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廣州花都區一村官在村委辦公室內持槍自殺

廣州花都區一名做了十多年村官的村委副主任,疑與另一村官結怨被舉報,在村委會辦公樓自己的辦公室里持槍自殺。

澎湃新聞8月18日報導,據推斷和監控,8月9日7時許,駱權開車離家出門。不到8時,駱權進了大渦村村委會大門。多位事後看過事發現場的人士講述,9時許,駱權被發現時,辦公室反鎖,後仰式癱坐座位上,頭部太陽穴處有一個“洞”,身上的血跡已凝固,“一把手槍躺在屍體旁邊”。警方初步認定,駱權屬於自殺。

詭異的是,他還在辦公室留下一張字條,上面只寫了一句話:“黃某某,我做鬼都不放過你”。

駱權是廣州市花都區炭步鎮大渦村委副主任,而黃某某是大渦村另一名村官,也是上屆大渦村黨支部書記、村委主任。也就是說,黃某某曾經是死者的上司。

駱權的妻子稱,駱權和黃某某均當村幹部十餘年,過去關係很好,是“拍檔”;上屆村委會上,黃某某阻止其丈夫入黨,導致二人關係變差。去年黃某某落選,擔心駱權入黨後對他的位置構成威脅,便故意刁難。

駱權出事後,她聽說,丈夫是被黃某某舉報了。但黃某某回應,對駱權被舉報不清楚,稱他沒有舉報駱權。

現任村黨支部書記、村委主任植伯桐也證實,因入黨問題,兩人確實產生過矛盾。二人都在村委會幹了十幾年,存在競爭關係。

生前,駱權主要負責村裡經濟方面工作。大渦村是一個富裕的城中村,村委會兩層的辦公樓蓋得十分氣派,大渦村有一些企業進駐,村民有分紅,駱權家一棟三層樓房在村裡屬於中等偏上。其自殺所用的槍支物來源不明,此前誰也沒見過。

而對這起自殺事件,大渦村村民多以不清楚、不知情等方式迴避採訪。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官員自殺可能原因各不相同,主要的一類是為了終止調查。從已曝光的貪官案件觀察,有些貪官不僅是經濟上貪腐,還官、商、黑一體勾結,尤其中下層、基層就更是。

村委會被稱為中共權力體系最基層人士,由於利益紛爭,近年來,村委會因換屆選舉等結怨引發的殺人案並不少見。

今年3月18日,江西省吉安市安福縣寮塘鄉荊山村換屆選舉現場發生血案。兩村官因村委選舉結怨,村主任用刀將村支書捅死,並捅傷包括鄉長在內的五人。

今年1月21日,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上饒鎮發生一宗因村委選舉結怨引發的槍殺案,造成一死兩傷。落選的人到當選的村主任家打架,被村支書父子射殺。村委會被指涉黑惡勢力。

2017年1月,四川省達州市爆出官場3死1傷命案,一名村官趁同事睡覺時下手,更朝他們的面部、頭部及頸部持刀狂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