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們

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新約羅馬書》3:10

作為人,我為自己的完整、正直而乾淨的生存權利而鬥爭那是永遠無可非議的。作為基督徒,我的生命屬於我的上帝,我的信仰。為著堅持我的道路,或者說我的路線,上帝僕人的路線!基督政治的路線!這個年輕人首先在自己的身心上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是為你們索取的,卻又是為你們付出的。

——林昭獄中血書

基督徒右派李景沆,一個夾邊溝的倖存者。天水市一中的數學教師。我們知道他,是因為在2002年春天,作家邢同義用掉12盤採訪磁帶,寫出了《一個基督徒的右派生涯》。

基督徒右派俞以勒。我們知道她,因為她是林昭的獄友。1961年林昭入獄後,一度與俞以勒拘禁一室。她們不但成為難友,也成為在基督里的姊妹。林昭從起初一個毛澤東的信奉者,到一個不妥協的專制的批判者,最終回歸基督信仰,成為一個對劊子手懷著憐憫的殉道士,近年來,她被自由知識分子們譽為中國的聖女貞德。

"被稱為中國以巴弗(聖經中的一個聖徒)的基督徒右派吳維尊"

基督徒右派吳維尊,在個人思想改造報告中這樣寫道,“通過這次‘社會發展史’的學習,我認識到,這個‘從猿到人’,一直發展到‘共產主義社會’的發展史,是一篇大謊話”。他在1957年被下放改造,一直到文革前夕被捕,被判無期徒刑。入獄前他為自己定下一個原則,“不回答,不交代,不認罪,不悔改”。從此直到2002年12月離世,他用自己的大半生踐履了這幾個原則。

儘管吳維尊在獄中經受了一切肉體折磨,但他依然可算當時中國人中“唯一一個公開拒絕讀毛主席語錄的人”。直到70年代初,筋疲力盡的獄方給他提出兩個簡單要求,停止飯前禱告,誦讀毛澤東語錄,便可視為服從改造。但吳維尊一如既往的以死相抗。在他瘦弱的身體內,蘊含著中國知識分子難以想像的驚人力量。

1957年8月7日,正式成立三年的基督教(新教)“三自愛國會”,決議號召全國基督徒,積极參加“反右派鬥爭”。但在共產黨政權下,宗教不過是愚昧和迷信的遺留,即使牧師和其他神職人員,也很難被當局和一般公眾視為“知識分子”。更何況那些普通的信徒。因此教會內的反右鬥爭,比主流社會和主流知識界更加慘烈。只有極少數知識分子的基督徒,或因他們的雙重身份而能被主流社會了解,但大批被迫害的基督徒,卻難以被計入“右派知識分子”的群體。甚至迄今為止,基督徒右派分子們的遭遇,也難以得到主流社會的關注。

1972年6月1日,因反革命罪在1952年入獄的教會領袖倪柝聲,在獄中離世。他離世後兩周,《香港時報》發表文章,根據大陸156種報紙、57種雜誌作出了一個確切的、但是不完全的統計。1950年至1953年的“三自更新運動”期間,被監禁的新教徒達6萬人。其中被處決的共10,690人。而在1957年—1958年“三自愛國會”領導的反右鬥爭期間,被劃為右派的新教徒不計其數,其中被處決的有2,230餘人。

三自運動:信仰的淪陷

早在反右運動之前,中共藉助“三自籌備會”及吳耀宗、丁光訓等人,在反帝、愛國、擁有共產黨的政治立場下,一統分散的基督教會。1950年5月,周恩來在短短一個月內,竟三次接見以吳耀宗為首的19位基督教領袖。

第一次接見,周恩來以一句話為中國的基督教定下調子,即傳教是與帝國主義侵略相聯繫的。由此他提出三項建議,第一,教會應當發起一場反帝愛國的運動,徹底清算與帝國主義的關係,清算教徒中的“帝國主義走狗”。第二,基督教在新中國要受約束,不要到街上去傳教。第三,教會應該獨立自主,切斷與帝國主義的聯繫,建立“自治、自養、自傳”的教會。這個講話迄今為止,仍然是基督教“三自愛國會”的基調,也是官方宗教學界迄今為止理解近代教會史的一個基調。

如今年是英國新教傳教士馬禮遜來華傳教200周年,普世的華人教會都盼望紀念這個日子,自由知識分子也對基督教來華200年,於中國社會和文化的影響持積極的看法。但這卻讓官方教會好生尷尬。2006年底,他們在上海召開了一次規模甚大的“傳教士與中國”的研討會,官方學者、宗教局官員和三自愛國會的領袖共300餘人出席該會。會上對西方傳教士的基本論調,依然與50年前周恩來的這次講話保持一致。因為若不一致,就等於否定“三自”運動了。似乎馬禮遜不來華,他們也可以“三自愛國”,至於是不是基督教,倒成了次要的問題。

第二次接見,周恩來開始語帶威脅,說教會必須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必須擁護《共同綱領》,使宗教活動有益於新民主主義社會。他再提出一個具體限制,教會不能再邀請外國傳教士來華傳教,也不能再向境外募捐。

第三次接見,主要關於政教關係。周恩來轉而向教會示好,說政府的“統一戰線”要擴大,能不能加入統一戰線,關鍵不看唯心論還是唯物論,而是看“是否與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切斷了聯繫”。他進一步提出兩個更加兇狠的威脅,一是重申要把宗教界的害群之馬、極少數的走狗清除出去,這樣廣大的基督徒就不會因為少數壞人而受到歧視。二是要求教會內部開展自我批評,對自己進行檢討和整理。

