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全面反擊:美國對華政策變臉始末

2017年底,川建國在上台後的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全面推翻了奧巴馬時期中美「戰略夥伴」的說法。直言要「重新辨明我們的敵人」。把中國和俄國並列,正式列入「戰略競爭對手」,直白的說法,這就是敵人。鄧在79年訪美的時候,說過一句清醒的話:「這幾十年,和美國做朋友的都發達了。」拋開意識形態,追溯歷史,美國也是近代當之無愧的對中國幫助最大的國家。毫不誇張的說,沒有美國的支持,中國這四十年來的發展和進步根本無從談起。挑戰美國、與美國為敵,未來怎樣清晰可見。

7月31日,在佛羅里達州坦帕,美帝大統領川建國在中期競選造勢活動中,在談及中美貿易戰的時候,直言不諱的說:“不,這不是貿易戰,是我們在打敗蘇聯之後遇到的又一個強大敵人。”

敵人。從我們熟悉的三十年來中美“戰略夥伴”關係,到180度逆轉,成為這個星球最強大的國家的敵人,我們似乎僅僅經歷了幾個月時間。

這樣的變臉,有沒有前因,又會有那些後果?

一、寂寞的大國關係

2012年2月,中美首腦在會晤時,中方提出了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這個準備重新定義中美關係的說法是什麼意思?

中美關係的彼此認可的定義,經歷了1997年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到2011年中美合作夥伴關係,最終突變到單方面的“新型大國關係”。這個概念按照我們的說法,它是以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夥伴關係為核心特徵。實際上直白一點說,就是要平起平坐、平分秋色——這是一種挑戰性提法。

眾所周知,從鄧定下“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外交基調以來,中美之所以能夠屢經風浪卻又能合作向前,並不是基於相同價值觀的契合,而是戰略性利益的合作。最根本的,是基於中國不能也從來沒有展現出挑戰美國領導地位的意願。美帝絕不可能允許第二個蘇聯的出現,這是帶著你玩的前提。

奧巴馬同志雖然一貫喜歡政治正確,但卻也不傻,對此並不感冒,未予回應。此後中方又在多個國際場合重提此概念,但美方均未回應。

當時的國務卿克里甚至公開揚言:“我多次聽到……提到新型大國關係。我認為,新型大國關係不能只靠語言來界定,而是應該由行動來界定。”

美方對“新型大國關係”的極度冷淡,並未讓我們警醒。在此理論基礎下,進一步喊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提供中國方案”,一帶一路、中國製造等相繼登場,這種欲用經濟實力改變國際政治版圖的做法,對於美帝不啻於擺上檯面的挑戰,美帝顯然不可能視而不見。

如果說玩玩概念上的挑戰,或者經濟上的搶蛋糕,甚至是地域爭端上的民族主義美帝只是心存疑慮,尚可容忍的話,與美帝為敵則是斷難相容。

二、克里米亞的蝴蝶

克里米亞是個半島,歷史上曾經屬於俄羅斯。地理位置上控制著黑海的要衝,是前蘇聯黑海艦隊駐紮地。在1955年蘇聯行政區劃調整中,被劃給了作為加盟共和國的烏克蘭,烏克蘭獨立後,成為一個自治共和國。普京上台後,作為他的大帝夢的一部分,一直惦記著怎麼把克里米亞搶回來。

2014年2月,烏克蘭出現親西方的顏色革命,親俄羅斯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廢黜。普京以此為借口,悍然出兵佔領克里米亞,強行將其併入俄羅斯。

普京的大帝夢雖然得到了俄國民族主義者的支持,但在西方看來,這是赤裸裸的侵略,跟薩達姆以歷史原因吞併科威特是一個路子,普京重走沙皇、蘇聯擴張路子的心思昭然若揭。是對現行國際法,尤其是國際秩序的嚴重挑釁,是可忍孰不可忍。以美國為首,整個西方遂聯合對俄國進行了嚴厲的經濟制裁。俄國不僅在海外的資產被凍結,其嚴重依賴能源出口的單一經濟更因為國際制裁斷崖暴跌,當年GDP從2.06萬億暴跌至1.36萬億,下跌33%!經濟形勢一瀉千里,普京的統治岌岌可危。

