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曉輝:美「親華派」皆沉默 靜等北京改變

9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川普)簽署了國家網路戰略,以保護美國網路安全。(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在9月16日北京召開的重量級會議中國發展高層秋季論壇專題討論會上,直言不諱向北京發出警告的不僅有美國前副國務卿、世界銀行前行長佐利克,還有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歐倫斯。

根據其網站資料,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成立於1966年,是一個私立、無黨派的非營利性機構,旨在促進美中兩國人民的相互了解。其目前關注的領域包括國際政治、國家安全、教育、政府管理、公民社會、經濟合作、媒體傳播等跨國性議題。基於此,委員會為私營企業、政府機構和民間組織提供會議、論壇和遊學訪問等不同類型的學習和交流機會等。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在中美關係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受到美中政府的重視。從其2017年11月在紐約曼哈頓廣場酒店舉辦頒獎暨慶典晚宴的規模就可見一斑。晚宴上宣讀了川普和習近平的賀信,出席晚宴的則包括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前財政部長雅各布·盧、史帶基金會主席格林伯格、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主席卡拉·希爾斯和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史蒂文·歐倫斯等重量級人物。此外,賓客還有來自中美政府、商業、企業和智庫等約300人。

而歐倫斯是民主黨人,早年曾在美國國務院法律辦公室工作,其後效力於投資銀行雷曼兄弟,並曾出任亞洲部總裁。此後,他又先後在紐約融資公司安盈投資公司做顧問,任亞洲最大的私募基金公司之一凱雷投資集團亞洲部的總經理,以及台灣最大的有線電視和寬頻運營商之一台灣寬頻(TBC)的董事會主席。其與亞洲乃至中國的淵源很深。2005年,他開始擔任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

應該說,與為“中國取得歷史性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的佐利克一樣,歐倫斯也是中國的“老朋友”。這位老朋友向中國朋友發出了與佐利克同樣的警告和信息。

歐倫斯在演講中談到了兩個問題,一個是如何看“美國說的最大的長期挑戰就是中國”。他告訴北京,中國和美國的這個貿易並不只是一點點失衡,早在九十年代,還未當總統的川普(川普)就和他說過,中國賣到美國的商品是美國賣到中國的4倍,中國有一些軍事的意圖比如說衛星、導航技術等等,“這對我們來說不是一個好消息”。“我們”一詞透露出歐倫斯的立場。在其看來,因為川普有著這樣根深蒂固的想法,所以是很難解決中美貿易摩擦的。

另一個是即便川普沒有選上總統,中美也會碰到問題。通過其近些年與政府、智庫、媒體、學術界打交道的經驗看,美國已經出現一種共識,那就是“以前曾經支持中國的一些人士現在都沉默了”。

歐倫斯並以美國商界為例,指貿易戰在商界並沒有得到廣泛的支持,因為“人們感覺到他們沒有受到公正的待遇”,中國並沒有“履行當初的承諾”。美國商界對中國失望了,被分裂了。既然各界都認同中國沒有履行承諾,所以現在沒有人站出來為中國說話。

身為民主黨人,歐倫斯談到了美國中期選舉。他承認,如果民主黨控制眾議院,將會花很多時間去調查“通俄門”,會掣肘川普的施政,但他“不知道對中美關係會怎麼做”。言辭中,對於北京期待中期選舉會改變什麼的政治算盤,歐倫斯潑了冷水。他稱,即便北京多買一些飛機、玉米或能源,也不意味著中美貿易戰會休戰,“我想這是不現實的”。

歐倫斯坦言,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現在已無法修復那些曾經支持北京的美國人的信心,是以他給出的建議是北京政府要“主動修補這種關係”,“必須要通過降低關稅,降低非關稅的壁壘或者是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監管更加透明,通過這樣來爭取美國商界的支持”。

有意思的是,歐倫斯還建議中國學界和智庫要改弦更張,他指出“中國智庫現在遵循的政策對美國的學界和智庫造成了一種離間的作用。因為中國想去恐嚇美國,這一點是沒有用的。”

歐倫斯在最後還委婉地建議北京要更加開放,更加包容,如不要拒發那些對中美持建設性意見的人簽證,可以在中國看到美國的媒體,可以上Facebook, Youtube等。

顯而易見,作為“親華派”的歐倫斯與佐利克向北京傳遞的信號是清晰的,不僅將美國的現狀和美國各階層的態度的轉變描摹出來,還給出了解決貿易戰的唯一出路,那就是北京改變自身的政策,即降低關稅,降低非關稅的壁壘或者是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監管更加透明,將對外開放落實到實處。換言之,美國商界和美國各界都在靜等北京的改變,否則貿易戰仍將持續下去,而曾經支持北京的人將繼續保持沉默。這對北京是個沉重的打擊。

問題是,擔心貿易戰會導致其政權難保的北京當局,會沿著這條正確的道路走下去嗎?會開放網路嗎?至少目前並無跡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