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川人:中共國當下與大明國末年極為相似

——貿易戰開打 「諸臣誤我」之嘆將重現?

美元是世界清算貨幣、結算貨幣和主要的資本市場交易貨幣,缺少美元這種「硬通貨」中共在國際上根本玩不轉,中共的各路「朋友」也都只認美元不認人民幣。所以,貿易戰繼續打下去,必然會延伸到中共的貨幣金融領域,屆時沒有美元的中共,就是死路一條。可見,中共與美國打貿易戰就是找死,近期中共股市、匯市的走勢也印證了這一點。中共堅決與美國打貿易戰,其最終的結果必定是中共經濟的徹底崩盤,甚至導致中共邪黨政權垮台。

現在中美貿易戰還未全面升級,北京當局仍有機會跳出“中共誤我”的陷阱,拋棄中共邪惡體制,讓中國經濟結構恢復正常

7月6日,中共表示對美國部分進口商品加征關稅措施已於北京時間6日12:01開始正式實施,這是中共故意報復美國之舉。由於長期遭受不公平貿易且與中共談判無果,美國宣布7月6日00:01對中共出口至美國的價值34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進口關稅。美國總統川普7月5日曾表示,如果中國(中共)採取報復行動,美國將啟動目前暫緩的對200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的徵稅,之後再按照需要啟動目前暫緩的對300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的徵稅。

據資料顯示,美國2017年全年從中國進口的商品總額是5054億美元,而中國從美國的進口額為1300億美元。現在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中共只能對價值13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進行報復,即使算上中共口中的“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做出強有力反制”最多也是讓美國出口至中國的1300億美元商品歸零。同樣的,美國也可以讓中國出口至美國的5054億商品歸零。可見與美國打貿易戰,中共將直接輸掉5054億美元的貿易出口額,輸掉3754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相反美國卻可以立即減少3754億美元的貿易逆差。若中共的極端報復行為引發美國社會的強烈反彈,屆時中共的中興、華為等大批“高新技術”企業將會立即停擺,這對中共經濟造成的影響將是災難性的。

中共與美國打貿易戰對中共意味著什麼?首先,中共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從2010年以來,不斷擴大,2017年中共對美貿易順差額竟高達3700億美元,佔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的近一半。如果沒有了對美貿易的巨大順差,中共的經常項目順差將會大大縮小,其外匯儲備將會大減。其次,中共的經濟對美國製造業及其核心技術依賴頗為嚴重,若中共對美國企業的報復遭到了美國企業對中共企業的反報復,中共將引火燒身,中興、華為也將會面臨致命性的打擊。最後,在國際貿易中,中共對“美元體系”的絕對依賴決定了其最後的失敗。因為美元是世界清算貨幣、結算貨幣和主要的資本市場交易貨幣,缺少美元這種“硬通貨”中共在國際上根本玩不轉,中共的各路“朋友”也都只認美元不認人民幣。所以,貿易戰繼續打下去,必然會延伸到中共的貨幣金融領域,屆時沒有美元的中共,就是死路一條。可見,中共與美國打貿易戰就是找死,近期中共股市、匯市的走勢也印證了這一點。

其實中共堅決與美國打貿易戰,其最終的結果必定是中共經濟的徹底崩盤,甚至導致中共邪黨政權垮台。現在中共的股市、匯市跌跌不休,中共的債市頻頻違約,這都是中共經濟崩潰前的幾大徵兆。現在貿易戰正式開打,用不了多久中共那些出口型與核心技術依靠進口型的企業將大批倒閉,這些企業的倒閉引發的違約潮、失業潮將席捲中國,這足以讓中共“輝煌”了40年的“經濟奇蹟”徹底終結。雖中共有各類強制手段來暫時去對付那些對中共不滿的人,去對付各類維權群體,但當這部分人越來越多之時,中共以前那一套邪惡手段還有效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沒有了民心,沒有了錢,中共垮台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有學者表示現在的中共國與大明國末年極為相似,他們在很多方面更具有相似的經歷,歷史一直在重演。大明國最後一個執政者是明思宗朱由檢,史稱崇禎,他是明光宗朱常洛的第五子。五歲時,其母劉氏(婢女)獲罪,被時為太子的朱常洛下令杖殺,朱由檢交由庶母西李撫養,數年後改由另一庶母東李撫養至成人。由於朱常洛同樣是婢女所生,所以太子朱常洛一直倍受明神宗冷遇,其太子地位更是早不保夕。在那樣一個政治鬥爭激烈的歲月中,作為朱常洛的兒子,朱由檢的童年極度悲慘。有學者表示,中共國現任最高領導人的幼時經歷與朱由檢極為相似。

