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5個中國大陸留學生的真心話:留澳4年花了130萬RMB 如今回國年薪50萬!

每年有數十萬的中國大陸留學生選擇在澳洲高校讀書,那麼在澳洲的留學經歷給他們都帶來了些什麼呢?The Australian採訪了五名澳洲大學的中國大陸畢業生,讓我們聽一下他們的體驗和感受吧。

“我的留學經歷不是金錢能衡量的。”

Fan Yiming,36歲,來自山東,於2012-13年間在Bond University讀工商管理碩士。

Yiming在Bond大學讀完MBA之後選擇了回國工作,工作了一年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難題。一個她和其他40幾位同事一起努力了好幾個月的價值兩百萬的項目突然被取消了。

“我們公司當時已經為這個項目投資了一百萬。在我在Bond上學的經歷教會了我很多,但並沒有教會我中國人對合約的漠視,” Yiming說。

“我在留學期間學到的不僅僅是理論知識,還有如何迅速適應變化多端的環境並且為一切情況做好準備。“

出生在山東菏澤的Yiming本科期間在北京的一所大學學習了廣播傳媒,在2012年於北京的一個電視公司實習之後她決定前赴澳洲來修研究生學位。

“除了良好的自然環境之外,Bond大學的學術水平也很吸引我。這裡的學生和老師都非常國際化,都來自世界的不同地方,“ Yiming說。

“留學對我的事業有非常大的幫助。”

Xie Fei,40歲,於2003-06年間在Central Queensland University讀研究生。

在澳洲讀研畢業後,Xie Fei留在澳洲工作了八年,之後在2014年回國。

他在北京最大的一家網路公司工作,後來就創建了自己的遊戲公司,基因互動(Gene Games Corp)。這家公司已經躋身成為中國前五大虛擬現實遊戲公司。

“在澳洲求學不只是賦予了我知識和技術,還有我會一直珍藏的人生道理,”他說。

這位事業有成的同學說,他在CQ University寫畢業論文時,把他的同學寫的一段不到100字的段落複製粘貼到了自己的論文里,沒有引用標註,結果收到了學校寄來的一封嚴肅的警告信,說如果再有類似的抄襲現象,他的畢業證就會被沒收。

這件事讓謝同學下定決心一定要尊重他人的知識產物。他說在中國大陸很多人不會在意他人的知識產權,在電遊行業,很多人都會抄襲別人的想法來獲取暴利。

他拒絕抄襲的決心讓他的公司的成本相比其他遊戲公司多了一倍,但他說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的家庭其實很普通,父母也只是工薪階層,面對一年25萬的留學支出,家裡也很猶豫。但謝同學向他的父母保證,自己只需要父母支付自己第一年的學費,之後就會自力更生。

來到澳洲後,謝同學勤工儉學,白天上課,晚上打工,從第二年開始就已經能自己承擔學習生活費用了。

“我本可以選擇定居在澳洲,但我發現中國大陸的市場更大更好,所以選擇了回國,” Xie Fei說。

“在不遠的未來,我們會進軍澳洲市場,我也會為我的澳洲顧客提供福利和折扣來報答這個國家教會我的人生道理,那就是絕不抄襲,尊崇原創,做自己。”

“我在一學期內學到了在中國大陸好幾年才能學到的東西。”

Cao Yating,25歲,2015到2017年間在ANU讀語言學碩士。

“如果我繼續在北京生活下去的話,我不可能收回留學投資的成本,” Cao Yating說。

“我父母在我留學的兩年期間花了大約五十萬人民幣。我沒想過我什麼時候能把這個投資的成本賺回來,因為我知道這個要花很多很多年,也許永遠都不會實現,”她說。

“但我從不後悔我曾在澳洲留學。在澳洲,我在一學期內學到了在中國大陸好幾年才能學到的東西。”

她現在在北京的一家軟體公司做人工語言編程。“在澳洲學到的語言學和基本的編程知識幫助我找到了這份工作。在澳洲讀書是一個很有價值的投資,因為這個經歷提高了我獨立生活的能力,不然我不會能離開我父母超過兩周的時間。我在學術上收穫的更多。“

”在中國大陸學語言學有很多規則和管控的限制,我們只能通過書本來學習。但是在澳洲,我們學的不僅僅是書本知識,還學到了比如保護土著語言這方面的知識。在澳洲讀書幫助我在學術上取得了更高的成就。”

她現在還在考慮重回澳洲來攻讀軟體編程的課程。

“我之前在澳洲的時候,總是和中國大陸的同學一起交流。如果我回去的話,我會花更多時間從本地和其他國際學生身上學他們的文化。”

“我的澳洲的大學教會我思考。”

Tian Gang,30歲,2008-2012年在La Trobe University讀金融碩士。

“2012年我回國的時候,我那份一個月4000塊工資的工作讓我父母非常發愁,” Tian Gang說。

他的父母在北京經營一家商業諮詢公司。“我家在我留學的四年里花費了130萬人民幣,所以我爸媽想知道我什麼時候能把這份投資的成本收回來。”

但是他的父母的疑慮現在已經是不存在的了,因為現在田同學的年薪不包括獎金就已經是50萬人民幣了。他現在是一名獨立的個人投資顧問。

2008年,他在中國大陸一所大學讀了一年之後就退學了,因為他看到了很多同學都整日沉迷網遊,無心學習。他覺得國內大學的學生和小學生沒什麼區別,都是寫作業、交作業、考試、寫論文、畢業。許多學生都通過抄襲來完成他們的畢業論文。

這樣的風氣讓他選擇來澳洲留學。他剛來的時候在一個當地的家庭生活,熟悉語言和生活環境,上完了語言課之後就在La Trobe大學讀書。

一開始因為語言障礙,他學習非常吃力。但慢慢的他連教授課上說的笑話都能聽懂了。

“在澳洲的四年求學經歷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在中國大陸,學生會被告訴要怎麼樣做,但是在澳洲,大學教會你怎樣從不同角度思考問題。”

“我也許要花七八年來收回留學的投資成本。”

Wei Ting,29歲,2009到2013年間在La Trobe大學讀本科和莫納什大學碩士學位。

“在海外留學對我的各方面能力有了全面的提升。在澳洲,我只能依靠我自己。學校老師不會給我一個固定的想法,而是讓我自己去思考。這些能力是我在中國大陸不能學到的,” WeiTing說。

“在澳洲讀書同時也開闊了我的視野。這裡有很多我前所未見的事物。這對我而言是一段非常珍貴的經歷。在現在的工作中,我能感受到哪些能力是我在澳洲讀書的時候獲得的,這也給了我很多信心。”

“我當時考慮是否要留在澳洲,但是想到我所學的金融知識很可能不能夠在這裡運用,我覺得很可惜。中國大陸有很多很好的機會,所以我就回來了。”

和許多其他的海歸一樣,Wei也有一個遺憾。

“我希望我當初能多花些時間和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相處,這樣我可以學習到不同的文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墨爾本微生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