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川普打響美國第二次鴉片戰爭 美司法部長起訴中國毒梟

無論你是否在乎人類文明,無論你是否知道毒品危害美國的程度,無論你是否了解排華法案背後的歷史恩怨,你都不得不承認:向外出口毒品的中共國產業要倒霉了。

川普發推打響禁毒戰爭,與一直試圖將毒品合法化的民主黨完全相反。這一屆的白宮主人是個徹頭徹尾的保守主義領袖,他對毒品在美國的蔓延早就深惡痛疾。以前卻礙於一連串的政治因素,沒把矛盾公開化。然而八月底的形勢大變,白宮總統開始向毒品宣戰了。

他是這麼說的:

來自某不可說國的有毒的合成的海洛因芬太尼,正通過便捷的郵遞系統從中國大量湧入美國,這是咱們無法容忍的,咱白宮能夠並且必須立即終止這種可怕的狀況。參議院必須通過一項停止法案,堅決阻止毒品繼續殺害咱美國的孩子,毀滅我們的國家。一刻也不能耽擱了啊!

川普這話顯然語氣非常重。寥寥數語把要義闡明了:來自中國的芬太尼類藥物在美國市場上氾濫。光是大選年2016年,全美就有超過42000人因過量使用上癮葯而導致死亡,其中一半由芬太尼引起,該藥物的毒性可要比海洛因強50倍。進入2018年後,關於此類毒品的壞消息接踵而來。

川普在8月20日發推喊出了“堅決阻止某國的毒品繼續殺害我們的孩子”這樣的口號,把又一個風口浪尖的爭議,轉化為了戰爭元素,打響21世紀美國的鴉片戰爭!(推特截圖@Donald J.Trump)

近一年的美國國會調查,發現從海外購買非法的芬太尼非常容易。芬太尼的賣家僅使用美國郵政進行國際快遞,是因為美國郵政尚沒有完全履行電子數據系統來幫助官方識別可疑包裹。

川普所說的Stop Act,指阻止合成藥物非法交易和過量使用法案,英語全稱為Synthetics Trafficking and Overdose Prevention Act。該法案將強制所有包裹快遞公司安裝與聯邦快遞一樣的電子包裹跟蹤系統,來幫助識別和阻止芬太尼類毒品的運輸。該法案要求來自外國的包裹在進入美國之前先向美國海關發送該包裹的各種信息,包括從哪裡來以及發給誰。

眾議院已經在2018年夏通過該法案,而參議院方面呢,儘管參議院領袖早已宣布提前終止2018年8月的休會,但是仍有很多參議員沒有回來工作,而導致這麼重要的議案在參議院沒進行表決。川普在推特上喊話,希望兩黨的參議員們能提前放棄休假,趕緊回來加班。就目前中美局勢而言,川普無疑是又用推特打響了一場戰爭。

一百年前的美國鴉片戰爭

縱觀歷史,美國因為毒品氾濫而向中國開炮,是有先例可循的。最著名的就要數100年前那次波瀾壯闊的美式鴉片戰爭了。眾所周知,提煉鴉片的罌粟原產亞洲,北美洲並無種植或消費鴉片的歷史,美國白人清教徒更沒吸鴉片習俗。然而,隨著中英鴉片戰爭結束,中國接受了通商條約,成長為一個國際貿易勢力。本來用作中藥製劑的鴉片成了被大量消費和出口的一種工業產品。與此同時,作為同樣是英國死敵的美國,接受了海量的中國人前來工作和定居。

僅1852年一年,前往舊金山淘金的中國人就多達30,000。(網路圖片)

中國人把一種有趣的“東方休閑享樂”方式帶到了美國。許多美國青年前往體驗煙館,成了一種時髦的享樂方式,更成了跨國黑幫大賺利潤的產業鏈。光是1885年,美國就進口了20萬磅用於消費的鴉片,全部供應美國境內的大小煙館。隨著煙館事業的擴大,基於煙館的毒品亞文化也在美國流行開來,美國時髦青年們發明了許多基於漢語的吸毒單詞。

比比皆是大煙館引起了美國精英的反感,媒體上出現了16到20歲的白人女孩半裸著和各色男人一起躺在地板上吞雲吐霧這類的貶損之辭。這對推動美國排華風潮起到了關鍵作用。可以說排華法案能通過,和遍布美國的中式煙館很有關係。在媒體新聞中,中國商人甚至和鴉片貿易划上了等號。配合1882年通過的聯邦排華法案,在美華人的處境跌到了谷底。

美國政府絞盡腦汁想辦法禁煙,但它自我定位於一個市場主義國家,只能通過一系列經濟手段限制鴉片的傳播,幾年下來收效甚微。國會為鴉片特別制定的每盎司75美分的重稅,不但沒能阻止鴉片消費的增長,反而使得以三合會為首的華裔黑幫通過非法走私鴉片賺的盆滿缽滿。

1909年,美國國會又通過鴉片專賣法案,規定美國機構只能進口醫療用的鴉片而禁止進口消費用鴉片。但和同時期的禁酒令類似,徹底的禁絕鴉片使得美國市場上的鴉片利潤瘋漲,結果不但華人黑幫能賺到錢,連美國本土的黑幫勢力也大撈了一票。

隨著鴉片價格的提高,鴉片在普通中國勞工中的消費大幅減少,代之是美國上流階層對鴉片的青睞。作為一種既能打發時間,又帶有東方神秘感的新鮮玩意兒,邁阿密、芝加哥、洛杉磯各地煙館逐漸發展成美國名流秘密聚會的場所。黑社會通過庇護這些精英群體的隱秘愛好獲得豐富利潤。美國文青們發明了一個詞叫做HOP,既能指代鴉片生意,又特指代同時擁有鴉片和美女的秘密聚會。與此同時,中國從鴉片的進口國轉變成輸出國,鴉片貿易甚至成了中美貿易中的重要部分。

