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避稅天堂」霍爾果斯:稅收政策「變臉」 空殼公司大逃亡

霍爾果斯,作為中國西部的邊陲小城,近兩年逐漸被公眾所熟知。特別是在2018年范冰冰“陰陽合同”事件曝出後,被稱為“避稅天堂”的霍爾果斯引起了大量的社會關注和討論。

霍爾果斯推出的“五減五免”稅收政策,因節省稅收額度之高,使這座城市一度成為眾多企業眼中的“稅收窪地”。根據規定,2010年至2020年間,在霍爾果斯新註冊公司五年內企業所得稅全免,五年後地方留存的40%的稅將以“以獎代免”的方式返還給企業。此外,企業的增值稅、個人所得稅等符合一定條件後可獲得的相應的獎勵。

註冊成本低、稅收回報高, 大陸企業前來註冊公司的熱情在過去兩年空前高漲。然而,由於註冊審查不嚴以及監管不規範,導致空殼公司比比皆是,一址多照、逃稅漏稅等亂象叢生。

2018年1月以來,霍爾果斯開始調整稅收優惠政策。當地相關部門提出企業必須實體落地,有固定面積的辦公場地和相應的辦公人員,並為員工繳納社保,拿出企業所得稅減免的20%用於當地投資,繳納保證金等條件。經營成本壓力之下,去與留,成為擺在企業面前的一道選擇題。

稅收調整之下的霍爾果斯正在經歷著什麼?在當地註冊的企業將何去何從?曾因註冊公司湧入而獲得致富門路的當地人,又將因此次調整面臨哪些挑戰和機會?

稅收政策“變臉”

從北京出發去霍爾果斯,最近的路線是,先乘坐6個小時左右的飛機到伊寧,再從伊寧轉1個小時的火車,最後到達霍爾果斯,整個行程需要花費一天的時間。

霍爾果斯位於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與哈薩克接壤,西承中亞五國,東接內陸城市,是我國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的重要核心節點,也是新亞歐大陸橋重要的咽喉地帶。2014年6月26日,經國務院批複,設立霍爾果斯市。

儘管地理位置得天獨厚,但霍爾果斯被外界所熟知,更多是因當地推行的“五減五免”的稅收優惠政策。根據規定,2010年至2020年間,在霍爾果斯新註冊公司五年內企業所得稅全免,五年後地方留存的40%的稅將以“以獎代免”的方式返還給企業。此外,企業的增值稅、個人所得稅等符合一定條件後可獲得的相應的獎勵。

優惠政策的刺激,帶動了當地註冊企業數量的增加,特別是在最近兩年。數據顯示,2015年,霍爾果斯註冊企業只有859戶;2016年,新增2490戶,達到3349戶;2017年,新增企業更是劇增至13349戶。

另一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霍爾果斯市各類市場主體(企業+個體戶)總量22615戶,註冊資本3021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77.7%、202.5%。其中,影視文化類企業增長迅速。

(辦理註冊手續的霍爾果斯行政服務中心,人山人海,排長隊辦註冊的情景已不再)

張強是霍爾果斯一家財稅公司的工作人員,他告訴號外,“去年春天是(企業註冊)發展高峰,(20)16年是起步,只有很多大的影視公司過來,後來很多大的網路科技公司都來了,去年是最忙的時候。”

然而,企業註冊的熱情在2018年年初遇冷。1月份,霍爾果斯出台通知,要求規範和整頓企業註冊行為,暫停為不符合要求的企業辦理註冊手續,同時暫停返還增值稅和個人所得稅。

“如果一年前過來可能就會好很多,企業所得稅、增值稅、個稅等減免,相當於力度很高。”霍爾果斯招商局一位負責人對號外表示,相比於之前,2018年政策調整後,目前在霍爾果斯註冊的企業只能享受稅收企業所得稅“五減五免”的優惠政策,其他的優惠政策均已停止。