但就在這個時候,作為歷史最資深的受害者,我們不僅沒有冷眼旁觀,反而主動送溫暖上門。

這就是註定要留名史冊的中俄石油協議。這個長達25年的協議,總金額高達2700億美元,涉及原油約3.65億噸,摺合下來中國以107美元每桶的價格,為俄國提供了25年的肥約。中國一次性就支付了700億美元的預付款。

在俄國被西方制裁後,中方表示將繼續執行此協議,哪怕原油價格隨後暴跌至29美元每桶。

可以豪不誇張的說,沒有中國及時的近乎救命的輸血,普京根本挺不過這場制裁。他不僅挺過來了,還狠狠的宰了中國一筆,賺大發了。那700億美元預付款,相當於當年俄國GDP的5%!

這個事件,很多中國人的眼光也許僅僅停留在中國每桶原油吃虧了多少。其實就算拿2700億全部虧掉,都是小虧。真正的大虧,是公然為美帝的敵人輸血撐腰的舉動。

之後,又為伊朗站台、為朝鮮站台、為委內瑞拉站台……只要是美帝制裁的對象,沒有不沾來自東方大國的溫暖的。

今天美國對華政策的大變臉,可以說從克里米亞的蝴蝶煽動翅膀的那天,就開始了。一點不突然。根本不是美帝要把你當敵人,而是你一直衝在最前,不遺餘力要當美帝的敵人。

三、所謂的美國期望

2000年,在和中國的入世談判的最後關頭,柯林頓在霍普金斯大學的演講中這樣談美帝的態度:“通過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不僅僅是同意進口更多的產品,而是同意進口民主最珍視的價值之一,即經濟自由。”“當個人擁有不只是夢想的力量,而是實現他們的夢想時,他們會要求更大的發言權。”

里根政府國家情報委員會主席亨利·羅文(Henry Rowen)甚至曾經極其樂觀的預測,中國將在2015年“加入民主國傢俱樂部”,當時他預計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將達到7000美元。事實證明,中國比他預測的要早兩年達到這個數額,但卻並根本沒有加入那個俱樂部的願望。

十幾年過去,中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很顯然無論是柯林頓,還是羅文都錯得一塌糊塗。

美國前資深外交官坎貝爾(Kurt M.Campbell)和拉特納(Ely Ratner)曾經合署了一篇名為《清算中國:北京是怎樣讓美國期望落空的?》的文章。很典型的說明了美帝對中國心態的轉變。

這兩個作者都很有來頭。坎貝爾在奧巴馬時期擔任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與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拉特納是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中國事務部的資深研究員。

這篇文章其實並沒有罵中國。而是很客觀的分析了美帝自身對華政策的誤判。文章著重檢討了美國過去數十年來,尤其是柯林頓支持中國加入WTO以來,對中國抱有的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那就是只要中國堅持改革開放,融入世界經濟,那麼其融入西方的主流價值觀就是一個無可改變的趨勢。然而,現在的現實是,中國在完全保留其政治體制既有特性的同時,又充分利用了全球化帶來的經濟機遇,並藉此強化自身經濟實力,進而在全球秩序中,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

文章中特別提到,2016年南海爭端中,中方蠻橫無視國際法,藐視國際仲裁,並未受到國際社會的懲罰,這是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文章最終的結論稱,基於當前美國期望與中國現實之間差距越來越大的事實,此刻美國正面臨著現代史上最強大的對手。美國若想勝出,就必須放棄長期形成的對中國的態度。

從這些美國和美帝政策息息相關的人物的言論就可以看出,川建國今日的政策,絕不是一時一地一人的突發奇想,而是整個美國政壇在痛定思痛形成的共識。川建國,只是把它變成現實回擊的那一個人。

