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再教育營在擴建 新疆徵招50名火葬場警衛 中共政府準備做什麼?

作者:

高壓統治下的新疆,除了被指出「再教育集中營」有擴張跡象外,近期還預計招收50名在烏魯木齊火葬場站崗的警衛。美媒《外交政策》指出,這讓人擔憂。同時,為抓捕流亡的維吾爾人,中共當局還把維安魔爪伸向中亞國家。

集中營的目的

美國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報導指出,去年有數十萬少數民族人士,其中多數是維吾爾人,在家人幾乎沒有收到通知和指控之下,被送到集中營。由於警方抓的維吾爾人難以達到集中營配額,使一些瑣碎小事都可能成為抓捕的借口,例如沒戒酒、不向官員敬禮。

一名喀什噶爾警官透露,學者們估計大約有5-10%的維吾爾成人未經刑事指控被拘禁。某一小鎮的警方還對自由亞洲電台稱,他們預計把40%的維吾爾人,包括100%的20-50歲年齡段的男人送到集中營。

雖然在今年8月初的聯合國人權會議上,中國政府代表團徹底否認有關新疆維吾爾人被關在「再教育集中營」里受虐的指控。但中共中央統戰部第九局副局長鬍聯合承認,營區確實存在,那些建築只是「職業教育和就業培訓中心」。這些建築被發現規模在擴大,並有雙重柵欄和警衛塔包圍,甚至在衛星圖像上可以見到。

《外交政策》表示,透過新疆地方政府在網上公開的建築合同,從中知道這些集中營有883,000平方英尺,建築材料要求是防彈表面。中共官方對建立集中營的目的,最常見的解釋是「消除極端主義」,灌輸對黨的熱愛。新疆共青團一份泄密文件稱,集中營「治療和清洗他們頭腦里的病毒」。

一些從集中營被釋放的人向外界透露,指集中營採用各種洗腦技術,以灌輸對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人的熱愛。例如,強迫被囚人員誦讀口號、學習儒家課本、吃飯前感謝中共領導人、撰寫自我批評,及譴責其他獄友。

《外交政策》指出,這些自我批評和譴責他人的做法是共產黨歷來的洗腦手段。集中營還聘請受過心理訓練的人員,將老舊的洗腦手段跟現代心理策略相結合,來轉化被囚人員的思想。

撇除中共官方對集中營目的之解釋,報導稱,圍繞這些集中營的一個最大疑問是,其目的為何?最近新疆出現一則招聘廣告,顯示將招收50名在烏魯木齊火葬場外面站崗的警衛,報導擔憂中共政府準備進行大屠殺

《外交政策》說,如果當局認定,強迫灌輸行動大面積失敗,新疆少數民族人口將被視為「不可救藥」。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今年8月宣稱,為了維持「穩定」,「所有措施都可以嘗試」。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屠殺和種族主義屠殺看起來也不是不可能的。

中亞淪陷

在中共高壓統治下,許多維吾爾人開始踏上流亡之路,逃往與新疆自治區相鄰的中亞國家。但現在有報導稱,這些數量估達100萬到160萬的流亡維吾爾族人也遭中共盯上,並將維安魔爪伸向這些中亞國家。在參與北京一帶一路倡議的78個國家中,就有7國毗鄰新疆。

據英媒《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曾遭中共警方迫害多年的維吾爾族生意人,以假名買買提(Mehmet)向該報表示,他離開新疆自治區北部的老家前往毗鄰的吉爾吉斯,卻在去年7月第6度被捕,當地警察將他帶到一處地下室,裡頭已關有約70名維吾爾族男子。官員稱他在到訪的中方代表團所提的名單上,但買買提認為這是恫嚇手法。最後他花了5000美元賄款買通才獲釋。

中共的監控魔爪滲透中亞有多嚴重?買買提表示,吉爾吉斯首都最大的麥地那市集,曾經號稱擁有成千上萬維吾爾企業,進口廉價中國產品販售。但許多商店在過去3年來陸續關門,每次他到這巿集,話題都是有關許多人被捕和遣返的案例。

在2013年離開中國,現居土耳其的商人哈山(Abdurahman Hasan)也稱:「人們認為中國警察在吉爾吉斯和塔吉克逮捕維吾爾族人,因為許多人突然間消失,沒人知曉他們的下落。」

哈山的一名維吾爾族商人朋友就是在麥地那巿集(Madina bazaar)突然消失,後來出現在拘留中心。現在很害怕單獨外出的哈山表示,這名友人很有錢且濟助窮人,在吉爾吉斯有影響力,他認為友人被抓原因是中共擔心其會在中亞組織或協助維吾爾人權運動人士。

華府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New American Security)助理研究員葛瑞斯(Abigail Grace)指出,中共當局將維吾爾族人口成長視為對自身的威脅,而且在中亞的流亡維族社群向來強大得多。為此,總部設在北京、成員包括俄羅斯印度巴基斯坦和中亞各國的上海合作組織,為中共致力掌控維吾爾族上起了重要作用。

上海合作組織至今已推動多項「反恐倡議」。葛瑞斯認為,為掌控維吾爾族活動,並尋求機會來確保中亞國家支持此目標,中共當局的這種執迷使上合組織的關係獲得支撐。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