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遭拆遷甘肅七旬老人墜樓身亡 警方認定自殺受質疑

2018年7月2日,甘肅臨夏州永靖縣太極鎮上古城村七社村民豆宏發,因房屋拆遷糾紛到鎮政府與鎮長交涉期間,從鎮政府大樓高處墜下身亡。圖為死者豆宏發家人正在守靈。(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2018年7月2日,甘肅臨夏州永靖縣太極鎮上古城村七社村民豆宏發,因房屋拆遷糾紛到鎮政府與鎮長交涉期間,從鎮政府大樓高處墜下身亡。圖為死者豆宏發家人正在守靈。(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2018年7月2日,甘肅臨夏州永靖縣太極鎮上古城村七社村民豆宏發,因房屋拆遷糾紛到鎮政府與鎮長交涉期間,從鎮政府大樓高處墜下身亡。圖為豆宏發墜樓現場為鎮政府大樓。((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2018年7月2日,甘肅臨夏州永靖縣太極鎮上古城村七社村民豆宏發,因房屋拆遷糾紛到鎮政府與鎮長交涉期間,從鎮政府大樓高處墜下身亡。圖為警察在豆宏發墜樓現場拉起警戒線。((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一名年過七十歲的老人,在因房屋拆遷糾紛到鎮政府與鎮長交涉期間,從鎮政府大樓高處墜下身亡。死者豆宏發的兒子對記者稱,他父親出門時並無異常,卻從鎮政府大樓四樓墜下。當地警方調查指已排除他殺的可能,然而墜樓現場卻無攝像頭。本周二,有網民在死亡現場拍照,被公安戴上手銬帶走。

據中國大陸媒體人披露,本周一(7月2日)上午九點多,臨夏州永靖縣太極鎮上古城村七社村民豆宏發,在該鎮政府大院內離奇死亡,家屬至今不知死亡原因,但感覺事件蹊蹺。死者兒子豆先生本周二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他父親當天是去鎮政府談拆遷的事情:

“我的父親在上一周接到了鎮上的拆遷通知,我父親自己拆了一部分建築,就是害怕他們來拆會傷了我們家其他的房子,所以他自己拆了一部分。拆完以後,他自己去給我們鎮上的領導彙報這件事。他到鎮上是六、七點鐘,鎮上沒有上班,到8點31分,見了他們的鎮長李天才”。

豆先生說,他不知鎮長李天才與他父親交涉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不知道李天才和我的父親說了什麼,因為是公安局採用了李天才的證人證言,我父親就回家了,但在折返(家中)的路上感覺不對勁,我父親又去鎮政府,他從四樓墜落的。我們懷疑的是他見了(鎮長)李天才之後,不知道李和他說了什麼,李天才是鎮政府的鎮長”。

雖然當地公安局對村民豆宏發離奇死亡的初步調查結論是“排除他殺”,但是豆先生對此表示質疑。他對本台說,種種跡象表明,他父親的死因非常可疑:

“我接到(死亡)電話是12點37分,但事故發生是9點44分。那麼在這三個小時內,我去(現場)的時候,沒有見到人。人已經被拉走,地面上任何痕迹都沒有。三樓的玻璃窗是破的,人是從四樓墜樓的。他們(公安)說是從四樓掉下的,我懷疑在此過程中有推推搡搡的情況,因為我父親76歲了,窗檯有90公分高,因為他們的四樓沒有攝像頭”。

本台記者致電永靖縣公安局、太極派出所及太極鎮政府,電話均無人接聽。記者十多次致電該鎮鎮長和鎮委書記,對方始終不接電話。永靖縣政府辦公室一位男子接受本台查詢是稱“不清楚該案”:“啊呀我不知道,我不清楚啊”。

有網民得知消息後,本周二早上前往事發現場拍攝,被警察戴上手銬,送上警車。豆先生說:

“直到現在,鎮政府,黨政負責人都沒有和我碰過一次面。只讓公安機關和我接觸。人死在他們的院子里,他們沒有一點態度,沒有任何人權可言。他們下的定論是高空墜落,排除他殺。非正常死亡”。

對於家中的房屋要被拆遷,豆先生說,政府沒有提供任何補償,也沒有與他父親談補償協議。他將保留追訴責任的權利。現場圖片顯示,死者家屬在縣醫院太平間門口搭起帳篷,設置簡易靈堂。公安在政府大樓四樓拉起警戒線。

中國的拆遷戶離奇死亡事件,時有發生。居住在北京的訪民徐崇陽稱,最近類似案件再度增加:“目前來講有一些回升,回升到原因很簡單。這是制度的問題,導致民眾財產權的問題。包括使用毒氣,一些非常殘忍的手段,是我親眼看到的。在這件事情上面,我不奇怪”。

記者截稿前,未見中國媒體報道這次死亡事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