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被允許的笨拙 被成全的天真!

作為上個世紀王菲和竇唯的雙料粉絲,對於竇靖童這個小朋友的成長,是不可能不關注的。因此在看了兩集《幻樂之城》,有點受不了太多的苦情戲而想放棄的時候,聽說竇靖童有來參加節目,於是又把這一集找來看了一下。

簡單說一下《幻樂之城》這個節目的遊戲規則,就是請一些明星唱演人來,每個人和一位導演合作,在不N機,不剪輯的情況下,現場完成一段八分鐘的短視頻,台前觀眾看到的大屏幕上呈現的視頻和幕後數百平的拍攝

場地正在拍攝的鏡頭完全同步,如果有穿幫,卡頓,切換錯誤,當機這些故障也會絲毫不漏的落到觀眾眼睛裡,這對導演和唱演人本身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雖然我沒有把幻樂之城的四集都看了,但是三集下來,也了解個大概,必須得說,雖然大家都不容易,但是除了節目最初有點新鮮感以外,後面的作品都讓我感覺雷同和平庸,許多唱演人都試圖感動觀眾,但是方式方法太老了,太安全了。直到我看到童童的作品。

到目前為止,這個21歲的女孩的作品,是最觸及我內心和讓我感動到的作品。這是一個真正的屬於藝術家的作品,除了才華橫溢的想像力和竇靖童本人令人折服的個人魅力以外,最重要的是,它是一個非常真的,發自內心的作品,並且做了許多技術上的大膽嘗試,可以說,這才是我跟人心目中聽到《幻樂之城》這個節目時,覺得它應該有的樣子。所以當王菲上了台,激動不已的誇獎自己的女兒的時候,我絲毫不覺得她是有任何的誇張,我覺得她說的都是事實。

但拋開這些成功的,光芒四射的一面不談,最讓我喜歡這個年輕人的,是她身上的那種拙樸之氣,特別是面對鏡頭回答問題的時候,常常想不出怎麼表達,結結巴巴的可愛的樣子,和她很酷的造型形成鮮明的反差,到了音樂響起,開口唱歌的時候,又讓人感覺看到了一道光。

在此之前,我也零散的看過一些竇靖童的訪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是一些讓她比較自在場合,或者面對的人不是那麼陌生的緣故,總之她雖然話不多,雖然看得出來表達能力也很有限,但感覺還沒有這麼明顯。這一次是在一個比較主旋律的大舞台,面對著這麼多觀眾,又是一個新的,完全不熟悉的場景,就能夠感覺到她真的不完全是在扮酷,也不完全是靦腆和害羞,她根本就是一個在社交能力方面很笨拙的年輕人,但是她極具靈性,敏感脆弱,又善於體察別人,所以她把她所有的理解,她的所思所想,都灌注到了她的音樂里。

這讓我想起前兩天,在讀一篇寫姜文的文章中的一段話,大意是說,藝術家是什麼樣的人呢,你跟他們聊經濟,聊國際局勢,聊許多東西,他們是不懂的,但是他們就有一種本事,就是抓住和表達這個時代的情緒,人類的情緒,一抓一個準。他必須有一種天真,這是孩子的天真,也是人類的天真。

我在竇靖童身上,再次看到了文章中所說的這種藝術家的本質,別說聊經濟,聊國際局勢她不懂,不是伶牙俐齒的人,可能連話都不是太懂得怎麼說的,可是你讓她用音樂,用歌聲去表達這個時代的情緒,甚至是那種超越了年齡,性別,時代的,我們靈魂深處的困惑和命運的輪迴,她一抓一個準。這就是一個藝術家的本質。許多藝術家在面對世俗的時候都是笨拙的,特別是搞藝術的人,和我們做文字工作的人又不同,他們許多人是不太會講話的,甚至是笨嘴拙舌的,但是只要當他們開始唱歌,舞蹈或者作畫的時候,你會覺得他們充滿魅力,簡直是人類之子。

或者我們也可以反過來理解,按照能量守恆定律,有時候真正的天才,是會在某一方面笨一點的,正是因為不諳世事,這樣他們反倒會屏蔽掉來自世俗世界的干擾,才能聽到來自內心的聲音,用心和這個世界去溝通,她只有二十一歲,但是她的作品比別人的更打動我的心,因為她在某些方面是笨拙的,但也正因為如此,她特別的真。

其實除了搞藝術的年輕人,竇靖童還讓我想起許多我認識的年輕人,也許在其他方面是充滿靈性和天分的,但是在表達自己,與人溝通方面都是非常笨拙的,他們是真正的內向者,如果他們有幸遇到懂得自己的父母和師長,能夠允許他們按照保留自己的天分,允許他們沉默,在社交這種事上笨拙一點,自自然然的長大,很多孩子的成就會非常驚人。很多人會迷信藝術修養是被教出來的,但其實大多數的孩子是天生充滿著創造的活力和激情的,他們會畫畫,會跳舞也會唱歌。是長大後,這些能力被教育馴化了,被規範化了,才讓大多數孩子的靈氣被磨滅了。

