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男子被劫匪灌下百草枯25天後身亡 妻子竟是知情人?

河北省青縣一名男子夜晚遭遇入室搶劫,劫匪給他灌下“安眠藥”;“安眠藥”竟是劇毒農藥百草枯,男子25天後中毒身亡。警方抽絲剝繭,揭開真相:劫匪與受害人妻子有婚外情。

男子入室“搶劫”逼他喝下“安眠藥”

8月11日晚上8點多,青縣的胡某騎電動自行車返回位於城區的家中睡覺。他把車放在院子里,然後走進東屋卧室。

他剛打開燈,一把菜刀就壓在了他的脖子上。

“別動!搶劫!”聽著耳邊低沉的聲音,胡某一屁股坐在床上沒敢動。手持菜刀的男子拿出電線和膠帶,很快把胡某綁起來。隨後,男子逼胡某分兩次從微信支付平台上轉賬3600元錢。緊接著,男子用膠帶封住胡某的嘴,並拿了一件T恤蓋在他的頭上。

接下來,男子一句話也不說了,坐在床上玩起了手機。過了一會兒,男子對胡某說:“你喝點睡覺的葯,等你喝完我就走……”

就這樣,男子鼓搗了一陣子,給胡某灌下一大瓶不知名的液體。胡某從蒙頭的T恤縫隙里隱約看到,男子手裡拿的是一個飲料瓶。

聽說自己被灌了睡覺的葯,胡某靈機一動決定先裝睡,然後找機會反抗。

見胡某半天不動,男子以為他睡了,便給他鬆了綁,還把屋裡收拾了一下。又過了一會,男子才發現胡某根本沒睡著。可能認為胡某已經沒有反抗能力了,男子一邊轉身,一邊念叨:“再給你調點葯,等你喝完我就走了……”

就在男子轉身的一瞬間,胡某一把抄起不遠處床頭柜上的菜刀,砍向男子。男子受傷後仍試圖將胡某制服,結果又被砍了幾下。見勢不妙,男子轉身奪門而逃。

遭遇搶劫後,胡某找不到自己的手機了,當即騎著電動自行車趕到青縣批發市場,找到妻子李某,讓她報警。

(資料圖片)

“安眠藥”竟是百草枯

8月12日凌晨1點多,青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清州刑警隊接到李某報警,稱她的丈夫在家中被人搶劫3600元。

李某稱,她和丈夫胡某都在青縣批發市場工作,平時兩人倒班負責給貨物過秤。8月11日晚上8點多,胡某早早回家睡覺了。8月12日凌晨1點多,胡某一身是血,突然返回批發市場讓她拿手機報警,她才知道胡某在家中被人搶劫,還被人灌下了不明液體。

清州刑警隊警察隨即趕到青縣批發市場,找到了滿身是血的受害人胡某。經過仔細檢查,警察發現胡某並沒有受傷,他身上的血都是噴濺上去的。被問及是否有仇人或與他人發生過矛盾,胡某夫婦均表示並未與人結仇。

“案發現場在胡某家東邊的卧室里,屋內沒有任何翻動的痕迹,地面上有一大攤血。經過初步勘查,我們在現場提取了一把帶血的菜刀。”辦案警察陳昌告訴記者,當日凌晨,他們見胡某一直噁心反胃,就找來急救車,讓胡某去醫院檢查一下。胡某自我感覺很好,拒絕了警察的好意。

8月12日早上,清州刑警隊警察再次對案發現場展開勘查,意外地在一個角落裡發現了一瓶百草枯。

“見到百草枯的瓶子,我們心裡一驚,趕緊找車把胡某送到醫院檢查。”陳昌告訴記者,當時胡某中毒的癥狀並不明顯,只有輕微的嘔吐。當天上午,胡某的血液和尿液被送往權威醫院檢測。下午,檢測結果出來了,胡某疑似百草枯中毒。

神秘的租車男子

“這起案子不簡單,絕不是一起單純的入室搶劫案,應該是一起有預謀的殺人案。按照以往的經驗判斷……”青縣公安局對此案進行研判後,抽調刑警大隊精幹警力,成立了以清州刑警隊為主的專案組。專案組警察開始走訪當地的醫院、診所等,全力尋找受傷的犯罪嫌疑人。