周恩來的這三次講話,斷送掉新政權下的信仰自由。也彷彿魔鬼在曠野里的三次試探,把教會領袖們逼上了一條絕路。要麼妥協,走賣主的路。要麼像曠野中的耶穌拒絕撒旦那樣,拒絕共產黨,那就走一條殉道和護教的路。以後在這兩條路上,就分別產生出今天的“三自教會”和“家庭教會”。

一部分教會領袖,在信仰上受自由派神學影響。的確也有一種真誠的愛國和反帝心理,和當時幾乎所有自由知識分子一樣,他們也對新政權和社會主義革命充滿盼望。如在1948年,深受“社會福音”影響的新派神學家趙紫宸,以一種悲涼的語氣寫道,“大批不顧個人安危的年輕人站在了共產黨人一邊,他們根本不把拯救民族的希望寄託於教會。”

這些傾向于越來越傾向於左翼社會思想的基督教新派人物,開始圍繞在吳耀宗的周圍。1948年,吳耀宗寫下《基督教的時代悲劇》一文,宣稱基督教在華的實質就是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他說,“如果我們的思想與西方基督教的思想一樣,我們實際上就變成了西方帝國主義侵略的無意識的工具。如果我們宣揚的宗教需要迴避政治現實,而只考慮個人救恩,那麼在求解放的廣大民眾眼裡,我們不過是鴉片。”

這些新派的“基督徒”看到了社會參與的重要性,但因身受自由派神學的捆綁,無法回到基督教正統信仰的救恩論,去認識個人救恩與社會變革的關係。因此他們的所謂信仰,已經和一個世俗的社會主義者相差不遠。

尤其在韓戰爆發之後,西方傳教士加快了被逐出中國的速度,國內民族主義情緒也高漲,對這些自由派的教會領袖觸動更大。吳耀宗寫下《共產黨教育了我》,,重慶神學院的院長陳崇桂寫出《我政治思想轉變的過程》,成為在隨後的三自革新運動中,對廣大基督徒進行思想改造的兩篇範文。他們最後的結論都是,原來共產黨的理論是正確的,“唯有共產主義才能救中國,才能救全世界”。他們承認,自己已從一個改良主義者變成了革命者。

而另一些教會領袖,則在政府首腦的三次接見後,感到山雨欲來風滿樓,對自己所信的也喪失了信心。轉而認為若不妥協,教會就會被徹底摧毀,於是懷著一種忍辱負重的想法接受對政治的依附。如上海靈修神學院的院長賈玉銘,曾公開宣稱,“參加三自會是違背神旨意的”,但到1954年春天,幾個宗教幹部去他辦公室密談數小時之後,他參加了三自會,併當選為全國副主席。聚會處的領袖倪柝聲,早期也公開反對三自,不久就改變態度,甚至為三自辯護,說教會是一個杯子,政府是一個盤子。杯子要放在盤子上,是理所應該的。可惜政府決意要拿他殺一儆百,1952年,他仍然因反革命罪在瀋陽被捕。其他的人,則有出於恐懼而隨波逐流的。也有極個別的鼓動者,是共產黨建政之前就打入教會的秘密黨員。如上海組建三自教會的主要人物李儲文“牧師”,後來在文革中經受不住紅衛兵的毆打,亮出黨員證求饒。身份暴露後,改任新華社駐香港分社社長。

隨後吳耀宗“根據周總理的指示”,很快拿出了一個表明基督教政治立場的宣言,《中國基督教在新中國建設中努力的途徑》,以團結全國基督徒愛國、愛黨,反帝、反美為宗旨。並根據政府授意,邀請到40名教會領袖聯名發起。這個宣言的最後定稿經周恩來過目,政務院批准。隨後在當局扶持下,開展了一場持續數年的簽名運動。宣言連同第一批簽名者1500餘人的名單,全文刊登於《人民日報》。全國約10,000間教會,8千傳道人,84萬基督徒,人人都必須過關,簽名以自保。簽,就是愛國,不簽,就是反革命。到1951年4月,簽名者達18萬人,1954年“三自愛國會”正式成立時,簽名者達到41萬6千餘人。

至於中共在1949年後,為什麼採用軟硬兼施的辦法控制教會,而沒有直接用暴力消滅宗教。可參考1956年11月,宗教事務局局長何成湘接見澳洲聖公會代表團時的講話。他說到三個原因,第一,基督徒們大多有一技之長,可以改造他們為社會主義建設服務。第二,可以利用基督徒,和外國建立友好的關係。第三,政府不想製造殉道者,引起反抗。

但當時中國的精英知識分子們,尚沉浸在對新民主主義的浪漫設想,及20年代“非基運動”以來對基督教的偏見中。沒有一個知識分子想去討論共產主義與宗教自由的問題。也幾乎沒有人關注基督徒的政治命運。但基督徒在1950年至1956的遭遇,人人過關,思想改造,批判會,這一切都在1957年重演,成為一般知識分子的惡夢。當一個社會失去了宗教信仰的自由,就連一般的思想和言論自由也失去了。由周恩來一手導演的對基督徒的信仰禁錮與迫害,到1957年就變成了由毛澤東引蛇出洞的全面的思想禁錮與迫害。這令人不禁回想起納粹時代尼莫拉牧師那一段椎心刺骨的懺悔:

起初,他們抓共產黨員,我不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會員;後來,他們抓猶太人,我不說話,因為我是亞利安人。後來他們抓天主教徒,我不說話,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他們來抓我,已經沒人能為我說話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