我們當今生活在一個聒噪的世界,每個人都在比誰的聲音大,它其實是屬於外向者的,對於內向的孩子來說總是不那麼的友好,網站,電視上,到處都是在交年輕人怎麼說話的節目,怎麼在職場上說話,怎麼對戀人說話,怎麼辯論,怎麼說服他人,怎麼在社交場合談笑風聲,家嫂曾給我講過侄女小學時班上競選班長的情景,十來歲的孩子,競爭起來,話里的機鋒宛如一場成年人的宮斗戲。我經常收到讀者的提問,不止一次遇到年輕人問我,自己是個內向的人,不知道怎麼跟人打交道,不會說話,要怎麼辦啊。我說,不會說就不說啊,認真聽好了,不會說,可以去做嘛。

我之所以這樣回答,而不是推薦他們去參加演講班,去鍛煉口才,去變得能言善道,因為我打心裡心疼和珍惜這樣的內向的孩子,他們許多人是很聰明靈慧的,而且這些內向的孩子,他們大多數有一種天分,就是特別善於用心去傾聽,去觀察,能捕捉到人心。導演麥子說,童童其實是很在乎別人的感受的,在他們合作的時候,她經常問麥子,麥子你開心嗎?在舞台上,何炅讓她對麥子表達點什麼,她也是問的這句話。你開心嗎?麥子說開心啊。然後她說,那就行。

我覺得這是很典型的一個反應,那些內向的孩子,他們的這個優點不那麼顯眼,所以常常不為人所看得到。這個世界應該允許內向的孩子做他們自己,而不是逼著去做別人,逼他們去說話,雖然在標準化的教育里,一個孩子不太伶牙俐齒,不是很會說漂亮話,簡直是一種缺陷,但至少在我個人來講,我是相信很多內向的孩子,他們的優點不只是我提到的這一點點,所以不會說話就不說好了。

王菲和竇唯本人都是納言的人,也是活得很真的人,他們一輩子活出了自己,也必定會這樣養育孩子,也許對於這樣的父母來說,談不上允許不允許孩子笨拙。但是對於大多數中國的孩子來說,可能真的沒有童童這樣的幸運,討好大人,幾乎是每個孩子從小被教育的必修課,不討好和沒有禮貌總是相連,如果你小時候有點才藝,還要經常到大人們面前去表演。所以對於大多數孩子來說,這樣的笨拙,真的常常是不被允許的。有些媽媽,會因為自己的孩子不會哄大人開心,覺得沒又面子的。因為孩子在學校不會討老師喜歡,不善於搞社交而發愁的。就連蔣方舟這樣的孩子,長大後都苦惱自己的討好型人格有點太過了。但是竇靖童,一看就是沒經過這些教育,自然而然長大的孩子,她雖然不善言辭,但是臉上充滿著自信,她的純真和才華,也被身邊的朋友所珍視,導演麥子幫她打造作品時說,她只想做一個非常竇靖童的作品。有這樣的朋友,多好啊。

最後,我說點俗的吧,我始終是鍾愛藝術家的,打心底里珍惜那些充滿才氣的年輕人。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責任,是負責去感知這個世界,感受人們的內心,去表達這個時代的情緒,他們給予這個世界的禮物,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所以我個人一直覺得有才華的年輕人就是應該被包養的,沒有溫飽問題,讓他們自由自在的搞創作,這是最美好的境界。可惜我是沒錢包養藝術家,我連自己都需要包養。竇靖童在節目中提到一句,說她一直合作夥伴也就一個,沒有同時和這麼多人合作過,可見也是小成本製作音樂,不是個燒錢的主兒。但雖然如此,我還是一想到菲姐好有錢就莫名感動,想到這個年輕人至少生活無憂,將來永遠不回被人指著鼻子說,‌‌“你的作品應該貼近大眾‌‌”,‌‌“你想掙我們的錢,憑什麼不討好我們‌‌”,‌‌“來給爺唱一個‌‌”這種話。每次聽到這種話都覺得心疼。

有錢就太好了!

竇靖童當然是不可複製的,畢竟這樣的條件沒有第二個,但也許她的出現,可以讓世人明白,這個世界上,那些內向天真而有充滿著靈氣的年輕人,他們也同樣需要被成全,被珍惜。我無法為他們做什麼,也只能寫下這篇文章,給到他們我自己的這一份微薄的愛惜了。

最後,讓我們一起來欣賞一下竇靖童在《幻樂之城》中的作品吧,現場唱演,童童的聲音真是開口跪,全程後台和大屏幕無剪輯呈現。需要重點提一下的是,導演麥子也是一個非常非常有才華,也很努力的姑娘,她是演員黃覺的妻子,黃覺在這個作品中也出演了一個刺客的角色,雖然只露了一個臉,氣場非同凡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水木丁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