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時事大家談:洪災肆虐,豬瘟蔓延,背後隱藏多少人禍?

 

最近中國山東農業城壽光,因為上游三大水庫同時泄洪,導致沿岸村莊被淹,農民畢生心血泡在水裡,損失慘重。但當局先是隱瞞災情,而後又推出所謂“正能量宣傳”,將災害報道展示為政府如何為災民服務。與此同時,中國各地從東北到南方爆發了嚴重的非洲豬瘟,有12個省市被列為“高危地區”,業者擔憂,民眾恐懼。豬瘟的源頭在哪裡?是否真如外界所說是因為美中貿易戰,中國開放進口俄羅斯豬肉導致?八月的兩場中國民生危機,背後到底隱藏多少人禍?民眾要從哪裡才能得知真相?誰來保障中國民眾的安居樂業?

參加討論的兩位嘉賓是:中國獨立政治評論人士藍陽;中國獨立時評人朱欣欣

朱欣欣:防災救災是國家職能,民眾問責合法合理

中國獨立時評人朱欣欣說,在現代社會大家為了抵禦天災發展了防災救災的技術和體系。作為公共事務,防災救災是國家重要的職能,所以無論天災是否具有不可抗性,政府的功能職責還是不可或缺的。每來一次天災,就是對國家防災救災體系的一個考驗。本來防災救災就是政府為公眾提供的服務產品,這個產品質量的優劣高低決定著公眾的福祉。所以每次天災過後,民眾對政府相關部門的監督問責是合法合理的,公民批評或評論政府部門也是在行使公民的權利。這次在“菜都”壽光的洪災被民眾指責為用“天災”掩蓋“人禍”,一是因為當局的種種託詞不能令人信服。相關部門沒有提前為蓄洪放水,泄洪過程中又大大超出泄洪通知中所說的水量,導致民眾來不及及時撤離。第二,因為體制原因,缺乏能對災害進行獨立調查的機構和獨立報道的媒體。官方不僅壟斷了對災情的報道,還對民間的報道和評論進行嚴控。這也是人禍的一部分,造成了民眾的不滿。民眾認為官方的報道和說法缺乏公信力也是必然的。

朱欣欣:上面沒批示,下面不敢動

朱欣欣說,現在每每遇到重大事件,由於長期以來形成的報喜不報憂的慣性,以及官僚體制內部形成的一套權力運作潛規則,凡事都要請示上級進行批准。另外,相關的官媒首先也需要考慮領導的意見才能去安排報道的內容和重點。一切都是圍繞著權力的需要,而不是社會與民眾的需要。他們對災情的報道和相關的處理方式都不是為民眾服務,而是為上級服務。所以,無論是政府部門的決策還是官媒的報道,總是沒能及時,出現各種延誤。但凡涉及民生的重大事件,沒有最高領導人的批示和決策,下面很多部門都不敢負責任,互相推諉,效率低下,導致防災救災工作被延誤。

朱欣欣:專制者往往通過“疲民”“弱民”以鞏固統治

對於中國政府對內援助和對外援助上的投入差距,朱欣欣說,中共的對外“大撒幣”是為了一黨之私,是為了收買國際社會,為中共贏得外交空間和其他利益。對於國內民眾的疾苦,只要不危及中共的統治,他們就不會重視。按照中國兩千年來以《商君書》為代表的“帝王術”統治,專制者必須得“疲民”“弱民”才能鞏固自己的統治。他們唯恐一旦有求必應,民眾就會不斷提高要求。這次壽光民眾在洪災中的損失當然得有政府來買單,它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朱欣欣:壟斷了權力就該擔起責任

中國官媒說民眾只要買到沒有問題的豬肉就可以安心吃,而民眾則想知道如何可以買到沒有問題的豬肉,對於該現象,朱欣欣認為政府的這種宣傳完全是在迴避責任,迴避矛盾。出了問題首先應當追責,檢疫食品安全的責任首先是在政府的相關部門。既然壟斷了權力,那就該擔當其相應責任,而不能把選擇安全食品的責任全推給民眾。有網友就曾說,在中國當一個消費者是很累的,得具備各種各樣的知識和能力。如果要解決食品安全問題,就必須有相關的權利監督,也必須有能進行獨立報道的媒體,這才能讓大眾放心。

藍陽:中共高層開始破罐破摔

對於為何在中國如何泄洪和何時泄洪至今仍是個問題,中國獨立政治評論人士藍陽說,歸根到底問題在於一個以權力為中心的制度,而沒有監督與制衡的機制。因此,即便有規範的程序,掌權的官員也可以不執行,或者執行時哪怕出差錯也不用怕被問責。我們可以發現,現在中央處理洪水災害的節奏和方式與以往有所不同了。之前,國家總理或政治局常委、委員會親自到重災區視察,但近幾年沒有這種做法了。藍陽認為這其實就是上面扯皮了,沒人願意承擔責任,沒人願意去履行官員所承擔的職責了。用俗話來說,這就是中共上層領導人開始破罐破摔了。他們知道老百姓對自己的看法如何,但也沒有決心去改,也不相信自己能改,相當於自己給自己判了死刑。也正是因為這種扯皮現象,才讓原本幾小時可以處理好的問題花了幾天才搞定。

藍陽:政府通過輿論控制避免災害演變為政治危機

藍陽說,現在中國還是能有人可以通過自媒體或境外媒體獲得真實的訊息,但由於政府設置了很多的障礙,所以對於大部分普通大眾來說,他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精力和能力去摸索著“翻牆”以獲取這些準確信息。這種情況下,輿論控制就能起到的效果就是,在重大惡性事件發生的時候,大多數人沒法同時間發起抗議,這就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經濟危機或自然災害危機引發政治抗議活動,從而演化為政治危機,影響自己的權利基礎。從這個方面上看,中共的這種輿論控制是有效的。

藍陽:壽光洪災讓“權錢勾結顯露無遺

藍陽說,其實每年到了汛期的時候,中國政府的各個防汛指揮部都會下發通知告知何時可以泄洪。藍陽通過網上信息檢索發現,濰坊地區十分缺水。同時三個水庫蓄水,並在大雨到來前不泄洪,其主要目的是還指望用這些蓄著的水賣錢。正因為該地缺水,所以水很值錢,所以他們就很捨不得把水庫的“錢”馬上放出去。所以最後估計就是三個水庫互相扯皮,你先放還是我先放,最後誰都不放。這些措施其實原本是有固定的程序和規範的,若按照固定程序做的話本不至於這麼嚴重。但因為權力與利益的結合,造成泄洪不及時。等到大雨傾盆的時候,三個水庫都容不下更多水,最後就造成三個水庫同時泄洪,導致了災難。所以,中國的權錢勾結現象在這件事上顯露無遺。其實哪怕是在中國古代,比如清朝的時候,康熙皇帝治水對官員的問責都是非常嚴厲的,而且治水成效顯著。所以,雖然中共當局說要搞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要堅持中國的傳統,但事實上,中國的好傳統他們一丁點也沒保留,這是問題所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