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程曉容:中共司法部長「依法處置」說給誰聽?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推特)

6月29日,中共司法部長傅政華在出席記者會後,被多家媒體追問,王全璋律師與外界失去聯繫這麼長時間,司法部如何關注此事。傅政華沒有正面回應,而是說:“中國是法治社會,任何人的自由,任何人的權利都是要依法來處置”。

那麼,王全璋一案體現了“法治社會”和“依法處置”嗎?

2015年8月3日,在“709”大抓捕事件中,維權律師王全璋與外界失去聯繫。8月5日,北京警方以“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罪對王全璋指定監視居住,其北京居所被公安搜查。2016年1月8日,天津市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王全璋。2017年2月,案件起訴至法院,後得悉,王全璋被轉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王全璋犯了什麼法?曾為王全璋辯護的余文生律師說過,王全璋根本不構成任何“顛覆國家政權罪”,不適於任何犯罪,當局對他的起訴是違法的。

王全璋的代理律師程海說:“憲法規定,任何公民都有權監督任何國家機關,包括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行為,現在貫以‘顛覆國家政權’,顯然是沒有事實依據,實際是對於律師的監督一種敵勢的態度,以我的看法,辦案人員按照我國的法律已經構成犯罪,構成一種徇私枉法罪。”

王全璋律師常年為弱勢群體提供幫助,致力於保護人權與法律援助,是最早依法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中國律師之一。正是因為他敢於和中共“碰撞”,才被司法機關以莫須有的罪名違法抓捕。

迄今,王全璋失去自由已近三年。最為荒唐的是,王全璋的家屬以及聘請的多位律師從未獲准與他會面。長達一千多天,王全璋音訊全無,生死不明。“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在去年12月27日的報導中對此評說:“這種非法手段唯中國才有,在全世界的法制國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程海律師表示,他們已經多次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中紀委,甚至中共常委寫信反映王全璋案,但是始終未有回復。去年12月初,在又一次嘗試會見王全璋受阻後,程海說:“人不知道死活,都快兩年半了。這種現象,在全球都極其罕見,只有在這個依法治國喊得非常響的‘中國’。”

今年1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以視頻的方式向當局喊話。她問道:“為什麼不讓律師會見王全璋呢?如果真的是依法治國的話,請相關辦案單位立即允許律師會見王全璋。”

然而,會見仍然無期,就連李文足到看守所為丈夫存錢、存物也被刁難。不僅如此,她和小兒子還要忍受國保的日夜監控和騷擾。他們在黑暗中咬緊牙關,決不放棄。

今年4月26日,王全璋的兩位辯護律師,藺其磊和程海,分別在昆明和安徽遭到天津警方詢問,要求他們告知王全璋以前在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中的表現。

當時藺其磊律師對警方說:“你們把王全璋關押一千多天,不讓律師會見,沒有任何音訊,現在卻返回來倒查王全璋律師以前所辦理的各個案件(我知道,你們還在調查王全璋律師在大連開庭的情況),羅織罪狀,你們這樣的做法是中國司法史上非常荒唐的事情。”

對於一位正義的律師,中共竟以法律之名,對他進行公然的迫害。王全璋律師一案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李文足的抗爭也贏得了海內外的支持和同情。

今年4月,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瑟·諾爾特在她的官方推特上聲援李文足,並呼籲中共當局釋放所有“709”抓捕期間被捕的人,包括江天勇和余文生。

現實令人心痛。王全璋律師生死未卜;江天勇律師在獄中被迫服食不明藥物,記憶力嚴重衰退;余文生律師2個多月前被正式批捕,罪名是“煽顛罪”和“妨害公務罪”。

中共的法律如何判定?——敢說真話,為民請命,扶助弱勢,便是“妨害公務”。揭露中共的謊言和暴行,便是“煽動顛覆”。此為“依法治國”、“依法處置”?

對於傅政華的說辭,李文足表示,這根本就是敷衍。她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就是去辦案單位、去法院、還是檢察院也好,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見我們、見律師、見家屬,沒有人出來跟我們對話了,完全就這樣,拖著。他(傅政華)還在這好意思對著鏡頭說是依法治國,所以說他們(政府)都是說得漂亮,說一套、做一套而已。”

僅從王全璋一案,即可看清中共司法的虛偽和卑鄙。“依法處置”的擋箭牌,能騙得了幾人?若要當真“依法處置”,首先應該處置的,就是那些玩弄法律、利用手中權力,肆意侵犯人權、迫害良善的人權惡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