷吏不僅整官員 也整百姓

武則天的大周朝,是一個官屠之朝。她用周興、來俊臣、候思止、王弘義這樣的酷吏做御史,專門接受各方密告,整治官員。酷吏整人,不需要證據,單憑酷刑,第一要人招,自承死罪,然後再攀扯他人。只要進了他們的門,能活著出來的,一百個裡面不足一個。他們特製有專門的刑具,特別的大棒,打人著著帶血。鐵籠頭,給人戴上之後往裡打楔子,能把頭夾裂。還有特製的木枷,戴上之後,人會痛得滿地打滾,不及時摘下來,沒多長時間就得死。還有“請君入甕”的出典里,那個四面可以加火烤的大鐵瓮。則天朝,每年被整死的官員和家屬,數以千計。

這些酷吏,對整人,整死人有特別大的癮,對他們來說,最大的悲哀,就是女皇帝突發慈悲,赦免了什麼人。所以,他們只要聽說要赦免,就會提前把自己特設的監獄裡的人犯,先都給殺了。在酷吏的淫威之下,朝官個個都有朝不保夕之感,每天上朝,得先跟家人訣別,交代後事。但人也是賤,即使這樣,外面想進來做官的,還是排著長隊。前面的倒下去,後面的跟上來。

一般史家認為,武則天只整官員,不整百姓,其實這也不對。貪酷之風一旦刮起來,嗜殺之人得勢,一般的刑事犯,也會判得比較重,可殺可不殺的,都給殺了。當年刑部主管司刑的少卿胡元禮,就是一個嗜殺的狂人。決獄,盡量殺,殺人有癮。幸好後來有一位司刑丞李日知,官階比胡元禮小,但負責具體操辦死刑終審,他是個善心人,審案務必從寬,能不殺,一定不殺。胡元禮每每跟他為難,但李日知就是不肯妥協。

又一次,李日知免了一個死囚的死罪,但胡元禮不幹,拉回來重審,再次判死罪。然而李日知也是個犟脾氣,再拉回來,第三次判免死,兩人來回拉鋸。武周還是實行唐朝的制度,一個部門,負責主管和具體主管之間,如果出現爭議,不能以大壓小,強行由官大的定奪。所以,兩人就這樣僵持著,胡元禮說,我不離開刑部了,此囚無生理!意思只要李日知一走,他就立即把囚徒給殺了。而李日知呢,也說我也不離開刑部,此囚無死法。僵到最後,只好兩人一起上奏,交給皇帝定奪,最終,還是李日知贏了,因為,畢竟那個囚徒沒有犯死罪。

這個故事,發生在武則天已經穩固了統治,不再打算用酷吏治國的當口,如果在此之前,酷吏橫行之日,漫說那個死囚得死,連想要寬縱死囚的李日知,都可能性命不保。

其實,對於胡元禮來說,死囚到底死還是不死,跟他沒有半點利益相關。況且,則天朝又興佛教,佛教忌殺生,也已經深入人心。但人世間總會有這樣一些人,他們就是喜歡整人,尤其喜歡整死人。一個個大活人,因為他們的緣故被活活折磨死,在他們來說,個中有著說不出的樂趣和興奮。能多整死一個,就多一個樂子。他們不是因為利益衝突才殺人,也不是因為升官發財才殺人的,而是把整人殺人,視為一種人生之樂。為了實踐這種難得的樂趣,所以才如此熱愛自己的整人殺人事業。為了這個事業的光大,他們才挖空心思製造出那麼多的刑具,個個都凝聚著他們的奇思妙想。

無論朝代怎麼變,歷史走到哪兒了,這樣的人,都不會絕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