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痛苦的幽默:88輛校車閑置兩年 拼出漢字博人一笑!

這兩天,網上一段幾十輛“校車”拼出“閑置”大字的視頻引來很多關注,視頻里,一輛輛明黃色的校車在空曠的停車場上拼出兩個漢字“閑置”,讓人忍俊不禁。那麼,這些校車都是哪來的?又是誰如此幽默地用車拼字呢?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繫到車主,這位沒事兒用汽車拼字玩的“怪人”是來自無錫的戚先生。戚先生告訴記者,這88輛校車是自己通過司法拍賣買來的,用車拼字其實是車子閑置後的無奈之舉,其實,這些車背後凝聚了自己的“一把辛酸淚”。

閑置校車拼“閑置”

熱傳網路引圍觀

今天,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繫到了車主戚先生,他告訴記者,他共有88輛校車,分兩個停車場停放,目前已經閑置兩年了。從去年開始,他就開始試著用校車拼圖了,只不過不站在高處,你根本發現不了。兩年時間裡,他拼過“無奈”、“哭”、“悶”、“開心”等字和一些臉部圖案,直到最近才被人發現了“閑置”的圖案,在網上引起了圍觀。

校車拼出的閑置二字

戚先生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他每次拼圖之前,都要先畫出草圖,用尺子丈量,稍有偏差,自己就可能被圈在裡面出不來。比較基本的簡單的字需要拼四個小時,複雜點的,比如“悶”,要用六個小時才能完成。而“閑置”二字他用了整整一天,全程都是自己駕駛的,沒有讓任何人幫忙。

拼字之前,戚先生會認真畫草圖

至於為什麼要拼字,戚先生介紹說,因為車輛需要定期發動保養,所以就自娛自樂玩起了汽車拼圖遊戲,也是對自己的一種安慰吧。

校車背後“一把辛酸淚”

車主想為愛車找出路

那麼這些車是從哪來的呢?戚先生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自己初中畢業後,自主創業,長期以來一直從事長短途旅客運輸工作,2004年3月進入無錫市錦江旅遊客運有限公司。

戚先生和他的校車

2010年10月,為解決中小學生上下學交通安全問題,惠山區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由五名出資人投資成立專門的接送學生服務中心—無錫市惠山區錦江中小學生接送服務中心(下稱錦江校車),他任總經理全權負責運行的各項事宜。2015年11月,錦江校車因其他問題,被法院受理破產,所有資產進行司法拍賣。

他說,為了維持校車繼續運行,他舉債1000餘萬元將這批校車買下,想繼續為惠山區學生服務。但是,惠山區相關部門當時沒有讓他繼續運營校車,而是由區政府投資購買了一批新校車用於運營。而他藉資1050萬購買的93輛校車現在就閑置在那裡。

這些校車已經閑置兩年

戚先生說,他舉債買下了這批校車,目前在這些校車的投入上已經大概有1600萬,算是山窮水盡了。看著這些校車閑置在那裡,心裡非常痛苦,這些車傾注了自己很多心血,他經常要過來看看,摸摸他的這些愛車,他希望它們能為孩子們服務,而不是在這裡一天天的等待報廢。為了他的事業,他說現在基本可以算是妻離子散。

之前,他也提出過,本來就有93台校車為惠山區學校服務了6年,為何不能繼續使用原校車。他可以按拍賣價原價賣給政府或低價租賃給政府。

他藉資1050萬購買的93輛校車現在只能閑置在那裡,已經停在石塘灣停車場2年了。此前,他陸續虧本賣掉了五台車,但還有88輛找不到下家,他希望有實力的單位或個人可以聯繫他,他在校車運營上有豐富的經驗,希望大家幫幫忙,大家可以買,也可以租,也可以合作運營,他就想給這批閑置的校車找個出路。

閑置的車停在兩個停車場

還有“大鼻子”校車

被擺出“閑置”二字的大批校車停放的石塘灣停車場,整個停車場都是這批黃顏色的校車,有些車上還擺著一些學校的接送牌。據了解,目前這些校車大多行駛里程在兩萬公里左右,且正常參加保養年檢,報廢期限最晚的到2028年。

除了石塘灣停車場,戚先生還有一二十輛“大鼻子”校車停在錢橋的停車場里,這些車保養得還算可以,校車底下不時還有雞出沒。

戚先生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在全國沒有校車接送先例的情況下,2010年底挑起了無錫市惠山區錦江中小學生接送服務中心的重任。結合校車運行的實際,獨立制定了多項的校車管理制度,規範了校車運行方式,規範了校車安全工作,他認為這也為國務院頒發《校車安全管理條例》的出台提供了範本和依據。

無錫校車運營六年來,接送學生的人數從當初的6000名發展到10000名,從當初的66輛車發展到108輛車,一直安全運營,沒有出過大的事故。

無錫市惠山區教育局:

目前惠山區校車正常運營

針對大批校車閑置的事情,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無錫市惠山區教育局,相關科室負責人告訴揚子晚報記者,從2011年開始,一直到2016年8月份,在這六年內,惠山區中小學生的接送是由錦江校車服務中心負責,由於經營中間,內部出現了一些資金問題,而導致破產。

新聞中提及的88輛校車曾經確為惠山區用於接送學生上下學的運行車輛,原屬於錦江校車服務中心;由於該公司財務管理問題,導致校車服務中心破產;之後這批車輛在法院拍賣中由現車主戚先生以鹽城某校車公司的名義拍得,因此車輛現所有權為上述鹽城校車公司;惠山區委、區政府充分考慮到校車接送工程這一民生實事的重要性,決定將原有民資運營模式改變為國資投入運營。

戚先生告訴記者,這兩年他跑了很多地方,想給校車找個出路,但是收效甚微,幾乎無人響應。最後在某縣,在校車使用許可審批表上,交警部門、運輸部門和教育部門都敲章同意的情況下,在縣級人民政府意見這一最後環節,還是被叫停了。為什麼在為閑置校車求生存的道路上屢屢碰壁,他認為主要還是個風險問題,如果沒有校車,學生路上的安全問題,相關部門就沒有責任,但是一旦統一使用了校車,雖然對學生來說方便了,但是萬一有事,相關部門就要擔責任,那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那麼,誰能為戚先生解決這個天大的煩惱,讓這些校車能夠派上用場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