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報告:「一帶一路」將給全球帶來地緣政治、經濟和軍事風險

北京的“一帶一路”宣傳標語(資料照)

美國一個智庫的最新報告說,雖然中共把“一帶一路”戰略描述成一個共同發展和共同增長的引擎,但是,“一帶一路”並非中共版“馬歇爾計劃”,中共其實希望藉助“一帶一路”打造一個不同於現行體系的國際秩序,而這將在地緣政治、商業和治理和發展等多方面給世界帶來風險。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星期四(9月20日)發布了一份新的研究報告,題為《如何應對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報告說,美中之間的戰略競爭關乎未來的國際秩序,到底是繼續維持支撐了和平、繁榮和自由的現行國際秩序,還是大國勢力範圍、不平等的經濟互動以及上升的威權主義會成為全球的現實?

報告說,“一帶一路”雖然是解決世界對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但是,並不能將其視為具有中共特色的“馬歇爾計劃”,因為“一帶一路”的設定就是為建立一個不同國際秩序奠定基礎,而且在某些方面,“一帶一路”已經侵蝕到現行體系。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的戰略以來,中共為這一雄心勃勃的項目投入了巨大的資源。報告說,雖然在一些國家遭到抵制,但是“一帶一路”帶來的影響是世界性的,涉及地緣政治、商業、國家治理和發展。

憑藉“一帶一路”,中共將鞏固自己作為全球大國的地位

地緣政治方面,報告說,憑藉“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大國地位將會得到鞏固。報告說,在“一帶一路”大旗下修建的軍民兩用設施將進一步提升中共軍隊在全球行動的能力。這樣一來,將給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在印度洋地區以及其他地區的行動帶來新的風險。

今年5月,美國國防部說,中共駐吉布地軍事基地的人員經常用強力激光瞄準同在吉布地或附近飛行的美國飛機,造成美國飛行員眼睛受傷。報告說,這個事例很好地展示了中共可能對美軍活動造成的風險。

報告說,通過向一些國家政府提供超過其支付能力的基礎設施建設資金,中共將在世界很大一片區域獲得持久的外交制衡力。報告舉出了斯里蘭卡政府不得不向中國公司正式移交漢班托塔港口經營權的例子。報告給出的另外一個例子是希臘。報告說,在中共進行了大筆投資後,希臘在歐盟扮演了中共人權問題上的捍衛者角色。

報告認為,隨著中共對南歐和東歐地區投資的加大,這些地區的國家受到激勵,會縮小他們與中共的立場差距,歐洲對中國政策的連貫性和統一性因此會繼續弱化。歐洲的捷克、匈牙利、羅馬尼亞和希臘已經正式參與“一帶一路”,但是,西歐國家對加入“一帶一路”還保持著謹慎。

報告還說,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完成,中共操控全球供應鏈以獲得地緣政治利益的能力也會增長。在危機或是衝突發生時,作為一種經濟脅迫手段,它可以製造人為的市場緊缺。根據英國《金融時報》,截至2015年,在全球前50大集裝箱港口中,近三分之二都有中共的投資。

為了擴大自己的競爭力,中共將給世界商業和經濟帶來風險

根據報告,“一帶一路”也會給商業標準帶來壓力。雖然中國在亞洲、中東、非洲和歐洲的有些項目符合現代商業標準:透明的投資進程、遵守環境和社會責任、債務的持續性等,但是,有些項目與這個標準背道而馳。

除了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外,中共2018年又提出了“數字絲綢之路”。報告說,隨著中國對大數據的掌握和人才的吸納,中國有可能成為信息科技方面的領先力量,並制定數字時代的標準。

報告說,由於中共“一帶一路”項目大部分是貸款而不是援助,很多國家會有可能陷入債務風險中,報告認為吉布地、馬爾地夫、寮國、黑山共和國、蒙古、塔吉克、吉爾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等國都有可能陷入債務風險。報告說,一旦這些國家陷入債務風險,中共就有可能利用債務減免來換取在重要的軍事和商務資產上的“一杯羹”,從而侵蝕這些國家的主權完整。

另外,由於絕大多數參與“一帶一路”項目建設的公司都是中國公司,報告認為,一些非中國公司一開始就處於競爭的劣勢,他們可能不得不因此屈服於中共的條件。報說,中共還有可能通過邀請西方投資者加入“一帶一路”項目轉嫁風險等。

中共會破壞民主,帶去低質發展

在國家治理和發展方面,報告說,中共的“一帶一路”不僅會破壞一些國家的民主,而且他們帶去的發展可能是低質量的。

報告說,很多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本身存在高度腐敗和低程度的民主。中國公司在這些國家經營時,面臨嚴重的行賄和使用不誠實商業手段的誘惑。所以,“一帶一路”可能會加劇這些國家的腐敗問題。同時,因為控制了這些國家的精英階層,中共可能更有利獲得這些國家的戰略商業資產或是軍事資產。

在“一帶一路”參與國遇到問題時,報告說,中共顯然是站在威權政府的一邊。2018年2月,馬爾地夫總統亞明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並將一些法官和反對黨領導人投入監獄,而亞明的做法得到中共的大力支持。

報告說,隨著“數字絲綢之路”的推進,中共無處不在的電子監控技術也有可能在“一帶一路”參與國被複制。在非洲、印度洋地區和歐亞大陸,包括埃塞爾比亞、肯亞、印度尼西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國家,中共的通訊業巨頭中興和華為正在與一些國家的威權政府合作,提供所謂“安全城市”的監控技術。

報告還說,雖然在一些國家基礎設施建設亟待改進,但是,中共的“一帶一路”其實是“中國優先”的發展模式,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給予所在國最小的利益。報告舉例說,中國的公司總是帶著自己的人投入項目,而不是僱傭當地人。在利益分成上面,中國總是獲得最大份額的利益。另外,中國的項目通常會忽略地方人士對環境和人權的擔憂。

美國應該提出自己的願景來抗衡“一帶一路”

報告說,面對中共“一帶一路”帶來的風險,美國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制定連貫的戰略或是調動充分的資源來應對。

報告建議美國應該從最根本做起。最有效的第一步是推出一個國際發展、貿易和投資的美國願景,強調“自由、公開和可持續發展。”

第二,展開公共外交攻勢,抗衡中共“一帶一路”的宣傳攻勢。美國在強調自己的“自由、公開和可持續發展”的同時,披露中共在言和行上的不一致。

第三,調動資源,做出全面回應。報告說,在這個方面,國會已經走出了第一步。國會要求總統在2020的預算中加入“印度太平洋穩定倡議”,這項擴展美國的能力,向盟友和夥伴提供具體的援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