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郭子儀功高蓋世 為何不招人嫉

唐代名將郭子儀以其德望,單騎說服進犯的回紇軍隊。圖為北宋李公麟《免胄圖》局部。(公有領域)

郭子儀(698年─781年)為大唐名將,歷事唐玄宗、肅宗、代宗、德宗四位皇帝,履仁蹈義,滿腔肝膽為國盡忠。因其護國立下赫赫戰功,唐肅宗封郭子儀為汾陽王。郭子儀以寬厚對待下屬,以忠心侍奉國君,一生富貴壽考,坦坦蕩蕩,成為歷代文臣武將的楷模。

郭子儀像,出自清南薰殿畫像。(公有領域)

過人的處世智慧

汾陽王府第位於長安親仁里,經常是敞開了門庭,任由下官、雜役自由出入,無人過問。

一次,有位武將要去鎮守邊疆,行前到王府向郭子儀辭別,看到郭子儀的夫人和女兒正準備梳妝,要郭子儀為她們拿毛巾、打水,就像使喚僕人一樣。

郭子儀的孩子們多次規勸他:“父親大人功業顯赫,卻不尊重自己,無論尊卑貴賤都可以進出內堂、觀察寢室。我們認為就算是像伊尹、霍光這樣的權臣也不會這樣做啊。”

郭子儀笑著說:“你們不懂我的用意。我有五百匹馬吃著官家的糧草,有上千的部屬吃著官家的糧米。往上沒有我的位置,往下也沒有可以仗恃的退路。假如我圍起高牆、關閉大門,與朝內外的人不相往來。一旦與人結怨,有人誣陷我不遵臣子法度,那些貪圖功利、陷害賢能的人就會和他們一道促成是非之事。到那時,我們郭家九族就會粉身碎骨,後悔都來不及。現在,我敞開大門,坦坦蕩蕩沒有間隔;四門全開,有人想以讒言誹謗,也沒有辦法!”兒子們才拜服郭子儀的見識和器量。

郭子儀說:“我敞開大門,坦坦蕩蕩沒有間隔;四門全開,有人想以讒言誹謗,也沒有辦法!”圖為朝鮮王朝時代金得臣(1754—1822)的《郭汾陽行樂圖》。(公有領域)

寬厚盛德撼動人心

唐代宗巡行陝西時,郭子儀曾帶著數十名騎兵力戰盜賊;在涇陽時,郭子儀陷入胡人重圍,他都沒有因為所處的環境艱難危險,就改變自己護國的初衷。

郭子儀平日對待部下很寬厚。每次攻下城邑,所到之處都很得將心。郭子儀手握重兵,盡心竭力鎮守邊關,雖然多次遭到幸臣程元振、魚朝恩百般詆毀,但是每次皇上下令他征討戎敵,他都是當天奉詔出征,從來沒有拖延過,所以那些進讒言的大臣也拿他沒辦法。

郭子儀以寬厚盛德得人心。魏博節度使田承嗣囂張跋扈,對人傲慢兇狠,沒有禮節和法度。郭子儀因事曾派使者去見他。田承嗣望著郭子儀所在的西方,指著自己的膝蓋對來使說:“我的膝蓋不屈於人已經有很多年了,但是今天,我為了郭公以禮下拜。”

唐德宗曾下令禁止在帝王陵寢附近屠宰。郭子儀的僕人犯了禁令,金吾衛將軍裴諝就將此事奏報給皇帝。有大臣對裴諝說:“你是不是太無情了,就不能為郭公留些餘地嗎?”

裴諝說:“我正是為郭公著想啊!郭公德高望重,皇上現在剛剛即位,會認為跟隨郭公的人太多。所以我檢舉郭公的小小過失,以表明郭公的威望和權力都是不足畏懼的,這不是很好嗎?”

郭子儀的德望盛大,使同朝為官的將軍都為他著想。

子儀手握重兵,盡心竭力鎮守邊關,雖然多次遭到幸臣程元振、魚朝恩百般詆毀,但是每次皇上下令他征討戎敵,他都是當天奉詔出征,從來沒有拖延過。圖為北宋李公麟《免胄圖》局部。(公有領域)

君子之腹不生疑心

有一年,郭家的祖墳被盜。時人懷疑是宦官魚朝恩因忌恨郭子儀,所以暗中派人去挖郭家祖墳。因郭子儀手握重兵,朝臣擔心此事在朝中引起風波。

盜墓之事發生後,郭子儀從涇陽朝見唐帝,皇上安慰他,郭子儀哭著說:“微臣久掌兵權,不能禁止軍士毀壞他人祖墳,所以現在有人也挖臣家的祖墳,這是上天的譴責,不是人禍啊!”

魚朝恩設宴邀請郭子儀赴宴,郭帥的部下都很緊張,說魚朝恩會對他不利,部將都願意全副武裝護送郭子儀。郭子儀沒同意,拒絕了部下的好意,只是帶了幾個家僮赴宴。

郭子儀(圖中坐著的長者)家中舉辦宴會,子孫齊聚一堂,好不熱鬧。圖為朝鮮王朝(1392─1910)時代繪畫,洛杉磯郡立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魚朝恩很驚訝,問他:“您的車馬隨從為什麼這麼少呢?”郭子儀就將聽到的傳聞、部將的意思告訴了他。魚朝恩惶恐地說道:“若不是大人如此賢明,怎麼可能不懷疑我呢?”

人們沒有想到,像魚朝恩這樣的小人,也會被郭子儀的盛德所感化。

郭子儀領兵守護大唐,權傾天下威震一方,沒有引起朝廷忌恨;功高蓋世也沒有引起皇帝猜疑。郭子儀一生富貴壽考,其子孫皆是朝中重臣,汾陽王人道之盛,青史流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