美國政府決心徹底對鴉片宣戰,展開大規模武力清剿,同時對一些華人社區進行嚴格監視。光是1913年的洛杉磯,清查煙館的突擊行動就逮捕了1300人,大量鴉片和煙槍被收繳,大部分以半公開名義開設的煙館都被查封。根據洛杉磯警察局的消息,有些從廣東運來的煙槍,在美甚至使用了半個世紀甚至更久,然而鴉片的問題並沒能得到緩解。

早在1909年,美國就找到當時的中國政府,牽頭讓13個國家聯合在上海成立了國際鴉片委員會,這是針對毒品進行國際協作的最早努力。然而這並沒有起到明顯的作用,中國對美出口鴉片的速度減緩是因為後來難以彌合的軍閥割據。

一戰以後,國際聯盟成立了鴉片與走私問題顧問委員會,企圖讓各國聯手根除鴉片走私問題。但中國政局動蕩,根本沒出現可以兌現承諾的政府。

19世紀末的美國鴉片戰爭,配合著的聯邦排華法案,使得兩代在美華人處境非常困難。

無比諷刺的是,讓美國市場上鴉片和大煙館消聲滅跡的,並不是各州政府的高壓,也不是白宮發起的禁煙運動本身,而是可卡因和海洛因等新毒品的流行。

早在19世紀末,一些中國煙販就發現,毗鄰美國的墨西哥的土地適合種植鴉片。於是帶來了中國鴉片的種子,並且在墨西哥將鴉片進一步提純,也就得到了大量的嗎啡,再拿去和乙酸進行化合與提純,就得到了海洛因。然而產自墨西哥的海洛因純度有限,奸商在製造時通常會摻雜半數的奶粉和糖。但這些新興毒品因為攜帶方便,利潤率奇高和不需要複雜的吸食工具,很快就淘汰了傳統的鴉片。

到二戰末,美國最後一個鴉片吸食者終於消失了,美國的第一次鴉片戰爭徹底結束。然而煙館對華人負面影響卻頑固而持久,一位參議員如此評價:

中國人作為勞工、礦工或僕人,大批移居到美國來,我們歡迎他們;我們歡迎他們做勞工,歡迎他們做市民。因為從密蘇里到金門只有100萬人,但如果他們是帶著鴉片來的,我們無法歡迎他們。

新時代美國面臨的威脅

川普總統一直想要把製造業請回美國,回頭一看,發現美國目前已經到了無可籌之餉,無可用之兵的危險處境,毒品危害比林則徐時代的大清還要嚴重。

最近有個在美國面試成功的案例在英美媒體瘋傳,是一個一無是處毫無特長的黑人面試成功的經過。他在媒體上透露自己的成功秘訣是:30個面試者前29個都沒通過毒品葯檢,於是我就這樣找到了工作。這事在推特上蔓延,很快就被希望美國重新偉大的總統看見了,於是30日他公開宣布對毒品開戰。

川普和前任不一樣,只要他公開在推文上喊過,就一定會在短期內執行。8月22日,川普王朝任命的本輪禁煙運動的欽差司法部長塞申斯,向全世界宣布了本輪禁毒運動取得的重大成果:已查明並打擊了來自中國的毒品供應商及他們的暗網交易系統,清查了相關的比特幣洗錢活動,還搗毀了在美國本地的販毒網路。

部長大人啟封了聯邦法庭的一份起訴書,這份起訴書對販毒網為首的兩名中國公民提出43項控罪。起訴書指上海兩父子合謀製造並在全球販運芬太尼類似物,35歲的鄭Fujing Zheng和62歲的Guanghua Zheng父子,被控犯有合謀製造和銷售列管管物質,合謀向美國輸入列管物質,持續運作犯罪企業,洗錢和其它各項重罪。由於涉案藥物已致人死命,導致被告已被美國司法部定為毒梟。如果罪名成立,他們可被判終身監禁。

司法部長塞申斯繼續說:芬太尼類化合物是當今美國頭號毒品殺手,其中大多數來自中國。這是司法部在川普總統領導下,採取了歷史性的新步驟應對芬太尼威脅而取得的階段性成果。2017年10月,我們首次因販賣芬太尼起訴中國公民。在這些案件中,先後已有32名被告受到指控。而今,我們宣布起訴總部在中國上海的鄭氏販毒組織的領導人。起訴書指稱,他們出售的藥物害死了俄亥俄人民。通過切斷芬太尼及類似物的源頭,我們可以拯救美國人的生命。

美方的起訴書是這麼說的,鄭氏父子夥同他人使用多家公司,包括Global United Biotechnology,Golden Chemicals,Golden RC,Cambridge Chemicals,Wonda Science等等,製造並銷售數以萬計的危險化合物,包括芬太尼及類似物,比如卡芬太尼、乙醯芬太尼等等。他們建立並維持多個跨國網站,以超過35種語言推銷毒品……

從2008年至今,鄭氏販毒組織以上海為基地,合謀犯下各類重罪。他們聲稱每月可從自己的實驗室運送超過16噸的危險化合物,並可以按照定製以任何數量合成幾乎任何類型的化合物。他們還聲稱自己擁有特殊方式通過美國、俄羅斯、歐洲和其它國家的海關。如果郵件被海關沒收,他們保證免費重寄。

長達88頁的起訴書,詳細地描述了這個販毒網路的運營方式,甚至包括開曼群島的空殼公司,如何攬客、如何洗錢、如何售後,甚至包括該公司如何運輸躲避查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