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高天韻:中共逼國民流亡到異鄉找自由

2017年3月,謝陽律師的妻子陳桂秋和女兒被關押在泰國監獄,正當十幾名中共公安要將她們帶回大陸的危急關頭,美國駐泰國大使館官員出手營救了陳桂秋母女三人。在美國機場,迎接她們的是鮮花、氣球,還有一張「歡迎來到美國」的大卡片。

為了自由,背井離鄉。這一條艱險的路,畢竟點燃了希望。流亡的故事,催人淚下。

5月29日晚,中國大陸維權人士黃燕在台灣桃園機場轉機時,提出入境要求。台灣基於人道救援考量,批准黃燕安置三個月。

據大紀元報導,黃燕因為傳播基督教,自2003年起遭到中共當局追捕。十多年來,她投身維權活動,歷經執法人員的綁架、軟禁、關押,曾在獄中被毆打致流產。後來,她患上癌症卻不被允許保外就醫。2016年底,黃燕逃往香港,繼而在泰國和印尼兩地間流亡,期間仍不斷遭受審問、扣留,難逃中共魔掌,因此時刻生活在恐懼中。

黃燕非常感謝中華民國政府的幫助,她說,移民署的人對她很好:“這是我十多年來從來沒有感到過的溫暖。”雖然第一夜在機場度過,她終於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寧。

看到視頻里滿臉苦澀的黃燕,內心酸楚。這位湖北女子,在2007年冬天,一個人突破中共的嚴密看守,從高智晟律師家中帶出了文稿《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有多少讀者知道,在這篇文章背後,存在著怎樣的恐怖和黑暗;那字字句句,凝聚了普通中國人勇敢無畏的抗爭。

2017年3月,謝陽律師的妻子陳桂秋和女兒被關押在泰國監獄,正當十幾名中共公安要將她們帶回大陸的危急關頭,美國駐泰國大使館官員出手營救了陳桂秋母女三人。在美國機場,迎接她們的是鮮花、氣球,還有一張“歡迎來到美國”的大卡片。

2017年12月25日,西藏運動人士、電影製片人頓珠旺青(Dhondup Wangchen)在援助組織的協助下抵達美國舊金山,與妻子和孩子團聚。旺青當時表示,他正享受多年來首次“自由與安全的感覺”,同時對離開西藏感到難過。

頓珠旺青於2008年3月被捕,被控和探討西藏地區人權等議題的紀錄片《不再恐懼》有關。旺青將此片傳送出西藏,使之得以在海外流傳。2014年,旺青刑滿獲釋後,仍處於嚴厲的管制之下,而且不被准許離開西藏。

以上三例,充分說明中共治下的人權與宗教自由狀況。無論中共如何抵賴狡辯、扭曲事實、誹謗構陷,事實和人證俱在。

中共建政以來,剝奪了國人的言論、信仰、結社、出版、集會等各個方面的自由。凡是敢於發出不同聲音的公民,統統被無情打壓,親屬被株連。向境外媒體反應情況的,被誣為“勾結反華勢力”;對內上訪維權的,被抹黑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許多人被迫流離失所,成為地下“遊民”、“鼠民”。他們在自己的祖國,無家可歸。

如果你想離開,須得連闖護照、海關、登機等數個關卡。即使出境,也要準備對付中共特務的長期盯梢、騷擾。即使困難重重,還是有人突破重圍、逃離虎口,排起了申請政治庇護的長隊。大陸難民湧現海外的尷尬“景觀”,實乃暴政的“作品”。

自由須向異鄉尋!無數悲劇,拆穿了喉舌媒體編造的“形勢大好”、“如沐春風”的謊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