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那一抹厚重的火腿香

又近中秋。掛在畫室中的宣威火腿,已在藝術中浸潤出幾分靈性了。衍之要回甘肅老家過中秋,昨天下午下完課,特地把這隻帶有幾分靈氣的火腿拿到店鋪中分解,一塊塊用真空包裝裝好,寄回甘肅老家,想讓遠在他鄉的親人們嘗嘗特屬於雲南的味道。

我從小生活在昆明,每逢過年,都會有親戚好友送來完整的宣威火腿來應應節氣。平時的日子裡,火腿並不是一道常見的食物。自己從小都不愛食腌臘食物,所以家裡的餐桌上也很少能見火腿。

每年一到中秋前,家裡就會堆滿了用火腿剁碎後,製成餡兒的雲腿月餅。雲南人中秋前送月餅,只會送雲腿月餅,認為其他款式的月餅都拿不出手。每次都對雲腿月餅嗤之以鼻。母親知道我的心思,雖家裡月餅成災,她還是會跑到街上買回些洗沙月餅。我回家找食時,母親都會悄悄的跟我說洗沙月餅放在哪。

有一次,母親的朋友邀請我們全家去宣威玩。吃飯時,有大片的蒸火腿,我一直不願吃。母親的朋友以為我是客氣,趁著幫我添飯,把巴掌大的幾片火腿藏在了米飯下面。等我發現,眼淚幾乎都要掉下來。勉強吃了一片,悄悄把剩下的火腿片夾到了母親的碗里。那位朋友見我碗里的火腿沒有了,又極其迅速地夾了一片到我碗里。這段記憶讓我至今難忘。每次跟母親聊起這件事,母親都會強調說:‌‌‌‌“我把一輩子要吃的火腿都在那一次吃完了。‌‌‌‌”現在想起那時的情景,都會覺得自己當時是多讓人討厭的一個孩子,只顧著自己不愛吃,也從沒問過母親到底是有多為難的吃下了那幾片火腿。

近些年,口味上開始有了些變化,開始愛吃些腌臘食物了。發現家裡的炒時蔬里,多了一味火腿絲的厚重味。咀嚼飄逸,清雅的甜味的時蔬時,突有一抹濃烈、厚重的咸鮮,霸道地刺激著味蕾,整個味覺感受變得瞬間飽滿了起來。

母親偶做豆燜飯或是洋芋燜飯時,也把火腿切成小丁,放入米里和豆或洋芋一起燜制。有一次心血來潮,一直挑著火腿丁吃,直到把一碗飯里的火腿都挑吃完了,才發現洋芋變涼變硬,不堪再食,只好將把一整碗沒了火腿丁的洋芋燜飯倒掉。

昨天看師傅用刀分解火腿,有點好奇地問衍之:‌‌‌‌“火腿不是要用鋸子鋸開才行嗎?‌‌‌‌”衍之不屑地回了一句:‌‌‌‌“你這個雲南人呀,連分解火腿都覺得稀奇。‌‌‌‌”看師傅熟練地把腿骨從肉中慢慢的剔出來,很少參與這些勞動的我,想起了把火腿細心地切成片、切成丁、切成絲的母親。

那一抹火腿的咸鮮,是母親用心烹制的愛的味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深夜談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