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矽谷巨頭谷歌和Facebook在印度命運截然不同

據外媒報道,在美國科技之都矽谷谷歌總部所在的山景城和Facebook總部所在的門羅帕克相距只有幾公里。但是,在印度,這兩家矽谷公司的命運卻相差十萬八千里。

谷歌在印度似乎發展得順風順水,儘管它也不是沒有引起過爭議。而Facebook及其WhatsApp服務似乎總是引起各種爭議。為什麼這兩個矽谷科技巨頭在印度的命運如此迥異呢?根據科技專家、跟蹤科技公司動態的學術界人士、政府官員以及這兩個美國巨頭的高管等人的說法,原因主要有二。

人才多元化程度差別大

其一,人才。谷歌在2004年就開設了印度辦事處。而在這一年Facebook才剛剛在美國創立。科技觀察人士稱,谷歌的人才戰略比Facebook更傾向於以本土人才為中心。谷歌安排了很多重量級的人物負責其印度業務。它的印度負責人拉賈-阿南丹(Rajan Anandan)在科技圈和政界都是響噹噹的人物。薩帕納-查達(Sapna Chadha)負責領導市場營銷活動,尼廷-巴旺庫勒(Nitin Bawankule)是谷歌雲服務在印度地區的負責人,而潘卡-古普塔(Pankaj Gupta)是谷歌印度公司「下一個十億用戶」項目的工程主管。阿南德-蘭加拉詹(Anand Rangarajan)是谷歌印度公司工程主管。

而Facebook印度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經常變動。除了它最初招聘的公共政策總監安卡-達斯(Ankhi Das)外,Facebook的其他高管流動性很大。在Free Basics免費上網服務在印度遭遇滑鐵盧後,Facebook將其廣告銷售主管科斯佳-雷迪(Kirthiga Reddy)召回美國總部。(她現在已不在Facebook工作。)去年晚些時候,雷迪的替代者烏曼-貝蒂(Umang Bedi)在該公司工作大約15個月後也辭職了。今年初,高管穆尼舍-賽斯(Munish Seth)離職。他曾負責Facebook旨在幫助印度農村地區聯網的Express WiFi項目。

即時通訊應用WhatsApp現在開始物色印度負責人。諮詢公司Hypersonic Advisory的合作人尼廷-西拉南達尼(Nitin Hiranandani)解釋了谷歌在印度為何比Facebook更受歡迎。「科技的發展速度超過了立法的速度。數字法律尚未不斷完善中。因此,你必須有專門的人經常與管制機構進行溝通。」他說。

畢馬威印度公司的電信、媒體和技術主管兼合伙人米爾圖恩傑-卡普爾(Mirtunjay Kapur)也強調了這一點,「你與政府不可能只建立數字關係,你必須與它經常見面溝通。你不能遠程控制印度業務。」卡內基梅隆大學的知名教授維微克-瓦德瓦(Vivek Wadhwa)則給出了另一種解釋:谷歌的全球管理團隊是多元化的,而Facebook不是。「看看Facebook管理層和董事會,其中沒有一個印度人或亞洲人。」

這在矽谷是很少有的事情。「谷歌創始人是俄羅斯人,種子投資人是印度人,很多高管是印度人,CEO也是印度人。」瓦德瓦說,「由於管理層多元化,谷歌能夠理解其他文化和價值。Facebook是與世隔絕的,它無法明白它的大多數用戶。因此,這損害了它在印度的發展。」

與管制機構溝通方式迥異

除了人才方面的原因外,還有信任度方面的問題。專家稱,Facebook的很多做法傷害了人們的信任,而谷歌則沒有做這樣的事情。互聯網資訊網站Medianama的創始人尼基爾-帕瓦(Nikhil Pahwa)稱,Facebook在推行Free Basics免費上網服務時顯得「很不真誠」,它反對網路中立原則,全世界的人都擔心它對於隱私的態度以及WhatsApp與Facebook分享數據——所有這一切損害了Facebook的形象。再加上,它沒有本地高級人才幫助它與印度政府進行對話。

專家稱,事實上,谷歌也遭到過印度競爭委員會的懲罰,但是它處理公司和政府關係的方法顯得「更加成熟」,這幫了它的大忙。新德里一名公共政策專家稱,谷歌的公共政策戰略可以被歸類為「基於問題的強化戰略」。「谷歌始終傳遞出這樣的信息:他們很在乎這個國家。」科技行業的另一個人也表示,谷歌一直很支持行業協會的工作,並與之進行積極溝通。

此外,一名科技高管稱,谷歌還有「低風險」戰略。「它之所以能夠保持低風險,是因為它不像其他公司包括Facebook那樣野心勃勃。」他說。

所有這一切與Facebook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很多科技專家稱,Facebook在與政府和社會互動的時候往往會採取正面交鋒的方法,部分原因在於它認為印度是一個政策優先、銷售其次和產品最後的市場。

這些專家還指出,截至目前,Facebook印度公司的辦公室里還沒有一個產品經理。這裡的人主要是業務高管、初級和中級工程師,還有一些合作關係、銷售和政策高管。而且,Facebook在網路中立原則上的立場也影響了印度政府對它的印象。在這個問題上,Facebook似乎更想做一個遊說者,試圖遠程控制各種事情。而谷歌在其印度負責人阿南丹的領導下,在表達擁護網路中立原則方面顯得更有技巧。

「我們很少看到有公司會公開將一個問題(網路中立原則)升級,將一場討論變成一場鬥爭。在這方面,Facebook表現得咄咄逼人。」一名公共政策專家說。他還補充說,「印度一些官員開始變得有些擔心Facebook。」

正因為上述所有這些原因,谷歌現在參與了印度政府的很多項目,而Facebook/WhatsApp還在忙於進行損害控制。這些專家還表示,Facebook/WhatsApp引發爭議的具體原因可能各不相同,但是讓它陷入困境的恰恰是它的戰略錯誤。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騰訊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