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德國終於將本·拉登前保鏢驅逐出境

——遣返危險分子引發司法及政治激烈交鋒 口水仗持續升溫

德國媒體形容遣返Sami A.猶如一場激烈的撞車事件。一輛是德國司法,一輛是德國政治。幾天來,眼見著兩輛車越來越靠近,最後於7月13日星期五,在杜塞爾多夫正面相撞——結果兩敗俱傷,集體翻車。

經過多年努力,德國這一次終於把本·拉登的前保鏢遣返回國。此事引發的德國司法和政治之間的激烈交鋒達到一個高潮。

作為“危險分子”,42歲的Sami A.必須被遣返;蓋爾森基興(Gelsenkirchen)的行政法庭以他回國可能遭受酷刑為由再次阻止遣返,而且對真的把本·拉登前保鏢送回國表示“憤怒”,認為是“對法律粗暴踐踏”;北威州政府則表態,要盡一切努力阻止這名危險的突尼西亞人再次踏上德國的土地⋯⋯

爭分奪秒將Sami A.送回老家

遣返本·拉登前保鏢Sami A.的過程充滿曲折,他被德國安全部門認定為“危險分子”,早就應該被遞解出境,但是幾次三番都被法庭攔住,以失敗告終。

聯邦內政部、難民局以及波鴻外國人管理局這一次鐵了心,務必甩掉Sami A.這個老大難問題。他們利用德國司法部門“反應遲鈍”的空子,硬是把他送上了飛機。

7月12日晚,警察將已經在遣返中心等待了約三周的Sami A.押解上了飛機。此時,蓋爾森基興行政法院的禁止遣返判決已經下達,但是還沒有送交當地移民局。等到第二天一早,判決正式下達下來,Sami A.已經坐在飛機上飛回了老家突尼西亞。

還沒等Sami A.落地,德國法院就表示:必須立即把他接回德國。

可這時突尼西亞當局卻表示,要親自審理此人。而且突尼西亞當局並沒有收到德國官方的文件,至於是否以及何時送其回德國,完全無法預知。

遣返Sami A.引出遣返醜聞?

蓋爾森基興行政法院感覺掉入了圈套,同時被警察局、外國人局等提供的錯誤信息、不完整的信息耍弄了,相當震怒。

德國警察協會主席文德特(Rainer Wendt)卻不這樣認為,他對《新帕騷新聞》說:“從我的角度來看,警察的措施及決定完全沒有觸犯司法的合法性。”他認為,聯邦議會及安全部門的意見也不能熟視無睹。

德國一直無法驅逐這名危險分子,而且Sami A.甚至還每月拿著社會福利金,此事早已成為德國的一件醜聞。總理默克爾在議會上也提到,“不能容忍這種事件存在”。

有自民黨政治家表示,德國的司法裁定當然要尊重,但德國也應該有可能遣返危險分子。

選項黨表示,這起遣返風波顯示,德國司法與一個正常、健康人的理智相差多遠。

遣返過程驚險回放:

Sami A.從6月25日被收押在北威州的一個遣返中心。

7月9日,蓋爾森基興行政法院接管Sami A.遣返案,並請聯邦難民局7月11日前不要行動。

法院通過電話得到口頭應允,沒有法院決定,不會實行遣返,因此法院沒有下達緊急裁決,而是第二天一早8點按部就班地送交辦案的移民局。

而7月13日一早6:53,一架飛往突尼西亞的飛機帶著Sami A.起飛了。負責押送他的警察,當天夜裡3點就把他送到杜塞爾多夫機場了。

飛機9:15降落,行政法院9:25進行了最後一次嘗試:他們通知波鴻移民局,如果當事人還在過境地帶,立即將人帶回德國。波鴻移民局回復:沒有當地機場信息。

此時,北威州的相關政治家已經被媒體包圍了。而北威州政府預告,將通過法律途徑,阻止Sami A.再回德國。

Sami A.小檔案

Sami A.於1997年到德國念大學,從2005年起住在波鴻,並有妻子和四名子女,而且他每個月從當局領取1168歐元補貼。

德國司法部門懷疑Sami A.曾於1999年至2000年在阿富汗“基地”組織軍營接受軍事訓練,並曾作為本·拉登的保鏢之一。他與激進恐怖分子有來往,被認為在德國從事煽動、招募恐怖分子的活動,北威州內政部將其劃定為“危險分子”。

由於明斯特高級行政法院曾裁決,此人若被驅逐回突尼西亞有面臨酷刑的危險,使其一直免遭驅逐。

新任德國內政部長西霍夫上台後在難民議題上持強硬立場。

6月25日,Sami A.按照要求前往警察局履行報到義務時被捕。波鴻市一名發言人表示,導致此人無法被驅逐的障礙已被德國聯邦移民局與難民局撤銷。

7月13日,德國警察將Sami A.送回了突尼西亞。突尼西亞當局表示,要親自調查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余平德國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