此外,當地相關部門對在霍爾果斯的註冊企業提出新要求,企業必須實體落地,根據開票量規模的大小,提供相應面積的辦公場地,以及對應數量的工作人員,並給員工繳納社保;已經享受到稅收減免的企業,必須拿出企業所得稅減免的20%用於在霍爾果斯的地方投資,投資類型包括實體投資、政府投資、公益基金,企業可從中任選一種;另外,註冊企業必須拿出開票量金額的1%用於繳納保證金。

對於上述條件的要求,前述負責人表示,目前並沒有對外的文件公示,“這邊就是口頭的,都是一個引導的。”

過去,在霍爾果斯註冊的企業中,大多屬於空殼公司,一址多照,沒有實際辦公場地和人員,許多公司的註冊地址就落在負責代辦的財稅公司的地址上,甚至出現一個地址有上千家公司註冊的現象。

“霍爾果斯目前有1.8萬家企業,可能有1萬多家企業沒有開展過業務,”前述負責人表示,現在是一個清理規範的階段。市場規範後,相關部門包括企業開展業務也都會很方便。”同時,該負責人強調,政策調整是霍爾果斯向“脫虛向實”轉變的一個措施。

稅務政策的調整牽一髮而動前身。一方面,企業規模大的註冊公司傾巢而動,積極按政策要求在當地落地,保證稅收優惠政策的正常享受;另一方面,規模小的公司在成本上漲的壓力之下,開始選擇將公司註銷,逃離霍爾果斯。

企業去留兩難

“你們公司投資款不到位,直接推送異常全部停票處理……”在霍爾果斯文廣局的一間辦公室里,一名工作人員對電話另一頭的企業人士如是說。這家企業尚未按照要求,拿出享受稅收優惠的20%用作投資。按照最新政策,所有影視公司註冊都需要到當地的文管局做材料審核。

另一家影視公司在材料審核過程中,因被文廣局認定給員工支付的薪酬太低,最終沒有通過審核。“(一個月)2500元根本不合格,你在這備案不行,確實不合格。”文廣局工作人員對前來辦理手續的企業負責人說,“社保最低基數3019元,你現在花2500元,社保基數雖然是按3019元過的,人家(員工)拿的工資是多少,這樣不合規,我們這不過。”最終,這名企業負責人被拒,只得帶著材料離開。

對企業而言,除了薪資成本之外,隨著實體落地政策的落實,霍爾果斯當地的房租也水漲船高,從2017年年底每平米每年800元左右,漲至現在的每平米每年1200元左右,有的甚至達到1500元。這些都直接推高了企業的成本。

運營成本增加後,實體落地是否划算,是企業留下還是逃離的關鍵。“如果利潤一年沒有4000萬,是划不來的,是虧損的。霍爾果斯是偏向優質大企業,小企業玩不動。一年200萬利潤,在這裡投入划不來的。”王芳說。她是當地一家財稅公司負責人。

對於“拿出企業所得稅減免的20%用於當地投資”這一點,有些企業還在糾結。 大陸某影視公司在當地的一位負責人對號外表示,投資的要求之前就通知了,但是很多公司沒當回事兒,想著有可能可以不交,“現在來看,20%是必須要交的”。同時該負責人表示,“現在所有企業的痛點是,如果拿出20%,放到深圳或者上海,可以做,但是霍爾果斯可選擇的投資項目非常少,回報也是遙遙無期,這是大家都顧慮的問題。”

號外在當地走訪發現,規模比較大的影視文化公司如光線傳媒、米未傳媒、春秋時代等均已實體落地。在位於霍爾果斯琪瑞大廈的二樓,光線傳媒的辦公室就落地於此,招聘的一二十名員工大多來自當地。

(光線傳媒旗下公司在霍爾果斯實體落地)

