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結束極權統治 消解暴戾之氣

——民生觀察就接連發生凶殺事件的聲明

在中國今日如此極權統治下不斷製造怨恨,又徹底阻絕怨恨化解途徑,並完全不提供給民眾生命安全保護機制下,社會報復性事件自然就落到了民眾與幼兒的頭上。這從某種意義而言,正是極權統治集團刻意設置的結果,極權需要民眾的相互殘殺來尋求統治的合法性,而社會民眾的災難是極權存續的滋養。

據中共官方媒體報道,連日來中國多地接連發生惡性暴力凶殺事件:6月29日,廣州大學計算機學院院長謝某將學校科研處羅處長夫婦殺死在校園車庫;6月28日,上海世外小學浦北路校區門口一男子持刀砍傷兩名小學生與一名成年人,後兩小學生搶救無效死亡;6月25日,山東省煙台市一司機開著叉車當街接連叉向車輛,致1人死亡10餘人受傷,多輛車受損;6月22日,一男子在西安公交車上刺殺乘客,致2人死亡8人受傷;6月18日,四川省樂山市公交爆炸,致15人受傷。由此可見,中國社會暴戾之氣充盈,各種報復性或針對無辜民眾的暴力凶殺事件頻仍,民眾生命安全面臨威脅,社會恐怖氣氛瀰漫,中國整體性危機深重。

在如上系列密集的凶殺事件中,尤其刺痛人們神經的是針對小學生甚至幼兒園孩子的殘殺,而這種喪盡天良的事件,在中國卻屢屢發生,只要稍作留意,就會發現最近十幾年來每年都沒有間斷。這種嚴重挑戰人類底線的惡性事件,顯然在警報著這個社會已經出現嚴重問題。

應該說,在任何社會的任何時期發生一些凶殺案件原本不足為怪,但如中國今日如此密集發生針對無辜民眾甚至小孩的凶殺事件,卻不是一個簡單凶殺案件可以概括,其背後深藏著中國社會危機集中爆發的密碼,應該引起世人的高度警惕。

從已經揭露出來的這些接連發生的凶殺事件來看,並非是凶徒慣犯的圖財害命,或是恐怖分子的蓄意所為,這些行凶者基本沒有前科,甚至還有如廣州大學的高級知識分子,他們選擇通過殺人這種極端方式來結束別人(或是完全沒有利益相關者)的生命,同時也必然結束自己的生命。這種報復性的極端社會心態包含著複雜的原因,其中不同角度的不同看法也顯示在這些新聞出現後的各種論壇與微信留言中,但不管社會對此的看法有多麼不同,至少在如下幾方面應該有難以迴避的共識。

其一、根源上應是積怨成災。是由於長期的怨恨沉積,壓塌了理性,最後爆發成災難。作出這種針對無辜者報復的選擇,那必是怨恨切齒而對社會與人生徹底絕望,且這種怨恨中有著深深的不公之感,進而將整個社會與人世視同對自己不公的客體。而能夠如此深重積累起社會民眾怨恨的,必是嚴重缺失社會正義,長期製造社會不公,給社會個體權利普遍造成嚴重侵害,使社會喪失基本底線,讓民眾日日處處生活於倍受壓制逼仄與奴役中的制度。唯有這種制度性的設置,才能持久而深層地將整個社會民眾推陷於怨山恨海中。

其二、化解途徑上徹底阻絕。在一個積怨深重的社會,如果提供起了基本怨恨化解途徑,當然就不會使怨恨最終累積到爆發成災地步。而在中國當今社會,怨恨日積月累,化解途徑卻徹底阻絕,即社會完全沒有提供不公與怨恨遭受後的訴求途徑,沒有基本的解困希望。通常來說,在不同時期的不同社會,人因為各種不同原因而遭受不公,進而積聚怨恨,應該都是正常的,問題是在遭受不公後能夠尋求到相對討還公正的途徑,能夠在社會獲得心理的平衡點,哪怕是一種虛幻的精神寄託,情感宣洩,也可以使怨恨得到相對釋放,但今日中國社會不僅沒有提供現實的討還不公的途徑,也沒有提供精神平抑憤懣的途徑,於是一切因不公積聚的怨恨如堰塞湖的水,只有積聚沒有出口,最後崩塌爆發就是必然。中國徹底阻絕一切怨恨化解途徑的原因是權力壟斷,極權與一切的公平正義為敵,民眾任何尋求公平正義的努力本質上都是對極權的反抗,所以都被阻斷與鎮壓。於是社會任何可能通向公平正義的途徑,都成為極權堅決阻斷的對象。如此,極權日日製造著不公不義,而且日日防範阻止著人們尋求公平與正義,社會就自然形成了只蓄積怨恨而沒有任何化解怨恨的封閉系統,最後爆發與崩潰就是唯一途徑,於是無目標的任意惡性報復社會式暴力事件頻仍就是必然結果。

其三、提供保護公民生命安全的機制缺席。納稅人供養的司職於保護公民生命財產安全的機構與成員在極權社會是完全虛擬的,因為極權社會的核心價值是維護極權統治集團的奴役民眾的持久與穩定性,一切機構的核心是保護統治的機構與統治成員的安全。所以,那些專政機構不僅高牆深院,而且崗哨林立,真正武裝到牙齒,不留任何空隙與死角。而對民眾生命最可能受到威脅的公共領域,學校、醫院、車站、交通等等,完全缺乏切實有效的事前安全防護,與事後有效救助。中國之所以屢屢發生且得逞針對民眾與幼兒的惡性屠殺事件,皆因提供保護機制的公權力完全喪失其職。

在中國今日如此極權統治下不斷製造怨恨,又徹底阻絕怨恨化解途徑,並完全不提供給民眾生命安全保護機制下,社會報復性事件自然就落到了民眾與幼兒的頭上。這從某種意義而言,正是極權統治集團刻意設置的結果,極權需要民眾的相互殘殺來尋求統治的合法性,而社會民眾的災難是極權存續的滋養。

中國社會歷經近70年的極權統治,至今積下深重怨恨已經到了集中爆發期,在極權完全阻絕任何化解社會積怨的途徑的情況下,又拒不提供民眾生命安全的保護,中國民眾災難命運已與日俱增,而亡族滅種絕非危言聳聽。為了避免中華民族淪陷於血與火的報復性災難深淵,就必須結束不斷侵害人權製造怨恨的極權統治,開啟一個公平正義的民主憲政時代,疏通社會怨恨化解的法治途徑,讓公權為民眾生命安全切實提供起有效保護機制。只有如此,中華民族才能長久跳出治亂循環的歷史魔咒。

2018年7月1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生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