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流淚的棺材:老百姓入土為安為什麼這樣難?

如火如荼的七月,對於江西的農村百姓,是個難熬的月份。不是酷暑收割的辛苦,而是因為地方政府的一道公文。公文是關於喪葬改革,大意是:“2018年9月1日零點起,不管身份,不管地區,喪葬100%火葬。在8月31日前,村民主動上繳家中棺木的有獎,逾期要罰。”於是乎,七月的江西出現了一幅荒唐的畫面,外省官員都在搶江西高考的人才,江西本地的官員卻在搶老百姓家裡的棺材。

這兩年地方官員搞得鄉下百姓雞犬不寧,一會說所有土磚房,不論危房新房,不論養豬還是住人,都要百分百強拆,而且零補貼,甚至自己出錢拆自己的祖屋。原因是習主席在上井岡山路上,沿途看到很多土磚房,就問:“為什麼革命老區還有那麼多土磚房,那些補貼用到哪裡了?”。一會官員又說所有鐵皮棚戶一律拆除,寸瓦不留,連自行車棚也不留。現在鄉親們雖能解決生活吃住問題,但他們總感覺他們身後有土匪,不能安居樂業。

村裡年青人發來的視頻里,成百上千口棺木,擺在打穀場上,挖掘機一錘一錘把它們搗毀,看得觸目驚心,這可是村民的私有財產啊,沒有哪條法律規定村民家裡不可以放棺木啊。

我們年輕人以後可能會接受火葬,但是我們農村的父輩呢,他們最大的心愿是按千百年的習俗入土為安啊。江西弋陽就有人死後被下葬了,又被政府挖出來強制火化的新聞。最近又有老人怕棺木被毀,提前自殺的悲劇發生。難道地方官員真的覺得這就是政績,這就是改革嗎?

參加工作第一年,我把工資寄給爸媽買了木料,請木匠做好他們的壽材,因為我們村流傳一個說法,一個人越早準備自己的壽材,那他的壽命就會越長。雖然毫無科學根據,但是我們祖祖輩輩都是這麼做的。爸媽壽材做好的那天,本家族親都來道賀,因為那將是他們百年之後的居所,和蓋房宅一樣重要。全村所有的壽材都會統一放在祠堂樓上。

我們都知道國家的喪葬改革提倡火葬,但是沒有規定強制火葬。提倡的目的就是為了尊重民俗,順應民意,而不是強姦民意。但是到了地方官員這裡,一切都成了“一刀切”。不論地區,不論身份,必須在2020年實現百分之百火葬。請問,習主席說2020年實現全面小康生活,你們地方官員怎麼不上心?中央說2020年全面實現醫療改革,你們怎麼不上心?國家說2020年全面實現教育改革,你們怎麼也不上心?唯獨盯上了老百姓百年後的棺材?諾大的中國難道就放一下一口老百姓的棺材?

你們說火葬是為了環保,難道幾千年的土葬就不環保了嗎?自然降解難道不如燃燒屍體環保?說火葬是為了保護耕地,難道房地產開發糟蹋的耕地還少嗎?土葬大多數是村民祖祖輩輩在自己村的冢山上,千百年來,死者從未和生者爭過一寸土地。既然說用來土葬的棺木、紙錢都是封建迷信喪葬用品,那為什麼官員爭著搶著要請風水先生勘墳察地?為什麼要請道人做法事驅邪避災辟?

拿著個別不孝子孫在老人死後大操大辦的例子來否定所有的土葬習俗,是不是以偏概全?在教導百姓去別的國家旅遊要尊重當地風俗文化,入鄉隨俗時,為什麼就不能尊重和肯定一下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風俗,尊重一下自己百姓的人權、物權?

需要政績的時候,擾民傷財都是深化改革;阻礙政績的時候,風俗文化都是封建迷信。嘴長在你們的臉上,怎麼說你們都是利國利民。一個國家可以實行一國兩制,戶口可以分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為什麼不可以城裡人火葬進公墓,鄉下人土葬歸山林呢?

改革開放的40年里,默默奉獻過的農村父輩們,他們在城市需要糧食的時候,勒緊褲帶,省下口糧,不折不扣把每年的公糧無償交上了。在城市建設需要泥工、瓦工和鋼筋工的時候,他們來到城裡,把城裡的高樓蓋好,又回去收割糧食去了。他們沒有退休金,沒有住房補貼,只有到了六十歲以後,才能領到每年600元的養老錢。一年600元,一個月才50元,按現在的物價,買油就買不了鹽,買鹽就買不了油。為什麼養老、教育、醫療上,農村就不能和城裡一樣的待遇,而喪葬卻要求農村要和城裡一樣呢?

難道強拆了土磚房,刷上白灰就是富裕了嗎?難道強砸了棺材,平了墳地就是進步嗎?有沒有想過,當年拆除的古城牆、古建築,破四舊,毀掉了多少文化古迹?當年嚴酷的計劃生育,抓孕婦,強行引產結紮,殺死了多少嬰兒又害死了多少婦女?地方官員難道真的沒有一個讀過郭橐駝種樹的文章,不知道“順木之天,以致其性”的道理嗎?生老病死你們都要管,生要管到婦女子宮裡,死要管到老人棺材去,那中間的教育、醫療、養老,你們就怎麼就不管呢?我真不明白,共產黨靠農民打下的江山,為什麼這麼恨農民?古人說不見棺材不掉淚,而今我們的父輩是為見棺材,腸已斷,心已碎。

2018年7.27於佛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