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南海決策為何一誤再誤 恐懼中國經濟衰退明顯 業界人士曝恐慌壓力山大

儘管中共官方對涉及中國經濟報導監控力度日趨加大,但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產生的衝擊,還是逐漸顯露出來。即使從那些很可能已經被中共官方進行過〝處理〞而摻入了水分的經濟數據來看,外界也能從中發現中國經濟正在衰退的跡象。甚至上海資深財經界人士向媒體表達,隨著經濟狀況逐漸惡化,業界人士都感覺到巨大壓力,對前景的恐慌更是普遍性的。時政評論人士橫河分析中南海是如何決策,為何一再誤判。

中南海的恐懼

紐約時報》9月29日爆料稱,該媒體獲得一份中共政府於28日向各媒體下發的內部指令副本,這項指令明確提出要對媒體報導的6類經濟選題進行〝嚴控〞。

1經濟數據不及預期,經濟面臨較為明顯的下行壓力。

2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已成隱患。

3中美經貿摩擦影響逐漸顯現。

4國內消費者信心指數下降。

5滯脹預期升溫。

6借社會熱點事件渲染民眾生活艱難。

然而大陸經濟不佳是事實。

中國大陸嚴重依賴糧食進口

據法廣29日報道,9月25日,習近平現身黑龍江三江平原,考察該省農墾糧食生產和收穫情況,習近平端著一隻碗稱,“中國糧食,中國飯碗”,似乎在鼓勵“中國製造”。

他還強調中國13億多張嘴要吃飯,不吃飯就不能生存,悠悠萬事,吃飯為大。

貿易戰當下,美國農產品特別是大豆的進口中斷,中國的糧食安全受到威脅。與此同時,中國大陸今年的夏糧生產形勢不容樂觀,7月18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網站公布夏糧產量數據顯示:中國夏糧總產量13872萬噸,比前年減少306萬噸,下降2.2%。

原中共農業部官員稱,2014年中國的糧食自給率已跌到87%,全部農產品的自給率約為70%。而到2017年下半年,中共進口糧食總量高達1.32億噸,糧食自給率降到82.3%。中共黨媒說:有跡象顯示,中共已經在著手進行農作物種植品類和區域的調整,通過補貼的手段,試圖擺脫對於美國大豆等農產品的依賴。

專家:中國經濟會變得更糟

在中美貿易戰尚處於醞釀而即將爆發階段,中國大陸的經濟增長預期就已經從去年的6.8%降至今年的6.5%;今年7月份,在中國的經濟中比出口更為重要的商品零售的增幅低於預期,接近14年來的最低水平。

同時,中國大陸工廠產出增長在今年7月份也放緩至6%;企業利潤總額明顯下降,對工廠和其它固定資產的投資增長速度跌至19年以來的最慢;由於中國鋼鐵廠的需求疲軟,甚至導致今年的全球鐵礦石價格下降了14%,與2010年的峰值相比則下降了60%。這些數據被認為已經顯示出中國經濟進入了〝低迷狀態〞。

野村證券的經濟學家在近期發布的一份報告中直言不諱地說,〝我們預計中國經濟會變得更糟〞。

瑞銀經濟學家則在一份報告中表示,中共政府已經將〝經濟增長放緩視為更大的短期風險〞。

還有一個中共政府無法掩蓋的事實是,自從貿易戰打響以來,華爾街股市創下了大漲長紅的紀錄,但2018年的中國股市卻是全球表現最糟糕的市場。至今年8月中旬,市場基準指數從1月份的峰值已經下跌了25%。

此外,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趨勢明顯,雖然這可有助於出中國口商製造更便宜的中國玩具、家電和其它商品,然後出口到歐美等國家,但中共的監管機構同時也擔心,人民幣的貶值很可能將會引發資金外流,使企業更難借到資金。

大陸民間恐慌情緒上升

自由亞洲電台29日報道,上海資深財經界人士方先生表示,隨著經濟狀況逐漸惡化,作為業界人士都感覺到巨大壓力。

方先生說:是因為沒有外部的資源了,要自給自足了。就是被迫改變這個國家目前的外向型經濟的這個模式吧。這一次啊,也是無可奈何,這個佔便宜現在占不下去了,而且也基本上徹底撕破臉了。我們明顯感覺到這個社會這個壓力,壓力很大。

方先生還說,目前經濟方面的高層人士,即使只是從個人和家庭命運的角度來看,都對目前的局勢比較憂慮,更麻煩的是,這種恐慌是普遍性的。

方先生說:我前幾天還跟一個跨國公司的一個總經理聊過這個事情,他其實擔心的不是國家命運,他擔心的是個人命運,這個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一個人要白手起家,混到中產階級,大概大學畢業以後至少需要一個二十年的時間。到了拖家帶口,規劃的這個家庭的發展也好、孩子的教育也好,這個壓力是很大的。本來已經很大的壓力下,突然讓你看到好像前途渺茫,這種恐慌情緒就上來了。

中南海如何決策?為何胡鞍鋼吃香?

美國時政評論人士橫河在他的專欄節目中分析,中共的決策其實是充分利用現有國際經濟秩序的弱點和不足。

橫河說,這個弱點和不足是先天的,因為國際社會從來沒有遇到過,在經濟上遇到過像中共這種類型的無賴,非常沒有經驗。中共的策略就是以加入世貿組織為契機,以一切合法和不合法的手段來獲取優勢,表面上的韜光養晦其實是用來隱藏真實的目的,就是說這兩者本身並沒有衝突。

龍永圖是作為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的談判代表和簽字人,曾經被罵過賣國,就當時簽了以後被罵賣國。但是後來其實內部他們有一個說法,這是寫給外國人看的,實際上做是另外一回事。所以這一派人和胡鞍鋼這一派,只是一個硬幣的兩個面,一個是悶頭做,說另外一套;另外一個就是把你真實的意圖說到外面去了,到外面去吹牛去了,它的性質是一樣的。

區別是悶頭做的人他做實業,所以他不希望過早的暴露,吹的人因為他自己不做,所以就很容易忘乎所以,做的人知道很難,不做的人就不知道,所謂誤導的話,實際上也就是把真實的目的過早的暴露給國際社會而已,這也談不上什麼誤導。

真正的理性的研究和分析,第一,數量不多;第二,它是在體制內是被邊緣化的,邊緣化就是其實你的東西人家連看都不會去看,也沒有人會推薦。即使後來證明當時這些人是對的,他們還是不會被重視。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