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美聯儲加息在即 中共或將宣布加息?

01

香港,滙豐銀行宣布,從9.20日起在提高港元、美元、人民幣定期存款利率。

港元匯率大幅飆升,一舉突破7.80中位線。

9月27日凌晨2點,美聯儲將公布議息結果,這是香港市場對於美聯儲加息預期的提前應對。

果然苦口才是良藥,加息對香港房地產及股票市場來說相當苦口,卻是匯率堅挺的良藥。

02

8月31日,阿根廷央行將指標利率(七天期LELIQ)上調1500個基點,至60%。60%的年利率已經創造了新的“世界紀錄”。

為何阿根廷的加息並沒有如香港一般導致匯率大漲?

根據阿根廷國家統計局(INDEC)在6.27日下午發布的國際收支報告,今年第一季度阿根廷經常性賬戶累計虧損達到96.23億比索。

如果將國家當作一個人來看待,經常賬戶順差體現的是一個人掙錢的能力,凈外儲存量(外儲-負債)則是一個人的凈存款。

有誰敢將錢借給一個既沒有能力賺錢還一身外債的人?

在吸引資本流入或減少資本流出這個範疇上,加息肯定是有利的,對匯率是支撐作用的。

然而利率不是衡量投資收益的唯一指標,風險也是需要考慮的必要因素。

加息也不一定必然支撐匯率,還需要看掙錢能力和存款。

03

9月20日晚間央行發布公告,中國人民銀行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金融管理局簽署了《關於使用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發行中國人民銀行票據的合作備忘錄》,將在香港發行央票。

發行央票是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這是對離岸匯率的支撐。

央行此動作可視為應對美聯儲加息的提前布局,目的為支撐離岸市場匯率。

那麼由離岸在岸匯率互動來看,在岸人民幣應會以某種方式予以支撐。

8.10日,筆者在《貨幣高速增長帶來的財富幻覺終將夢醒》一文中預判,9月政策或會即加息又放水。

中國擁有巨量的外儲存量,經常賬戶長期保持順差,很顯然,短期風險並不高,只要加息,緩解匯率貶值壓力並不難。

難的是加息壓力之下,經濟增長、房產泡沫、國企及政府債務問題怎麼辦!

三者相互關聯,環環相扣。

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都將導致其他環節跟進。

加息將影響實體和金融兩個方面;

實體方面:

提高了企業信貸成本,低回報投資被擠出,降低經濟發展速度。

但同時資源錯配減少,也提高了發展質量。

金融方面:

增加資金流進,減少資金流出。有利於穩定金融環境。

實體是掙錢的能力,而金融則是借錢的能力。

目前世界範圍內金融資本的流動體量已是實體資本的幾十倍。

金融資本做的是錢的生意,其體量大,相對實體資本來說,金融資本對貨幣的含金量更敏感。

短期內,金融資本即可表現出巨大影響,並波及至實體。

一個穩定的金融市場可謂重中之重。

貨幣的含金量由三部分組成,利率、匯率和匯率預期;

利率:

中美利率已形成倒掛。

匯率:

自2018年3月以來,人民幣匯率持續走貶;

匯率預期:

目前,匯率預期是央行主要調控方向,但逆周期因子對匯率預期的調控主要集中在防止形成羊群效應和威懾空頭,但並沒有徹底改良匯率貶值預期;

由於貨幣政策與美國背離及貿易戰因素,人民幣貶值預期還在走強。

匯率預期的提升還可以通過提高實體或金融資產收益率吸引外部資金流入得到支撐;

例如2015年的股市投資和2015年股災之後新一輪的房市投資,都在相當程度上改善了匯率預期。

然而目前並未有新的投資熱點發力,低風險低收益的貨幣基金規模屢創新高,也側面說明投資熱點並未形成。

三方面因素共振將使得金融資本外流追尋更高收益。

當然,除了提升貨幣含金量來保持資本流入流出平衡,資本管制也可以通過對流出設置障礙來減少流出。

但管制是雙向的,以管制來減少流出也會摧毀資本流入的信心。

且由於中國貿易項已放開,資本可以借道貿易從而實現流出,管制很難起到預期效果。

加息成為幾無挑選餘地的選項。鑒於國企及地方政府債務仍需呵護,個人傾向於認為央行或不會調整基準利率,而採用市場化方式加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