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VOA:彭斯副總統就美中關係發表演說 譴責中共多項行為

今天我想告訴你們我們對中共的行動的了解,有些行動我們是從情報評估中收集的,有些則是從公開渠道得悉的。但一切都是事實。 就像我先前所說的那樣,北京正在利用全政府的方式來推進其影響力並謀取利益。北京正在以更為主動和脅迫性的方式使用這種力量,干涉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

美國副總統彭斯周四在華盛頓演講。(視頻截圖)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的哈德遜研究所就美中關係發表講話。(2018年10月4日)

美國副總統彭斯星期四發表了話題廣泛的演說,談論美中關係。他指責中國“干涉美國民主”。

彭斯在保守派的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演說中說:“中國發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動,以影響美國公眾輿論、2018年選舉和2020年總統選舉前的環境。”

彭斯還譴責中國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進行軍事化,並對發展中國家實行“債務外交”,還試圖說服其它國家與台灣斷交。

在彭斯發表這番演說之際,美國和中國正在進行不斷升級的貿易戰。

以下是彭斯副總統講話部分內容的中文翻譯:

北京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廣泛地宣示其力量。中國船隻經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閣列島附近巡邏。儘管中共領導人2015年站在白宮玫瑰園裡說他的國家“無意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今天,在人工建造的島嶼上的軍事基地里,北京部署了先進的反艦和防空導彈。

中國這星期展示了咄咄逼人的行為,一艘中國軍艦逼近在南中國海進行自由航行的美國“迪凱特號”軍艦,兩艦相距僅有不到45碼,迫使我方軍艦迅速採取避撞動作。儘管受到這樣魯莽的騷擾,美國海軍將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在我們國家利益的要求下,繼續飛行、航行和運作。我們不會被嚇倒;我們不會退縮。

中國用所謂的“債務外交”擴大其影響力。今天,中國為亞洲、非洲、歐洲甚至拉丁美洲的政府提供數千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貸款。但這些貸款的條款就算往好里說也是不透明的,而且帶來的利益壓倒性地流向北京。

問問斯里蘭卡吧,他們借了巨額債務讓中國國企建造商業價值存疑的港口。兩年前斯里蘭卡無法償還貸款,於是北京迫使斯里蘭卡將新建的港口交到中國手裡。這個港口可能很快就要成為中國不斷擴展的藍水海軍的前沿基地了。

在我們的半球內,北京向委內瑞拉腐敗無能的馬杜羅政權提供了一條生命線,承諾提供50億美元的、可以用石油償還的貸款。中國還是該國最大的單一債權人,讓委內瑞拉人民背上了超過500億美元的債務。北京還通過向承諾配合中國戰略目標的政黨和候選人提供直接支持來腐化一些國家的政治。

自去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已說服三個拉丁美洲國家與台灣斷交,轉而承認北京。這些行動威脅到台灣海峽的穩定—美利堅合眾國對此予以譴責。儘管我們政府將遵守三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所反映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始終相信,台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

今天我想告訴你們我們對中國的行動的了解,有些行動我們是從情報評估中收集的,有些則是從公開渠道得悉的。但一切都是事實。

就像我先前所說的那樣,北京正在利用全政府的方式來推進其影響力並謀取利益。北京正在以更為主動和脅迫性的方式使用這種力量,干涉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

今天,中國共產黨政府正在獎賞或脅迫美國的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地方、州和聯邦政府官員。最惡劣的是,中國發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動,以影響美國公眾輿論、2018年選舉和2020年總統選舉前的環境。

坦率地說,特朗普總統的領導正在奏效;中國希望美國有個不同的總統。

毫無疑問,中國正在干涉美國的民主運作。就像特朗普總統上個星期所說的那樣,我們“發現中國在試圖干預我們2018年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

我們的情報界表示,“中國正在瞄準美國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員,以利用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中國正在利用一些可能引起意見分裂的議題,如貿易關稅問題,以推動北京的政治影響力。”

今年6月,北京發出了一份名為宣傳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戰略。該通知聲言,中國必須精準出擊,分化美國國內不同的群體。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北京調遣其隱秘的行動人員、幌子組織和宣傳機構來改變美國人對中國政策的看法。我們情報界一位資深職業官員最近告訴我說,跟中國正在美國各地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羅斯正在做的事情是小巫見大巫。

一些中國高級官員還試圖把美國一些工商界領袖意圖維持他們在中國的公司運營的願望作為槓桿來影響他們,要他們譴責我們的貿易行動。最近的一個例子是,他們威脅美國一家大公司說,如果該公司拒絕公開發聲反對美國政府的政策,就不批准他們在中國的營業執照。

就影響中期選舉而言,諸位只需要看一看北京針對我們的關稅政策提出的反制關稅就可以了。北京特意鎖定那些可能在2018年選舉中發揮重大作用的行業和州。有一種估算是,中國選擇打擊的美國的郡有80%以上曾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總統;如今,中國希望把那些選民調轉過來反對我們的行政當局。

幸運的是,美國人不吃這一套。例如,美國農場主跟總統站在一起,而且也正在看到特朗普總統所採取的堅定立場有了實際的效果,其中包括本星期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我們以實質性的方式為美國產品打開了北美的市場。這對美國的農場主和製造業來說是重大勝利。

中國還直接向美國選民發出訴求。上個星期,中國政府出資在《得梅因紀事報》刊登了好幾頁的插頁廣告。那份報紙是美國駐中國大使的家鄉州愛奧華州的主要報紙,也是2018年選舉的一個具有關鍵州。那些廣告的版面設計看上去像是新聞報道,把我們的貿易政策說成是魯莽的,對愛奧華州的人是有害的。

共產黨還威脅和拘押那些對問題挖掘太深的美國記者的中國家人。中共還封鎖美國媒體機構的網站並增加了我們的記者獲得簽證的難度。這發生在《紐約時報》發表了有關中國一些領導人的財富的調查報告之後。

但是媒體不是中共試圖營造審查文化的唯一領域。學術界也是這樣。

只需看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就夠了。這個組織在美國各地校園有150多個分支。這些群體幫助為在美國學習的43多萬中國國民中的一些人組織社會活動,當中國學生和美國學習偏離了共產黨路線時,他們還向中國使領館報告。

在馬里蘭大學,一名中國學生最近在畢業典禮上談到了她所說的“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共產黨官方報紙立刻斥責了她,她成為嚴格控制下的中國社交媒體批評風暴的受害者,她的家人在國內受到騷擾。而對馬里蘭大學本身而言,它與中國的交流項目本是美國最為廣泛的,突然間從源源不絕變成了點點細流。

中國還通過其它方式施加學術壓力。北京慷慨地向大學、智庫和學者提供資金,彼此的理解是他們會迴避共產黨認為危險或冒犯的觀點。中國事務專家尤其知道如果他們的研究與北京的口徑相抵觸,他們的簽證將被延遲或拒絕。即使避免從中國拿錢的學者和組織也成為中國的打擊目標。哈德遜研究所就有親身體會。在你們提出要為一位北京不喜歡的講話人主辦活動時,你們的網站遭到源自上海的重大網路攻擊。你們比多數人都了解中共試圖破壞美國今天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這些以及其它行動加在一起,構成了不斷加劇的努力,目的是要讓美國的公眾輿論和公共政策偏離堅持美國優先的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但是我們向中國統治者發出的訊息是:本屆總統不會退縮,美國人民不會動搖。雖然我們希望改善與北京的關係,但我們將繼續堅定地捍衛我們的安全和我們的經濟。

本屆行政當局將繼續採取果斷行動,保護美國的利益、美國的就業和美國的安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