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吳惠林:川普的「聯俄制中」這張牌

川普的「聯俄制中」非常明確,對俄是彼此「合作」,而非扶助,與1980年代的「扶中」有所不同。同時,川普風塵僕僕,親自出馬談判,發揮商人柔軟、彈性身段,在「制共」堅定不移目標下,還與主要國家領袖會談,說服他們站在美國這邊,孤立中共。截至目前為止,成效可說豐碩,應該會乘勝追擊!

川普的“聯俄制中”非常明確,對俄是彼此“合作”,而非扶助,與1980年代的“扶中”有所不同

7月17日,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紀念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百歲冥誕會上發表演說,批評當今政治人物善於“瞎掰”,被逮到也不覺羞愧,他說:“有些政治領袖被逮到說謊後,往往再加碼說謊,可說恬不知恥。”雖未指名道姓,但聽者都知道他是指責美國總統川普。

自2016年美國總統選戰以來,川普和民主黨就惡戰不休,尤其在所謂的“通俄門”上更是激烈交鋒。當7月16日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雙普高峰會”後的記者會上,川普說,他對美國情治單位具有高度信心,但他卻宣稱,普京在否認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理由強而有力。此一說法在美國掀起一陣罵聲,主流媒體炮轟川普,有的竟說他“犧牲國家利益”、“叛國”,而奧巴馬也抓住機會打蛇隨棍上。

雖然,川普立即在17日公開承認他在美俄峰會上的言論中有誤,“沒有任何理由指出,俄羅斯‘會’干涉選舉。”這句話應該是“沒有任何理由指出,俄羅斯‘不會’干涉選舉。”儘管川普公開認錯,但批評聲量仍未歇,他在19日清晨六點半,於推特上寫著:“假新聞媒體瘋了!他們編造報導,沒有證據。”在相互放話、攻訐中,閱聽者真是迷茫,真真假假,誰是誰非,還真不易分清呢!

不過,川普究竟是口誤還是真意,其實都不影響他和普京會面時的熱絡,也凸顯出他希望美國和俄羅斯重建關係。畢竟“聯俄制中”就是川普就任總統時的主調,而我們也早在年初就比較過川普和雷根,並強調川普承繼雷根。兩者都以“美國再強大繁榮、人民生活提升”為施政主軸,都以“反共”、“公平貿易”站穩立場。

在經濟背景上,雷根時代是“日本第一、買下美國”;川普所面臨的是“中國強國崛起、中共悄悄佔領全世界”。同樣都是美國經濟下滑、人民抬不起頭來的情境。

在政治背景上,雷根時代是“蘇聯威脅”,於是實施“扶中制蘇聯”策略,當時蘇聯是共產老大哥;川普所面臨的是“中共軍事威脅、國防安全(網路、媒體等等)”,中共已取代俄羅斯成為共產老大,因而“聯俄制中”就是川普採用的策略。

雷根和川普都回歸共和黨傳統保守、重整倫理道德並重回神的懷抱,相信小政府、降稅、降低社會福利、擴大自由市場經濟。而“反共”和“公平貿易”就是兩人共同的最明顯特色。

雷根的“扶中制俄”,結果是蘇聯瓦解、蘇共垮了,而中共的確是壯大起來了。不過,蘇聯是在美蘇軍備競賽下被拖垮,中共似乎說不上有提供任何助力,倒是中共在各國(最重要的應是美國)的大力協助下,以“放權讓利、改革開放”為幌子,在“中國式社會主義”大旗下,已然“大國崛起”,在全球各地攻城掠地,連美國都快被吃掉。看來“扶中制俄”策略收到的是“養虎為患”惡果,而共產主義不但沒消失,反而大本營轉移陣地到中國,在“社會主義”的掩蓋下成長茁壯,並已滲透到全世界,讓人類一步步走向毀滅之路。所以,要問的是:川普的“聯俄制中”會不會重蹈覆轍?

我們知道,俄羅斯已施行民主投票選舉制度,但普京是蘇共時的情報頭子,難保不會一夕突變、故態復萌。不過,既然已有前車之鑒,川普應不會不知不覺毫無防備。在會晤國會議員時,川普說他與普京會談內容,是關於試圖解決人類面臨的最迫切問題,包括朝鮮及核武、敘利亞內戰、以色列問題、人道主義救援、伊朗核野心等。

在朝核問題上,普京百分百同意川普,並表示將盡一切可能,試圖讓朝鮮去核化,這無疑將減弱甚至阻止中共的搗鬼,也會使平壤意識到向美國承諾的棄核不是玩笑。所以,川普在朝核問題上獲得普京的支持,正是反制中共攪局的一個舉措。

在平抑全球油價方面,普京表示美俄可互相合作,緩解近年石油市場的波動。這對川普制裁伊朗也有助益,在所有國家停止進口伊朗石油時,俄羅斯可增產石油來補缺口並平抑油價。這也對不參與制裁伊朗、還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的中共,不得不考慮自身是否真的不怕川普的制裁,趕緊放棄伊朗原油市場。

總之,川普的“聯俄制中”非常明確,對俄是彼此“合作”,而非扶助,與1980年代的“扶中”有所不同。同時,川普風塵僕僕,親自出馬談判,發揮商人柔軟、彈性身段,在“制共”堅定不移目標下,還與主要國家領袖會談,說服他們站在美國這邊,孤立中共。截至目前為止,成效可說豐碩,應該會乘勝追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