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川普和曹操 中歐同床異夢難連橫

這場「新三國」之中,美國有強大的晶片高科技生產出口能力。以德國為首的歐盟有強大的賓士和保時捷高消費品的生產能力。而中國則只擁有強大的廉價生產勞力,加上高超的高科技盜竊和高消費品假冒模仿的能力。

歐洲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高達三千八百億美元,尤甚於中國。川普忍無可忍,同時向雙方開打。

中國式的戰略思維,留在三國演義和春秋戰國的那一套,以為合縱連橫,向歐盟要求“聯手抗美”,即遭到歐盟拒絕。

但是歐盟不肯與中國結盟,因為中國盜竊先進技術,歐盟與美國是同等的受害人;正如中國與歐盟向美國輸出貨品,令美國陷於巨大的逆差,中歐是同等“加害者”,只有美國是受害人。

若以兩千年前的三國和春秋看這個世界,略為可笑。因為那時在“中國”分裂的許多國家,如魏蜀吳、齊楚燕韓等之間,全為農耕小國,並無今日所謂全球化的複雜萬分的經貿、高科技和廉價勞力市場的關係。若以過份簡單的認知施於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此一嚴重的視障,加上中國的輿論壓制和網路屏閉,則或形成民族的智障。

三大板塊之中,歐盟的狀態最獨特:歐盟不是一個“大國”,歐盟本身又是二十八個會員組成的大聯盟。但歐盟的問題是:其中的大哥德國,擁有非凡的生產力、創意、出口能力。德國的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點五,但歐盟中最窮國家之一的希臘,失業率百分之二十。以各國的負債率,荷蘭為本國GDP的百分之五十七,負債率正在下降。義大利的負債與GDP相比,是百分之一百三十四,而且正在上升。

歐盟一旦與美國開打貿易戰,其“火燒連環船”的內部危機更甚。富大哥與窮小弟,根本不可以妥協成統一的經貿戰略來對付歐盟眼中的狂人川普。

這就是不久前那張照片:川普頑固地坐在一角,叉搭雙臂,麥克萊夫人領導眾小、在長桌的一邊怒視川普的原因。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只要孫蜀聯盟,加一個諸葛亮就解決了曹操的問題。但川普這個曹操,比“三國”的那個性格更複雜,氣焰更囂張,而且曹操不是民選,現在美國的這個是。

在貿易世界大戰中,歐盟要抗擊美國根本不可能,因為德國和希臘是兩個國家;德國、荷蘭、北歐和希臘、葡萄牙、義大利之間是兩個集團。還有公投退歐的英國又是第三方。歐盟內部本身就有個“小三國演義”,請問如何能有效對付川普這個所謂曹操?

再宏觀一點看:這場“新三國”之中,美國有強大的晶片高科技生產出口能力。以德國為首的歐盟有強大的賓士和保時捷高消費品的生產能力。而中國則只擁有強大的廉價生產勞力,加上高超的高科技盜竊和高消費品假冒模仿的能力。

三大集團各有盤算,各有內部的問題,也各懷鬼胎。今日的世界之大亂,是人類在這個星球,自古埃及和希臘羅馬有政治經貿以來,從未遇到過的超越人類智商的大危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