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因拘捕監殺秋瑾而負疚自盡的晚清官吏

鑒湖女俠秋瑾

人們都說晚清官場腐敗至極、黑暗透頂,似乎從上到下也找不出幾個好的官吏出來。然而,事實也並非如同人們所說的那樣,晚清官場上個別的例外竟然也是有的。山東安丘縣籍官吏李鍾岳,在浙江紹興府山陰知縣任上,因拘捕監殺一代女傑秋瑾而負疚自盡,就足以表明了晚清個別官員雖身處黑暗官場卻也良心未泯……

據史料記載,李鍾岳(1855—1907),字崧生,又字申甫,號晴嵐,山東省安丘縣人。他出身貧寒,勤奮好學,十幾歲便博覽群書,能詩善文,18歲中秀才,39歲赴濟南應試考中舉人,43歲中進士,列第18名,從此入仕為官。1907年1月,李鍾岳擔任浙江紹興府山陰縣知縣,其間遇上了革命黨人秋瑾以大通學堂為掩護密謀反清舉義這一重要歷史事件,於是李鍾岳受滿清朝廷和上司指派直接參与了拘捕、審訊和監斬秋瑾的全部過程。

1906年(清光緒32年)冬,秋瑾與徐錫麟等光復會領袖在上海集會,密議由秋瑾負責在浙江組織起義,徐錫麟負責在安徽發動起義,以此推翻滿清王朝封建統治。次年正月,秋瑾從上海回到家鄉浙江山陰縣,在光復會領導下的秘密據點大通學堂擔任督辦主持校務。

秋瑾到大通學堂後,迅速招納光復會成員和一批進步青年以體育鍛煉為名進行軍事訓練,並著手培養軍事人才。與此同時,秋瑾積極聯絡浙江各地光復會成員,組織發展“光復軍”隊伍,推舉徐錫麟為首領,而由秋瑾自任協領。

經過一番緊張而又秘密地籌劃和準備,徐錫麟、秋瑾等計劃於1907年的農曆六月初十在浙皖兩地同時舉行反對滿清朝廷的起義。

不料事情泄露,徐錫麟在安徽安慶倉促的起事旋即遭到鎮壓,徐錫麟本人被朝廷下令殘忍殺害。浙江巡撫張曾揚聞訊後,急電紹興知府貴福立即派兵查封紹興大通學堂,拘捕徐錫麟的同黨秋瑾。因秋瑾所在的大通學堂就在山陰縣內,於是貴福便命令任職不到半年的山陰縣令李鍾岳負責查抄大通學堂緝拿秋瑾。

飽讀詩書的李鍾岳到任山陰縣令後,在遍訪當地名士賢人的過程中,十分欽佩和仰慕鑒湖女俠秋瑾的才學,常以秋瑾“馳驅戎馬中原夢,破碎山河故國羞”的詩句,鼓勵教育自己的兒子:“以一女子而能詩,勝汝輩多矣”,其愛才之情溢於言表。也許正是因為如此,李鍾岳雖為領受上司之命的當地七品知縣,但仍對秋瑾“猶思竭力保護之。”

據《山陰縣誌》記載,山陰士紳深知李鍾岳愛護地方之苦心,數十人相聚縣署,懇求保全地方。李鍾岳告訴大家:“即諸君不來,我亦決不能魯莽從事。”於是,李鍾岳立即趕赴紹興府署,向貴福陳述“該校並無越軌行動,不可武力摧殘,驚動地方;容俟暗中調查,是否確實,再定辦法。”紹興知府貴福心雖不悅,但起初也未十分拒絕。

李鍾岳返回山陰縣後,迅速與縣內眾位士紳共同商議,但一時苦無良策,只得故意按兵不動,以此拖延時間,便於秋瑾和該校師生悄悄逃走。

1907年7月13日午後,紹興知府貴福將李鍾岳傳至府署,厲聲加以喝斥:“府憲命令,汝延不執行,是何居心?限汝立即率兵前往,將該校師生,悉數擊斃,否則我即電告汝與該校通同謀逆,汝自打算可也。”接著,他就把浙江巡撫下達的二次催促電令甩給李鍾岳,隨後拂袖而去。

李鍾岳無奈,只好返回山陰縣署,他告訴諸位士紳們“情勢至此,我已不能阻止,惟儘力之所至,少傷民命耳。”於是,在紹興知府貴福的監視下,山陰知縣李鍾岳會同撫標兵管帶所率新軍300餘人,前往大通學堂捉拿“亂黨”。

據說,當時,李鍾岳為了避免官府士兵開槍傷人,自己故意乘轎走在最前面,讓清兵跟隨其後,進入學堂後他又下令兵丁只許捕人,不許開槍亂射。於是,當場拘捕秋瑾、程毅等師生8人押至山陰縣署。

隨後,紹興知府貴福又命令將秋瑾等“人犯”提至府署,與會稽縣令李瑞年、山陰縣令李鍾岳連夜進行“三堂會審”。在會審大堂上,秋瑾神色自若,堅貞不屈,只承認自己有家庭革命、夫婦革命的行為,堅決否認參加推翻清政府的政治革命。紹興知府貴福無奈,只好命令李鍾岳將秋瑾等人押回山陰縣署繼續審訊。

