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滲透面面觀 程翔:欲經香港滲透各國

——香港地下黨「兩套系統」 工聯會疑是隱密「城工委」外衣

資深傳媒人程翔透過研究六七暴動的歷史,追蹤香港地下黨「兩套系統」的發展脈絡,並披露中共在港英及特區政府中安插黨員,試圖欲藉助香港滲透全球的野心。

《九評》編輯部2018年5月起在大紀元連載《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闡述共產邪靈已攻陷全世界,包括被視為自由世界龍頭的美國。回顧近年中共對香港的控制日益收緊,在政治、教育、學術及經濟等各方面進行滲透,越來越不加掩飾,具體事實被大量曝光出來。

資深傳媒人程翔透過研究六七暴動的歷史,追蹤香港地下黨“兩套系統”的發展脈絡,並披露中共在港英及特區政府中安插黨員,試圖欲藉助香港滲透全球的野心。

熟悉中共事務的資深傳媒人程翔,今年7月推出其新書《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解讀中共在港地下黨領導人物吳荻舟遺稿《六七筆記》。書中首次披露了當年中共在香港有兩個地下黨系統,一個是“港澳工作委員會”(工委),另一個是“香港城市工作委員會”(城工委)。過去只知道“港澳工委”是半公開的組織,在1997年以前以“新華社”名義出現,97之後改稱為“中央政府駐特區聯絡辦公室”(中聯辦)。而“城工委”則鮮為外界所知。

揭香港兩個地下黨系統

程翔解釋,在吳荻舟筆記中,兩個地下黨組織常常是並稱的,如記錄周恩來聽取“工委”及“城工委”的彙報,曾說“香港暴動的前線指揮部,由工委及城工委協調產生”,從中看出當時兩個系統是平行運作。他指,由於六七暴動令中共地下組織大量曝光,反而令67年以後整個左派潰不成軍,如今是否仍存在兩個平行系統則未知。

進一步追蹤“城工委”的脈絡,程翔指吳的文章中提到“中共原本準備在解放上海後,五年內解放香港。因此在港成立了‘城工委’”,分析“城工委”的職能,應該融入了“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過去中共在解放大城市過程中,它是一個準備迎接解放軍的一個機構。”“城工委”角色一是動員工人、學生;二是控制大城市的公共設施;三是物色人材,配合中共駐軍進城可立即接管大城市。

工聯會料是“城工委”外衣

程翔表示,“城工委”與工聯會之間的關聯,在於一個關鍵人物李生——吳荻舟口中的“城工委”負責人,“我找了很多資料,最後發現他是香港工聯會在楊光之前的理事長。”“城工委”的性質之保密,在吳的文章中也僅提及李生一個人名。(註:李生於1957-1961任工聯會理事長,楊光自1962-1976任理事長。)

當年中共計劃“解放”香港時,需要工聯會的工人控制工廠、工業及城市的多項設置。他舉例,如地下黨員劉文成暴動時是水務局二級督察,當年負責保護供水設施不受破壞:“所以我判斷‘城工委’的外衣可能就是工聯會。如同新華社是‘工委’的外衣。”不過程翔重申不知現在的情況。

關鍵部門層層部署黨員

“1946年秋至1947年夏之間,黨的大批專業幹部章漢夫、潘漢年、夏衍……等人陸續由 大陸轉移至香港,我黨利用香港的有利條件,廣泛展開了統戰、文化、宣傳、財經、外事、僑運情報等工作……香港成為華南人民解放戰爭的指揮中心。”程翔新書引用中共資深黨員譚天度的回憶,正好說明城工委的起源及行動計劃。

自港英時代中共在殖民政府已安排很多地下黨員,到底數量多少?程翔指,中共在港的地下黨組織,除了“工委”、“城工委”屬於秘密之外,還有“灰色機構”及“二、三線人物”,“我的理解是散布在各個關鍵部門的單線聯繫的人物”。