四、美帝的全面反擊

2017年底,川建國在上台後的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全面推翻了奧巴馬時期中美“戰略夥伴”的說法。直言要“重新辨明我們的敵人”。把中國和俄國並列,正式列入“戰略競爭對手”,直白的說法,這就是敵人。這份報告赤裸裸的宣言:“過去幾十年里,美國對華政策都是基於一種理念,即支持中國崛起和納入戰後國際秩序,將使中國實現自由化。但與美國的願望相反,中國以犧牲別國主權為代價來擴張自己的實力。中國在世界上傳播以腐敗和內部監控為特徵的政治體系,並且正在建設僅次於美國的強大軍隊”。

以2018年1月十九屆二中全會為節點,最後一絲幻想破滅的美帝展開了全面的反擊。

在中美最敏感的台灣問題上,2018年3月美帝參議院以100:0的罕見比例,全票通過了《台灣旅行法》,徹底推翻了1979年以來對台灣的法律定位,事實上賦予了台灣主權實體地位。不僅如此,第七艦隊重返台海,美海軍陸戰隊進駐。美助理國務卿訪台肯定了對台灣的“六項保證”。7月,美帝參議院又以85:10的壓倒性表決,通過《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進一步明確加強與台灣的防務關係,並幫助提升台灣的自衛能力。即使那些最活躍的鷹派,恐怕都不敢再提“武統”的夢話。

針對中國經濟的軟肋,謀劃已久的川建國自3月底開戰貿易戰以來,從祭刀中興、華為開始,打出了一組堪稱經濟史上最重量級的組合拳,窮追猛打,節節勝利,在此就不贅述,結果大家都看到了。

外交上,川建國大棒加甜餅,先嚴後寬,以區別對待的靈活手腕,爭取了歐洲、亞洲的盟友,和歐盟、日本達成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零關稅同盟,中國賴以發達的WTO體系面臨被瓦解的燃眉之急,對被排斥在這個體系之外的國家來說,長期來說,邊緣化的危機觸手可及。

知識產權方面,美帝也火力全開,除了先後對中國的科技、軍工行業展開精確制裁之外,中國留學生、科技工作者簽證全面受限,敏感行業的併購既無可能,甚至過往屢試不爽的間諜之類盤外招也屢屢受挫,近期被送上審判席的相關人員恐怕已經不新鮮。

即便是在中國收縮戰線,撤資一帶一路的情況下,美帝也沒有放過,最近甚至不準一帶一路的相關國家利用世行貸款償還中國,中國撒出去的大筆美金面臨有去無回的危險……

美帝驢象兩黨向來互相杯葛,但在中國問題上,卻是罕見的統一,不僅如此,美帝的智庫、民間在輿論上四十年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在對中國的政策上形成了廣泛的共識。僅有的一點的分歧,也許只是出拳的輕重。

過去四個月以來,本來就長期在熊市裡掙扎的中國股市斷崖式的下跌了27%,金融連環爆雷,人民幣貶值接近10%……可謂血流成河。與此同時美國股市整體持續上揚,道瓊斯指數上揚2.45%,已經創造了美股歷史上最長的牛市,就業率也創造了近年來的新高……輸贏已經無需多言。

五、未來已來

自從美帝19世紀末超越英國,成為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已來,一百多年中,美帝無論是國家實力還是價值立場,把持著無可動搖的NO.1地位。有力又有道,無可匹敵。說它是人類的燈塔,絕不是溢美之詞,而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曆數與美帝為敵的國家,無論是曾經不可一世的法西斯德國、日本,還是席捲半個地球、豢養了無數小弟的蘇俄帝國……更不要提什麼薩達姆卡扎菲查韋斯……無一例外的都輸得很慘。記住,是無一例外。他們不僅僅是輸在軍事上,經濟上,最根本的,是輸在會變的人心、輸在不變的道義。

鄧在79年訪美的時候,說過一句清醒的話:“這幾十年,和美國做朋友的都發達了。”拋開意識形態,追溯歷史,美國也是近代當之無愧的對中國幫助最大的國家。

毫不誇張的說,沒有美國的支持,中國這四十年來的發展和進步根本無從談起。挑戰美國、與美國為敵,未來怎樣清晰可見。

未曾想像的未來已在哀鴻遍野的路上。也許是結束,也許是開始。

2018/8/8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