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古德明:街坊護旗 是何功德?

七月一日,香港官家“慶回歸二十一周年”,全港遍插中共國旗。石硤尾南昌街有漢子路過,把多面五星旗扯下,拗斷旗杆,被眾街坊抓住,送交共家警察。香港人有多少能辨是非,於此可見。

國旗當然要保護。一九三七年,日本三十萬精兵犯華,直逼上海,國軍謝晉元中校率孤軍一營,扼守四行倉庫,與日軍鏖戰四晝夜,其間女童軍楊惠敏乘夜攜國旗泅渡蘇州河,獻與旗幟未備的孤軍,鐵漢謝晉元一時也不禁泣數行下。他們找到兩根竹作旗杆,高懸青天白日滿地紅,振起全國民心。當時有《歌八百壯士》一首,就提到這面旗:“中國不會亡,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我們的國旗在重圍中飄蕩!”正如謝晉元跟楊惠敏說:“孩子,你帶來的不只是國旗,更是中華民族的精神。”

中共五星旗代表的,卻是另一回事。其事六十九年如一日,近者見於劉霞、秦永敏以及七零九被抓捕諸君子身上。

劉霞自二零一零年丈夫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開始,就連罪名都沒有,被中共禁錮家中,直到本月十日,才准赴德國自由生活,成為中共換取西歐合作抗美的籌碼。而那八年之內,她看著丈夫瘐死,骨灰都不許領回,要撒於大海;又看著弟弟劉暉被誣告詐騙,判處入獄十一年,現在雖雲假釋,還被扣留作人質,使她身在德國,仍然有口難言,甚至不敢出席丈夫的追思會。

而劉霞去國後一天,秦永敏就被判處十三年徒刑。這位民權鼓吹者六十四歲,其中二十二年在獄中度過。這次獲罪,就是因為“接受境外記者採訪過頻,撰寫文章過多,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他二零一五年被捕之後,妻子趙素利也受株連,也是罪名都沒有,就系獄八個月,今年二月才獲釋回家。

至於七零九被抓捕諸君子,多是律師。據專案組人員說,諸君子之罪,在於“有信譽,為受屈者呼冤,會聳動輿情”。律師江天勇為諸君子奔走,於是也被抓去,去年十一月判處兩年監禁,獄中被迫服藥,以致記憶力衰退;他父親上月獲准探監,驚見兒子露出褲管的雙腿紅腫,也不知受了什麼酷刑。七零九諸君子第一位受審者翟岩民,曾上中央電視台自誣服罪,本月九日告訴香港記者:“我是因為兒子被專案組人員所挾,所以誣服。”這一切都隱隱寫在中共國旗之上。此外還有六十九年來以億計“非正常死亡”者的血淚史。

宋徽宗年間,朝廷下令郡國立黨人碑,上刻司馬光、蘇軾等百多人姓名,詆為奸黨。台州太守陳敏搗碎石碑,說道:“誣司馬公為奸臣,是誣天也。”他掛冠而去,高風四海欽慕(《無錫縣誌》卷三上)。陳敏生於今天,一定被眾街坊扭送共家警察。古今是非觀念之不同,有如此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