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華男在澳兩年賺2房4車 這職業讓多少中國人紅了眼

代購倉庫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劉某某是一名在澳洲經營代購倉庫的老闆,專門賣貨給代購。在劉的倉庫里,常年囤積著在澳洲超市一貨難求的緊俏商品,每天能打包成千上萬的奶粉發往中國,月銷售額高達1000萬人民幣。

據報道,在澳洲,一些人拿了貨直接在國內網店上賣,年收入能有15萬到20萬澳幣(約100萬人民幣);一些人則是在澳洲本土開禮品店,轉賣給從事代購的留學生或是中國遊客,也可藉此過上小康生活。

28歲的劉某某就這樣一名做代購的中間商,他是2015年才初至澳洲的西安漢子,兩年之內就賺了2套房4輛車。而像他這樣身處代購鏈頂端的“倉庫主”,在澳洲並不少見。

有網友稱,也是因為他們的出現,大量的澳洲明星奶粉被惡意囤積,商場貨架上空無一奶、本地孩童無奶可喝、奶粉價格坐地起價,一系列的負面效應引發了海外媒體對中國代購的斥責聲。

然而與此同時,中國買家也只能開始享受這些被多番經手的“倉庫貨”,只是大多數人還天真地以為自己買到的還是新鮮直採的“超市貨”,畢竟國內網店頁面上幾乎都是這樣的廣告詞。

這便是海外代購的真實縮影,產業鏈之完整、環節之複雜,早已超乎了我們的想像。也正因採購市場被日益壟斷,享有份額的“先驅者”能坐收紅利、年入百萬,而底層的代購“小白”卻舉步維艱、活兒累利薄。於是“假代購”悄然而生,1塊錢的假香水,貼個標就能賣200塊,要是願意加個36塊的“上線費”,還能造出海外直發的物流信息,錢賺得又快又輕鬆。

在巨大利潤的滋養下,“假貨”產業鏈得以快速擴張。買假貨容易、賣假貨老道,更有“代購”喊話:99%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用假貨。

把家裝修成專櫃假貨秒變海淘正品

據報道,大陸女子陳慧萍是一個去年在滬落網的“假代購”,靠著幾張從網上下載的圖片,成功給自己造了個赴英留學生的假身份,單從一名客戶身上就騙取了超過10萬人民幣。

假代購陳慧萍(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她從大學朋友圈開始下手,通過朋友圈的秀曬炫,讓周遭的朋友皆以為她畢業後就出了國;再藉由“朋友介紹”這張人情牌,源源不斷地獲取新客源的信任。

在陳慧萍虛擬的世界裡,她是個父母從商、家境優渥、住著別墅的白富美,時不時給客戶丟張在圖書館學習的照片,或者發個英國的定位,把人哄得一愣一愣。

然而事實上,陳慧萍只是個從沒出過國的大專生,畢業後到上海找不到工作,靠著從代購手中“代購”商品的差價勉強為生。

她從不管自己買到的是不是假貨,只要價格夠低有得賺就好;要是買不到客戶的貨,就用“海關剋扣”、“正在清關”等理由搪塞,再不行就直接消失,手段十分拙劣。然而,還是有大批的受害人上了當。

在如今的“假代”圈,陳慧萍只能算低端騙子,用軟體造出假定位、假交易記錄不過是入門把戲。

找留學生買生活照片、在專櫃做假直播的假代購比比皆是,甚至還有人把自己家裝修成了商場展櫃,整天拍視頻忽悠人。

造假成本之低廉,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在造假之城莆田,20塊錢能買一大包假小票,其中包括包裝、發票、POS機的簽購單,掃描發票上的二維碼還能彈出專賣店地址。

防偽標識,貴一點,5角一個。刮開塗層,可以登錄所謂“全國質量防偽監督中心”網站,輸入驗證碼後還真能可以查到。

更牛的是,如今把國內假貨偽裝成“海淘正品”,成本已經被壓到了36塊。只要36塊錢,發貨地址直接變成美國舊金山,還能從物流官方網站上查到信息,讓買家徹底無話可說。

據報道,一些知名快遞的代收點早已開始公開提供異地“上線”服務,在哪發貨都沒關係,最終都會顯示在美國或香港發出,價格在20至40元不等。

這些代收點,只要能夠搞到海外網點的單號,然後再用海外網點的代碼去登陸快遞掃描設備,在大眾可見的物流信息上,就會顯示快件在海外做了掃描操作。就算是撥打官網物流電話查詢,客服的說法也會是:“對,您的快件已發往國內保稅港。”

晚上騎電動白天開路虎

早在2007年,紐約警方從布魯克林的兩處倉庫查獲了市價超過3100萬美元的近30萬雙假耐克鞋,統統都來自號稱要“讓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的福建莆田。

如今過去了十餘年,莆田人終於把上個世紀“為國際名鞋代工”遺留下來的技術火種發揮到了極致,讓正品都開始懷疑自己。

有人曾拿一雙正版NB鞋與莆田制的假鞋作對比,經過專業機構對其進行的耐磨、抗彎折和剝離測試,結果發現,莆田鞋的鞋底除了稍易剝落一些,和真鞋沒有任何區別。

莆田的經濟命脈,全拴在一個叫“安福電商城”的地方。它位於距莆田市政府1公里的城鄉結合部,前不久剛改名為“電商小鎮”。市面上90%的假鞋都來源於此,一晚上交易額能達到2個億,造就了無數個百萬富翁。

這裡早上死氣沉沉,只有零星的幾家便利店能見到人影;晚上9點後燈火通明,難以計數的摩托車、電動車集結於此,有時還會堵車。

“2013年開始干,現在車子房子都有了”,隨便拉家店出來年營業額就有幾百萬,做得好的光“雙11”一天就能賺來400萬。因而,你不能輕視在“電商小鎮”門前騎著電動車駛過的任何人,因為他們“可能白天就開著路虎”。

關於莆田,還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新聞,去年年初有記者暗訪莆田,不小心把老闆廣告牌上的電話號碼曝光了。結果新聞播出的隔天,老闆的微信收到了無數條好友申請,醜聞成了免費廣告。

然而,更讓人毛骨悚然地是,莆田並不是中國的造假中心,甚至連前二十都排不上。

廣州的白雲皮具城號稱是“宇宙造假中心”,1到4層主營小品牌的零售,真正的大生意都在5到11層的寫字樓。如果想進去,必須通過外面攬客的人帶,看守的人在門外確定是自己人之後,才會放進。

這裡的服務和莆田大同小異,晚上7點才能拿貨,配套服務應有盡有:正品包裝20塊錢一個,境外購物單據3塊錢一張,要假物流加幾塊錢就行了。更高級的是,買家如果後續要貨,直接加店家微信下單即可,連囤貨的風險都沒有。

曾有媒體曾潛伏到白雲皮具城一探究竟,一個專櫃要賣近兩萬的LV手袋,這裡只要800;店員們更毫不避諱地說,自己的主要客源就是微商和所謂的“海外代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精英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