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小學生7萬多元打賞主播 最高一天刷走3個「1888」

隨著網路直播平台的興起和發展,“熊孩子”花巨資打賞主播的事件頻發,打賞數額也從幾萬到十幾萬不等。

從事服裝生意的市民陳女士最近就遇到了這樣的“煩心事”,年僅11歲的女兒涵涵自去年9月份以來,頻繁在美拍直播平台充值打賞,共計消費7萬多元。

小學女生打賞網路主播7萬多元

“沒想到,她會在直播平台上花費這麼多錢,我很不理解。”陳女士說,女兒平時很懂事,學習也很好,還是班級里的班長。

去年以來,陳女士發現女兒總是玩手機,教育過幾次,但並未放在心上。“現在孩子都喜歡玩手機,又想著女兒平時也很聽話,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假期玩玩也無妨。”

然而,就在假期,網路直播平台“乘虛而入”,涵涵用自己的QQ號註冊了一個美拍賬號,未進行實名認證,又用自己的手機號進行了註冊,並進行了身份認證。

記者查詢了涵涵在美拍上的打賞記錄,QQ號綁定的賬號共計打賞14806元,手機號綁定的賬號共計打賞61988元。打賞記錄大多集中在晚上,假期最甚。

“平日里的打賞數額相對較小,多為三五十元,大額的打賞主要集中在假期,僅去年十月,就打賞了十幾個1888元,其中10月8日連刷3個1888元,整個10月的打賞額度將近3萬元。”陳女士說,此外,今年的2月份、5月份,也有大額的打賞數目出現。

“平時用微信支付的時候,女兒就在旁邊,也沒有刻意迴避,估計女兒偷偷記下了支付密碼。”陳女士說,女兒的微信賬戶里除了平時的零花錢,並沒有大額的現金,而打賞主播的錢,是女兒偷拿自己的手機,在微信上進行發紅包和轉賬。

陳女士說,做生意時,不少客戶會往自己的微信賬戶里打錢,平日消費自己也用,加之女兒又刪除了發紅包和轉賬的記錄,所以很長時間,陳女士並未發現。目前,陳女士希望美拍可以退還女兒的打賞款。

直播平台:確認用戶是未成年人才能退錢

那麼,對於此事,美拍方面作何回應?記者第一時間聯繫了美拍所屬公司廈門美圖網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這個事情正在調查中,首先我們要確認用戶是否真的是未成年人,之後才可以退還打賞款。”美圖市場部張愷說,確認未成年人的身份是需要證據的,也需要時間跟用戶進行溝通,只要證據完善,便可以退款。

據悉,涵涵的美拍賬號,其中一個已經進行了身份認證,輸入的有身份證號,可以證實自己的未成年身份;另一個賬號大多使用的是微信支付進行打賞,而微信支付進行了實名認證,是否可以確認涵涵是未成年人?

張愷說,微信的實名認證,他們並不能看到後台的數據,還需要通過查看用戶平時在平台里的記錄和直播內容,來確認美拍賬號和支付賬號是否為同一人,並且均為未成年人。

證明“打賞人”是未成年人成維權難題

據了解,進入美拍直播平台,只需要輸入手機號,或者綁定微信號、QQ號便可進入,並不需要實名認證,因此未成年人註冊起來並不受限。那麼,對於未成年人盲目消費,平台如何管理呢?

張愷說,在給主播送禮物進行消費時,會跳轉到一個充值頁面,在頁面的最上方,會提示是否為監護人陪伴模式,一旦選擇這個模式,則無法提供充值服務。

只不過,雖然平台設置了這個限制,但並不是硬性要求,對於不少未成年人而言,並不會主動開啟監護人陪伴模式,充值打賞的行為依然可以進行。

隨著直播平台的火爆,全國各地未成年人花巨資打賞主播的事情屢屢發生,面對此問題,幾乎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會要求證明用戶在進行打賞主播時,是未成年人,然而,如何證明?這也成為未成年人父母進行維權追回打賞款時的一大難題。

律師:超出未成年人行為能力的民事行為無效

近年來,網路直播平台快速發展的同時,也頻頻暴露出監管缺失的問題,不僅是淫穢物品傳播的重災區,同時也由於對未成年人缺少設置防線,導致未成年人沉迷直播平台不能自拔,屢屢出現斥巨資打賞主播的事件發生。

“未成年人自控能力差,很多行為需要在家長的監管下才能發生,即便是自願打賞主播,未成年人的這一行為也屬於無效行為。”鄭州律師楚先生說,法律規定,10周歲以上未滿18歲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可以進行與他的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其他民事活動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徵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如果超出行為能力,除非父母進行追認,否則民事行為無效。

確實,未成年人沒有能力處置較大金額的財產,一方面家長要看護好孩子,另一方面網路直播平台應逐步完善。“監管部門下一步應重點關注一些網路主播是否有誘導用戶尤其是未成年人的行為。”楚先生說,網路直播平台應逐步完善風險提示,履行審核、驗證身份的義務。

此外,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在移動互聯網普及的當下,支付方式變得更加快捷,父母對於孩子玩手機,也要加強安全防範,引導孩子養成健康積極的互聯網使用習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鄭州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