在光線傳媒辦公室的隔壁,則是主持人馬東創立的米未傳媒。現場,工作人員正在忙碌地布置辦公室。出品過《千山暮雪》、《如意》、《最美的時光》等電視劇的浙江夢幻星生園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也在琪瑞大廈租下了6間辦公室用於落地,有11名工作人員辦公。現場一名工作人員透露,這11名員工中有全職,也有兼職。儘管辦公室和人員均已齊全,但公司並未開展具體業務,“基本上就是閑待在這。”該工作人員說。事實上,從號外走訪的情況來看,這也是在當地落地企業的常態。

(霍爾果斯影視小鎮,已有多家影視公司在此實體落地)

實體落地的仍屬少數,大多數企業選擇了註銷。“今年基本上都在註銷公司,只要是不做實體的,特別是影視公司。”張強對號外透露。

“現在霍爾果斯有2000多家空殼的影視公司,政策收緊後,落地的就四五十家,好多在觀望,百分之七八十都走了。這四五十家都是大公司,簽了合同都是積極執行的。”王芳說。

財稅公司數量“腰斬”

與霍爾果斯“註冊經濟”一脈相生的財稅公司,2018年以來的日子也不好過。張強所在的財稅公司,在當地規模算是較大的,但與2017年註冊火爆、生意繁忙的場景比,張強說已經半年沒有前來辦理註冊的企業了。

(經營註冊代辦業務的財稅公司)

走在霍爾果斯大街上,隨處可見給企業提供代辦業務的財稅公司,大多都已關門停業,有些小公司雖然開門營業,但大多表示不再接新的註冊業務,僅維護現有的客戶資源,幫助企業辦理註銷業務。

據號外了解,2017年霍爾果斯當地的財稅代辦公司有400多家,“說句不誇張的,只要能註冊的公司,隨便抓兩個人都能去辦。去年的客戶就像在路上撿的一樣,路上各種來了解政策的。去年優惠政策還沒取消,吸引也比較大。”張強說,現在很多辦業務的都是變更和註銷的。回憶起去年霍爾果斯市行政辦事大廳里的忙碌場景,他如此形容:“人山人海,黑壓壓的一片,排隊排一天,都辦不上業務。”

今年政策調整之後,霍爾果斯的財稅公司數量直接“腰斬”,現在剩下200家左右。“小的財稅公司都沒了,很多(辦公面積)二三十平方的公司都不幹了,”張強透露,“註銷是需要半年時間的,很多嫌費時間,要人工房租什麼的,就不幹了。”

政策的調整對當地人而言,是挑戰也是機遇。財務公司生意越來越難做,許多員工也另謀出路,有的做起房產中介,給落地企業尋找合適的辦公場地,有的則到落地企業的公司上班。

張曉原來是一家財稅公司的業務員,2018年隨著政策調整,他準備重新找工作。號外見到張曉的當天,他已經面試了兩家影視公司,都還在等結果。比起財稅公司,張曉更青睞到落地企業上班,“落地的影視公司比財務公司好乾,財務公司代理企業,事情比較多,影視公司只負責一家,沒有那麼多事情。”他說。

“用工荒”背後真相

企業必須實體落地的要求,給霍爾果斯帶來了新的就業崗位。這也讓常住人口不足9萬的霍爾果斯人力再次緊俏起來。一家在當地已經落地的影視公司負責人稱,現在的行政人員工資在扣除五險一金後為3500-4000元/月,但是很難招,“公司多了,反而人少了”。”

霍爾果斯勞動力緊缺的消息曾通過網路傳播開來。有傳聞稱,由於人力不足,不少大爺大媽被企業招去辦公。不過號外從多個渠道了解到,傳聞不實,2018年四五月份,企業剛剛被要求落地註冊的時候,確實有部分企業僱傭大爺大媽進到公司充當員工,以節省開支,但這種只是個別現象。由於需給員工繳納社保的要求,以及當地監管部門排查的嚴格,企業招聘主要以年輕人為主,一家企業最多招聘一名大爺大媽擔任保潔員。