1627年8月,明熹宗朱由校駕崩,因朱由校無子嗣,朱由檢臨危受命登基。朱由檢登基後乾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全國上下大力反腐,徹底肅清魏忠賢及其閹黨餘毒,試圖恢復大明國“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根除大明國政治生態中的山頭主義和小圈子文化。隨後,朱由檢在溫體仁的輔佐下提出了“中興大明”、“實現大明國偉大復興”的各種政治口號。《明史》對這位輔佐崇禎八年之久的內閣首輔溫體仁有個中肯的評價:“流寇躪畿輔,擾中原,邊警雜沓,民生日困,未嘗建一策,惟日與善類為仇”。反觀現在的中共國,大力反腐肅清某某餘毒,試圖恢復“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實現XX復興”……這有哪一條崇禎皇帝沒試過?但崇禎最終成功了嗎?更令人叫絕的是中共十九年如一日的把信仰“真善忍”的群體當成仇人,這種“惟日與善類為仇”的做法與溫體仁執政何其相似!

溫體仁主政期間,實行高壓治國,只有少部分的清流敢出來控訴溫體仁,但下場都非常凄慘,太學生鄔曼曾告發溫體仁結黨,但被溫體仁投入牢獄中,不知所終。明御史吳履中曾說:“溫體仁托嚴正之義,行媚嫉之私,使朝廷不得任人以治事,釀成禍源,體仁之罪也。”現在中共又何嘗不是“托嚴正之義,行邪黨之私,使中國不得任人以治事,釀成禍源,中共之罪也”?!那些與中共邪黨思想不一致的中國人,有哪個不是被中共投入牢獄,不知所終?!一個正義無存的政權,它的解體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據記載,崇禎執政後,後金日益強大,大明國西北卻連年天災,民不聊生,但大明國的重臣們還要叫囂消滅後金以絕後患。當袁崇煥提出同後金議和時,崇禎及重臣不同意;當楊嗣昌私下主持與後金議和時,舉朝重臣群起而攻之。1642年,崇禎決定和後金議和,先滅內患流寇再滅外敵後金。兵部尚書陳新甲奉旨密商與後金軍議和,但此事被泄密,舉朝官員表示堅決反對議和,舉棋不定的崇禎皇帝為了平息輿論,下令將陳新甲處死。1644年4月,李自成進攻北京,在攻打北京之前,李自成主動找崇禎皇帝和談,但被崇禎拒絕,25日(崇禎十七年三月十九日)崇禎皇帝自盡於煤山,死前他發出“諸臣誤我”之嘆。

現在中共面對中美貿易摩擦,不僅不檢點自己不端的言行,反而失去理智的去報復美國,這勢必會使矛盾更加激化,促使美國社會全面反彈,全面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若貿易戰繼續往縱深發展,引發了中共與美國在貨幣金融領域的大戰,這無疑會使中共經濟的突然坍塌,民變四起。沒有了錢,沒有了美元,中共邪黨政權還能在世界上挺幾天?屆時,作為中國的執政者而言,會不會也有“諸臣誤我”之嘆?!若局勢惡化到那時,再發“諸臣誤我”之嘆有何用?!

慶幸的是,現在中美貿易戰還未全面升級,北京當局仍有機會跳出“中共誤我”的陷阱,拋棄中共邪惡體制,讓中國經濟結構恢復正常,這樣不僅能成功化解自身存亡危機,還能因解體中共邪黨而青史留名。有人表示,掌明朝者朱姓也,朱者赤也,而尚赤者中共是也。所以大明國最後一個執政者的“諸臣誤我”之嘆,完全是在警示現在中共國的執政者。

一個腐敗透頂的邪黨、一個邪惡之至的邪黨、一個四處樹敵的邪黨,一個“惟日與善類為仇”的邪黨……它到底有什麼值得去維護的?中共邪黨“托嚴正之義,行邪黨之私”這種騙局還能維持多久?歷史的經驗一再證明:挽救自己生命的唯有自己的道德與良知。作為一個有正義感和道德感的人都會同中國人,同正義站在一起,而不是中共邪黨。現在國際社會的正義感、道德感正在急速回升,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正被各國政要所高度認同,共產主義這條道路盡頭是毀滅。若貿易戰全面開打,“諸臣誤我”之嘆定將重現中共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