專案組警察再次向胡某詢問了發案的詳細過程。在此期間,胡某的妻子李某一直守在醫院裡,顯得很悲傷,一直低著頭哭。

接受詢問時,胡某又向專案組警察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

胡某說,他平時在批發市場工作,工作之餘開著家裡的汽車外出跑“出租”。案發當天上午,他突然接到一名男子打來的電話,要租他的車去滄州。兩人見面後,他發現自己根本不認識租車的男子,就問對方怎麼知道他的電話。對方回答含糊,只說以前坐過他的車。他沒有多想,就開車拉著男子沿104國道往滄州走。還沒到滄州,男子突然又說要去孟村。就這樣,他按照男子指示的方向,開車來到孟村一處偏僻的地方。

“這道沒法走了。”眼見前面沒有路了,胡某起了疑心,開口說道。

“別管了,我就在這下車。”說著,男子下車走了。

“你回來接我一下,我有急事,你得快點送我回青縣。”過了大約10分鐘,返程的胡某又接到了該男子的電話。就這樣,胡某掉頭回去接上該男子,將他送回了青縣。

胡某告訴專案組警察,他沒記清那名男子的體貌特徵,但他感覺租車的男子和晚上搶劫他的男子很像是同一個人。

搶劫案牽出婚外情

“如果真像胡某所說的,租車人和搶劫者是同一人,那麼這個人是怎麼知道胡某的電話和家庭住址的呢?”根據胡某提供的線索,專案組在分析案情時作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這起案件,一定有與胡某熟悉的人知情或參與其中。

專案組警察隨即轉變思路,圍繞胡某的家庭關係和社會關係展開調查。調查工作很快有了進展,專案組警察獲悉,胡某與妻子李某婚後關係一直不好,前陣子夫妻二人還鬧離婚,李某為此曾離家多日。

通過對李某的調查,專案組警察很快有了重大發現:近段時間,李某曾多次與租車男子有過電話聯繫。也就是說,李某與租車男子認識。據此,專案組警察對李某展開突審。

據李某供述,她與胡某結婚後一直不和。她想離婚,胡某始終不同意。基於一些原因,兩人一直沒有離婚。

今年4月,她通過手機聊天軟體認識了孟村的夏某,兩人越聊越投機,漸漸有了感情。後來,夏某乾脆來到青縣租房居住。

李某說,今年7月的一天,她再次與胡某發生矛盾後,搬到夏某的租住處住了幾天。其間,胡某曾給她打電話,質問她是否有外遇,並用言語威脅她。一旁的夏某聽到後,就說了些過頭的話。後來,她又一次在胡某處受了氣,夏某再次表示要致胡某於死地,她拒絕了。

8月12日凌晨1點多,胡某一身是血找到她,讓她報案時,她就想到可能是夏某乾的。隨後,她通過微信與夏某聯繫,證實了自己的判斷。

根據李某的供述,專案組調取了夏某的身份信息,讓胡某進一步辨認,最終確定此案犯罪嫌疑人正是夏某。

被害人身亡殺人者落網

此時,夏某的租住處早已人去樓空。專案組警察通過摸排走訪,尋找夏某作案後的行動軌跡。

專案組警察發現,案發後,一名與夏某體貌特徵非常相似的男子在青縣東環路上了一輛車。這輛車一路開到鹽山,嫌疑男子在鹽山城區邊下了車。又過了一會兒,男子再次坐車前往孟村。

8月14日,專案組警察確定夏某在案發後曾在孟村一家小診所治傷。據診所醫生稱,8月12日,天快亮的時候,一名男子到診所敲門,稱其與人打架被人砍傷了。他當即對男子進行治療。男子離開後,再沒回來。

8月16日下午5點左右,通過反覆給夏某的家人做工作,專案組警察終於找到了夏某的藏匿地點。

夏某落網後供述,他與李某相識後,知道胡某平時跑“黑出租”,又偷偷從李某的手機上找到了胡某的手機號並記下。

8月11日上午,他以租車去滄州為名,將胡某騙到孟村一處偏僻地帶。因為沒想好怎麼殺胡某,所以他便找借口下了車。

隨後,他又找理由讓胡某將他接回青縣。當天下午,經過預謀,他在青縣以除草為名買了一瓶百草枯,還買了膠帶等作案工具,又從租住處拿了一把菜刀。當晚7點左右,他翻牆進入胡某家中藏好。等胡某回家後,他用菜刀威脅胡某,並將其綁了起來。對胡某實施搶劫後,他又給胡某灌下了百草枯……

案子破了,受害人胡某的身體卻一天不如一天。9月5日晚上8點左右,胡某在堅持了25天後,因百草枯中毒導致臟器衰竭,最終不治身亡。

目前,夏某因涉嫌故意殺人、李某因涉嫌包庇已分別被青縣警方依法執行逮捕,此案仍在進一步審理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燕趙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