按照規定,規模再小的企業,最少也要有3個人在公司辦公。為了防止企業註冊後僅為避稅而沒有開展實際業務,相關部門會隨時對公司坐班人員進行檢查,例如坐班人員是否了解企業的具體業務、營業收入和相關的運作等方面。“註冊企業不能全招聘什麼都不懂的人,最起碼還要有人能去稅務那邊開票。”一位當地財務公司人員表示,“規模小的企業,最少要有一個人在檢查的時候能說的清楚。

事實上,大多落地的企業都沒有在當地開展實際業務,招聘進來的人員基本上工作悠閑。“一天到晚啥事沒有,傻傻地在那玩手機、玩電腦,一兩天行,待時間長了人廢了,都直接變遲鈍了,變笨了。”當地一位影視企業的員工對號外說。在辦公室坐班的往往是企業的正職員工,兼職員工一般不會坐班。但即使是兼職員工,每個月也能有三四千元的工資,正職工資就更高一些。

通常,當地的企業員工普遍身兼數職。一位房屋中介稱,“兼職的員工可以幫頂班,不需要他們做啥,只是為了配合政府政策”。但即使是正式員工,甚至是企業的當地負責人,也常常是身兼數職,擴展渠道、網羅業務、撒網掙錢。“你看我們在這裡上班,其實我們還可以做代購,像我還進進貨什麼的,其實這個收入也挺高的。”一名影視企業員工對號外笑道。她兼職在中哈合作區做代購。

值得一提的是,不論是2017年企業註冊的繁榮時期,亦或是2018年政策收緊後大批企業逃離,會計始終是霍爾果斯最緊俏的職業。稅收政策的調整導致不少企業被拉入異常名單,而負責代辦的會計也被“拉黑”,不能參與正常的會計辦理業務,這更是加劇了當地會計的緊缺。

(圖為會計招聘啟事。在霍爾果斯,會計一直是最緊缺的人才)

據當地一名會計介紹,在霍爾果斯,一名財務主管會計的工資在2萬元左右,跑外勤的會計工資也在6000元左右。

房租水漲船高

不僅人力緊缺,房租也隨著實體落地的政策逐步上漲。當地政府規定,註冊落地的企業,不得租用臨街門面房,不得使用商鋪一層,不得註冊在小區和酒店裡面,並且租房的面積要和開票量相匹配,這加劇了當地企業落地的難度。

一名房屋中介對號外表示,“霍爾果斯本地企業有三四千家,外地的企業有上萬家,因為註冊的企業要落地,現在霍爾果斯的房子不夠,所以新開發的區域正在建樓。”

企業對房源需求的增加,房租水漲船高,“賣地址”成為一些當地人新的謀生手段。個人或者中介手中掌握了房源,就可以賣給租房的企業,賺取中間差價,霍爾果斯沒有大的租房平台,房屋租賃等信息不對稱,所以掌握租房信息的人賺得缽滿瓢滿。“掙這個差價的人很多,像我認識一個男孩兒,也就是給別人找地址,他就掙中間差價。他一戶掙2000塊錢,介紹了100家,一個月掙了20萬!”當地一位會計告訴號外。

在企業“落地潮”的時候,房東也坐地起價。“以前我們租一套兩室的房子價格也就一萬三四,現在是一萬七八,而且兩萬、兩萬多的都有,就是這兩年,註冊企業過來就漲了。”當地一名房屋中介對號外說,“房東聽到風言風語就漲價。霍爾果斯特別小,信息互通,買房的人幾乎是本地人,大家都認識,就產生了互動效應,全部都漲價。”兩個月前,很多企業急於註冊和開票,“恨不得馬上就給錢跟房東簽合同把房屋租下來”,現在這種情況減少,但是租金還沒降下來。據了解,去年年底霍爾果斯的房租均價在每平米每年800元左右,現在均價已漲至1200元左右。

不是尾聲

霍爾公司的秋天來得早,來得急,也來得清冷。隨著稅收政策的調整,所謂的“避稅天堂”已經雲煙漫漶。昔日的財富像卡拉蘇河,淙淙潺潺,沒有累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