周恩來透港督身邊布線眼特區政府暗插地下黨員

中共部署在港的“二、三線人物”,在六七暴動期間露出馬腳。據吳荻舟披露,六七暴動時為了壯大暴動的聲勢,港共準備將原本隱蔽的二、三線人物都發動出來發聲明公開支持暴動,程翔說:“他(吳)看到以後,馬上下令銷毀二百多個‘二、三線’名單。”

吳又向周恩來彙報,周的指示是“安在港督身邊的人不能動,安插在美國機構的人不能動,安插在機場的人不能動,能夠去西貢的船及海員不能動。也就是中共已安排人在美國的商船里,因美國商船可到越南提供援助。那些加入共產黨的海員便可合法到西貢。”因當年抗美援越,中共需通過香港海員工會經由海路到越南首都西貢收取情報。

一場六七暴動,暴露了中共地下工作網路。程翔說,當時周恩來批評港共時曾說“都捅出來了!”也就是將很多地下黨員(“白蟻”)和組織(“蟻竇”)都曝光。

至於九七主權移交後,特區政府是否仍有地下黨員?程翔認為肯定有。他形容中共地下黨非常綿密,吳荻舟的文章僅透露當年要銷毀二百多個地下黨員名單,當然數字肯定不只這二百多人,也沒人知道是誰。

程翔說,吳也提到港英掌握了一張五百人的名單。他肯定現在特區政府官員當中肯定有中共地下黨員:“中共起家勝利都是靠地下黨,如當年發展到蔣介石身邊的人,歷來便如此,因此在港這樣做不奇怪。”

四十萬地下黨“只有低估”

程翔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時,寫了一篇《從十八大看香港地下黨規模》,當年他引述媒體報導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員會選出16名香港黨代表,除駐港官員和陸資企業負責人外,還有兩名土生土長港人。推算香港地下黨的規模大約有40萬人,佔香港人口5%。他強調,當年的估計數字只有低估,不會高估。

他認為更嚴重的是,中共是否在他國政府也重施故技,他以被稱為蔣介石心腹之一的胡宗南為例,其身邊最信任的熊向暉便是中共地下黨員,因此胡宗南幾次要剿滅延安共產黨都撲空。“從這點可以看到,它(中共)從搞革命開始,就很注意在對手身邊安插自己人。從六七暴動也看到在港督身邊也安排它的人。這是它一貫的做法,所以我們可以合理地猜想,它對其它國家也會同樣這樣做。”

“通過香港達到全世界”

中共從很早開始就有“白蟻”政策,眼光很長遠,吳的文章更揚言:“英國從香港每年拿了多少錢,我們通過香港要達到全世界。”程翔不禁直呼:“我的天哪!要拿到全世界”。他認為值得再深入研究中共如何通過香港滲透全世界,肯定是通過香港派一些人潛伏在其它國家政府身邊當“白蟻”,或是透過在港的跨國企業去滲透,他指,這就是中共比西方所謂的間諜戰更厲害的地方。

“兩套系統”同步滲透各國

程翔表示,日本有一個自己的日本共產黨,但中共在日本另外設一個東京支部。他說,除了日本,東南亞所有國家的共產黨皆是中共協助建立,如越共、馬共,這些皆屬於當地的共產黨,但他沒想到在中共組織里還有一個“中共南洋工委”。

“說明有很多共產黨被派到東南亞各國,但沒有加入當地的共產黨。這也看到有兩套系統,公開的是當地的共產黨,秘密的有南洋工委的人。”他說這個情況和香港類似,以此推測中共派到國外的黨員有一個龐大的地下領導系統:“說不定它有一個美國工委、英國工委、澳大利亞工委⋯⋯”。

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中寫道:“(共產主義)這個邪靈和它的各種變種,不但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反而正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不止中國、古巴等國家仍公開宣稱自己是共產黨政權,就連被視為自由世界龍頭的美國也在共產邪靈的進攻下近乎全面淪陷,更遑論早已社會主義化的歐洲和共產黨勢力籠罩的非洲和拉丁美洲。這就是人類所面臨的觸目驚心的現實──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陰謀幾乎得逞了。”

中共在香港地下黨的或明或暗擴散全球的運作,為以上的論斷提供了更多例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