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新疆第一雷 北京難坐視

作者:
自2013年以來,新疆密集落馬一批官員,新疆兵團也呈現塌方式腐敗,多名重要官員被拿下。雖然如此,官場腐敗不見改善,即便是漢族的棉農、棗農等仍不斷上訪北京控訴新疆兵團太黑太腐敗,收成被以超低價賣給兵團,還只能經由連長等收取高額過路費,沒有別的出路,網上舉報材料甚至說還不如落馬官員在任的時候。

新疆兵團首例城投違約,實質是地方政府違約,此時被曝光的嚴重問題也不在於新聞點的「第一例」。

8月13日據上海清算所發布的公告,2018年8月13日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國有資產經營公司(簡稱:兵團六師國資)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資券(代碼:011758127,簡稱:17兵團六師SCP001)的本息兌付日,但截至今日日終,仍未足額收到兌付資金,暫無法代理髮行人進行本期債券的付息兌付工作。

上清所資料顯示,17兵團六師SCP001發行總額為5億元,票面年利率5.89%,計息日270天,原約定到期一次還本付息,但該公司目前只將1.3億元資金劃轉到指定賬戶。到了兌付日卻未能足額兌付,打破了城投品種此前保持著零違約的記錄,17兵團六師SCP001成了第一例違約的城投債。

公司資料顯示,兵團六師國資於8月6日還特別發布了兌付公告,這也讓其發行的SCP001成為發布了兌付公告,卻未能按約定兌付本息(即違約)的案例。

評級資訊顯示,新世紀資信評估公司(主要股東有上海財經大學、官評4A級的中國金融教育發展基金會)對SCP001的主體評級為AA,展望為穩定。AA債說違約就違約,評級嚴重失真。而六師國資除了發行SCP001外,目前還有4隻存續債合計約20億元債務,也都將在今年到期。

公開數據顯示,六師國資2017年出現虧損,虧損額達3.5億元,但卻不是其違約的根本原因,穿透財報發現,六師國資資金被母公司兵團六師長期佔用,因而說是六師國資的違約,不如說是兵團六師的資金出問題。而六師爆出違約第一單,除新疆債市傳染風險,也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新疆兵團其他13個師的資金緊張。

根據官方宣傳給人的印象,新疆兵團不應該是資金短缺的,因為新疆兵團「不僅能夠自給自足,而且帶動了整個新疆的發展」,新疆兵團下屬14個師,分支機構遍及新疆全境,管理多個縣級市,軍企合一、師市合一的體制與管理模式,新疆兵團不是純企業,而是帶有很強的地方政府屬性。

可以說兵團六師違約,相當於一個「地方政府」違約,而新疆兵團受中央和自治區政府雙重領導,這壓力就可能上傳至北京,因過去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很容易引發國際投顧擔憂,進而給匯率、外儲、海外股權融資、主權評級等帶來影響,這也無異於給現時的貿易戰雪上加霜。

而在首例城投違約之前,新疆為北京惹來的國際關注,是新疆「再教育營」秘密囚禁並「洗腦」百萬維族人。而新疆掩蓋更為密實的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現在對維族的這些高壓手段,十幾年前早就用在迫害法輪功。

自2013年以來,新疆密集落馬一批官員,新疆兵團也呈現塌方式腐敗,多名重要官員被拿下。雖然如此,官場腐敗不見改善,即便是漢族的棉農、棗農等仍不斷上訪北京控訴新疆兵團太黑太腐敗,收成被以超低價賣給兵團,還只能經由連長等收取高額過路費,沒有別的出路,網上舉報材料甚至說還不如落馬官員在任的時候。

總而言之,新疆兵團首例城投違約,實質是地方政府違約,此時被曝光的嚴重問題也不在於新聞點的「第一例」,相信北京難以坐視,新疆官場因此有什麼震蕩,值得關注。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