據《山陰縣誌》記載,1907年7月14日下午,李鍾岳在奉命提審秋瑾過程中,不忍心對秋瑾下毒手用刑,而是在稍加審問後,便令文案將程毅等7人帶到公堂審訊,自己則破例設座讓秋瑾坐於椅上,同其單獨交談起來。兩人對談了一陣後,李鍾岳讓人取來紙筆給秋瑾。於是,秋瑾用硃筆寫下了“秋風秋雨愁煞人”這句世人傳頌的絕命詩句。李鍾岳誇讚秋瑾女士的書法功力,秋瑾說:“未見過貼,字實不能寫,文章是能作幾篇的。”於是,李鍾岳又讓秋瑾作文,秋瑾說多年不用毛筆,書寫不慣,李又另給墨水鋼筆和英文練習簿。秋瑾提筆立成千餘言,主要陳述其生平歷史和申訴此次被捕之冤。李鍾岳的整個“審訊”過程持續兩小時左右,室內寂靜異常,基本上形同會客。

李鍾岳如此“審訊”的情形被人密報於紹興知府貴福,貴福聞之大怒,氣勢洶洶地責問李鍾岳:“為何不用刑訊,反而待若上賓?”李鍾岳則以“均系讀書人,且秋瑾又系一女子,證據不足,礙難用刑”來辯解。貴福見李鍾岳如此立場,知道審不出什麼結果,便於晚間親去杭州,面見浙江巡撫張曾揚,因其邀功心切便謊稱秋瑾已承認密謀革命,浙江巡撫張曾揚聽後不加複查,便立即擬寫了“就地正法”的手諭。

當日深夜,貴福趕回紹興府署立即召見李鍾岳,並出示了張曾揚的手諭,令其立即斬殺秋瑾。李鍾岳仍據理力爭道:“供證兩無,安能殺人?”貴福厲聲訓斥道:“此系撫憲之命,孰敢不遵?今日之事,殺,在君;宥,亦在君。請好自為之,毋令後世誚君為德不卒也。”李鍾岳知已不可以再爭,怏怏返回縣署,思忖良久,終無兩全之策。

據《山陰縣誌》記載,1907年7月15日凌晨三點,紹興知府下達的執刑任務已不容再緩。於是,李鍾岳將秋瑾提至山陰縣署大堂,他對秋瑾說:“余位卑言輕,愧無力成全,然死汝非我意,幸諒之也。”說完,李鍾岳當場“淚隨聲墮”,身邊的吏役也都“相顧惻然”。李鍾岳徵詢女士還有何要求,秋瑾對這位父母官的暗中保護深表感激,並提出了行刑時不要梟首、刑後勿剝衣服等要求。李鍾岳答應了她的要求。凌晨四點,在貴福心腹的監視和催促下,李鍾岳被迫押秋瑾步行至紹興軒亭口赴刑,一代女傑英勇就義。

紹興知府貴福對李鍾岳袒護秋瑾、屢屢抗命的行為極為不滿,處決秋瑾後立即電奏浙江巡撫張曾揚,並曆數了李鍾岳在秋瑾案中的種種消極表現。僅僅三天之後,李鍾岳就因“庇護女犯罪”被革職。

據說,在李鍾岳離任之日,紹興紳士民眾數百人乘坐數十隻船,送至距城30里的柯橋,仍然戀戀不捨。李鍾岳愧疚地對送行的人說:“去留何足計,未能保全大局,是所憾耳!”

李鍾岳離職後寄住杭州。在杭州寓所里,他終日悶悶不樂,反覆念叨“我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之句,對秋瑾之死深感內疚。

李鍾岳經常獨自一人將私藏的秋瑾遺墨“秋雨秋風愁煞人”拿出來“注視默誦”,並對此潸然淚下,甚至到了一天三五次、以至七八次的地步。也有人勸慰李鍾岳,但李鍾岳在良心的自責下始終不能釋然,並漸萌殉身之念。他先是幾次自殺未遂,一次躍井被救不死,數日又結繩老樹,卻被夫人發現,於是家人防範,不敢遠離,但他死志已決。

1907年10月29日上午9時許,李鍾岳乘家人不備,在寓中懸樑自縊,年僅53歲。此時距秋瑾遇難只有百餘日。

李鍾岳自盡的消息傳出後,浙江士紳民眾無不哀痛惋惜,杭州城鄉士紳們前往弔唁者三日不絕。上海《中外日報》《申報》《新聞報》等媒體爭相報道了此事,一時間江南輿論嘩然,社會各界紛紛譴責紹興知府貴福與浙江巡撫張曾揚,為李鍾岳鳴不平。上海還將秋瑾一案編成新劇《六月雪》演出,為秋瑾和李鍾岳鳴冤。

辛亥革命後,孫中山親筆為秋瑾女士題寫“巾幗英雄”四個大字,並親書楹聯一副:“江滬矢丹忱,感君首贊同盟會;軒亭灑碧血,愧我今招俠女魂。”褚慧僧、吳芝瑛、徐寄塵等人還於1912年在西子湖畔修建起秋瑾墓和鑒湖女俠祠,特將李鍾岳的“神位”祀於祠中,上題“清山陰知縣李鍾岳之神位”,下書“李鍾岳先生,山東安丘縣人,秋案中有德於女俠”,以紀念李鍾岳保護秋瑾和為秋瑾殉道的悲壯義舉。

李鍾岳作為一位晚清時期的七品縣官,他的良知,他的義舉,讓後世的人們永遠記住他。

2010-10-31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