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郭強:蒙冤入獄13年的女孩錢仁鳳 出獄就像肖申克

錢仁鳳現在的工作是在中國船舶公司負責管理宿舍、打掃衛生、收發物資。同事眼裡的錢仁鳳,做事認真負責,有時也過於較真,不懂人情世故。‌‌「對別人的錯誤,她不留情面。即便是領導的宿舍,衛生不過關,她照樣拍照發微信群,點名批評。‌‌」不止一個人告訴她:‌‌「你的堅持是對的,但是你的方式要改進,要學會保護自己。‌‌」

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宿舍,錢仁鳳散開頭髮,躺在了宿舍的床上。33歲的錢仁鳳已經出獄兩年多,目前正在廣州大崗鎮的一家船舶公司工作。現在每天雖然過得很充實,但是迷茫仍佔據著她的內心。要強的她一度以為自己早就做好了融入社會的準備,可現在回頭看,錢仁鳳覺得失去的時光再難追趕……

感覺自己從沒年輕過

2002年2月22日,雲南昭通巧家某幼兒園內一名2歲幼兒因攝入‌‌“毒鼠強‌‌”搶救無效死亡,還有兩名幼兒住院治療。時年17歲、在園內打工的錢仁鳳被認為有重大作案嫌疑,後被雲南省高院以‌‌“投放危險物質罪‌‌”判處無期徒刑。

錢仁鳳

在獄中,錢仁鳳堅稱無罪,不斷申訴。檢方複查發現,錢仁鳳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2015年12月21日,雲南省高院宣布錢仁鳳無罪,當庭釋放。

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中的老布魯克斯在獄中生活了五十年,出獄後外部世界的巨變讓他迷茫無措:‌‌“我童年時只見過一次汽車,但現在到處都是……晚上我不能入睡,經常做噩夢。醒來時感到恐懼,要想一會兒才知道自己在哪兒。‌‌”

重獲自由後,錢仁鳳也曾感到如夢如幻。‌‌“剛開始經常做夢,每次都夢到還在裡面(監獄)。‌‌”出獄後,錢仁鳳的親戚和朋友經常帶她‌‌“見世面‌‌”:逛商場、買手機、坐觀光電梯……

‌‌“完全不一樣了!感覺我是外星人一樣。‌‌”錢仁鳳說,她到了商場,都不知道扶梯是感應的……近14年的與世隔絕讓錢仁鳳無法適應。後來錢仁鳳開始對智能手機愛不釋手,裡面的微信等應用軟體,讓她十分好奇與著迷,‌‌“剛開始根本不會用,我大姐教了我好多次,後來才逐漸學會。‌‌”但除了用微信聊天、看看朋友圈外,錢仁鳳對手機的其他功能知之甚少。

如今33歲的她覺得自己已經很老。‌‌“事實上,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年輕過。‌‌”她將更多的傷感一一留在了朋友圈裡,‌‌“路有多難,自己走過才知,曾經絕望到今天希望,沒有親歷,任何人都無法想像……‌‌”‌‌“如果這一切的一切沒有發生該多好……‌‌”

近14年的時光,失去的7272000分鐘的人生自由,這每一分鐘對錢仁鳳來說,都是煎熬。

她時常感到格格不入

錢仁鳳現在的工作是在中國船舶公司負責管理宿舍、打掃衛生、收發物資。同事眼裡的錢仁鳳,做事認真負責,有時也過於較真,不懂人情世故。‌‌“對別人的錯誤,她不留情面。即便是領導的宿舍,衛生不過關,她照樣拍照發微信群,點名批評。‌‌”不止一個人告訴她:‌‌“你的堅持是對的,但是你的方式要改進,要學會保護自己。‌‌”

同事們說:‌‌“錢姐,你太固執了。‌‌”

她回答道:‌‌“我不固執就沒有今天。‌‌”

工作上狀態緊繃的錢仁鳳,生活中卻很內斂。面對津雲新聞記者提出的問題,錢仁鳳大多數時候要沉默很久,才支支吾吾地、不確定地開始回答,說話的聲音也很小,常常斷斷續續。有時如果不是記者輕聲提醒,她似乎都忘了旁邊有人在等著答案。

錢仁鳳告訴津雲新聞記者,自己平常很少與人交流,閑暇時間就會看些書和電視劇。記者問她現在是否已經完全適應了生活,錢仁鳳沉默了十幾秒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在最好的時間裡,碰到了最壞的事情。‌‌”

錢仁鳳說,在監獄中度過的這十幾年,給自己留下了難以抹去的印記。她在監獄裡養成了喝白開水的習慣,直到現在也改不掉,無論是飲料還是茶水,她都喝不習慣。

除了喝水的習慣,錢仁鳳也特別不習慣出去逛街。‌‌“我的工友姐妹們經常去電發、化妝,很講究打扮,但是我基本沒有化過妝。我沒有這樣的興趣,那些年,我都習慣了,一直都用寶寶霜。‌‌”

有一次她被工友喊出去逛街,在工友們的起鬨中買了一支口紅,但是買回來以後,錢仁鳳基本就沒有用過,‌‌“我老了,該打扮的年紀已經過去了。‌‌”

在廣州的街頭,在繁華的鬧市,行人和車流穿梭來回,錢仁鳳站在大街上,有時甚至會感覺自己是多餘的,‌‌“每個人都有愛好和方向,只有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有時,我感覺格格不入。‌‌”

終獲自由後卻找不到奮鬥目標

去年,32歲的錢仁鳳結婚了,現在她的生活重心已經在廣州,雲南的老家已經很少回去,‌‌“回去太遠,也不想再回到那個傷心地。‌‌”

剛剛獲得自由回到昆明時,錢仁鳳曾覺得很踏實。時隔兩年多,如今她告訴津雲新聞記者的卻是:‌‌“現在的我不踏實、生活壓力太大。‌‌”

2016年11月25日,雲南省高院將172.3萬元國家賠償金打入了錢仁鳳的個人賬戶。津雲新聞記者詢問起錢仁鳳,這些錢她是如何分配的?‌‌“拿到錢以後,先替家裡還了幾十萬元的債務,都是那些年家裡人為我伸冤時借的錢。‌‌”錢仁鳳把家裡的債務還清後,在佛山買了一套房,隨後,生活一下子又變得緊張起來。她向朋友訴苦,被朋友笑她‌‌“財迷‌‌”:國家賠了你一百多萬,還不夠花嗎?

‌‌“貸款50萬元,每個月還2500元。還完貸款基本上就沒錢了。‌‌”錢仁鳳說,現在她每個月可以拿3000元工資。因為要還房貸,錢仁鳳漸漸有了那種北上廣打拚者的焦慮感。較高的生活成本,大城市的通勤壓力以及未來生子的負擔,開始讓她和家人感到焦慮。

而找不到奮鬥目標,這更是讓錢仁鳳感到沒有安全感。在很長一段時間的人生中里,她曾有著明確的奮鬥目標——為自己申訴,離開監獄。而如今已經重獲自由的她,談及對未來的打算,往往是以‌‌“順其自然‌‌”四個字作為回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津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