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每條路都有挫折 怎麼為孩子打算

兒子考試沒考好,並且他下次可能依然考不好。於他而言,數理化就是珠穆朗瑪峰,我們用力攀登,建改錯本、找家教、題海戰術,各種施加壓力,收效並非沒有,然而要到達山頂依然遙遙無期。偏偏他的身邊又聚集著各種學霸,他與他們相談甚歡,經常在我為他聊QQ震怒的時候,輕描淡寫地說跟他聊天的同學成績班級第一名,以示聊天並不會影響學習。

我時常問他將來準備做什麼。他篤定地告訴我,沒想法。我不知道他是真的沒想法,還是想法太瘋狂,不願意告訴我。記得他在很小的時候,特別羨慕坐在小賣部門口打撲克的人,覺得那才叫生活。他的偶像是一個名叫‌‌“力強‌‌”的開小賣部的男人。力強的小賣部取名力強超市,在他從學校到家裡必經的路上。他去力強超市買文具、小零食,看到力強在沒有生意的時候,坐在收銀台里玩電子遊戲,晚上,力強與周圍的居民一起,在小賣部門口的空地上踢毽子。

當他告訴我,他希望過力強這樣的生活時,我指著不遠處正在拆遷的樓房告訴他,等他長大的時候,這種小本生意生存的空間大約已經沒有了。第一次聽的時候,他不以為然,後來,力強超市的外牆上果然寫了大大的‌‌“拆‌‌”字,他便再也沒說想開一間小賣部。

有位朋友的表弟是清華學霸,後來進了華爾街的投行,偶爾回國,朋友便讓他多帶自己的兒子一起玩,多講講華爾街的故事,增長他的見識,激發他的鬥志。有一年,她建議我讓兒子一起去。兒子無奈地去了一次,便不願意去第二次,說跟那個哥哥在一起不好玩。

他很喜歡我小時候生活過的那個三線小城市,每次去都央求我為他借一輛自行車,他騎著它輕鬆到達城市的邊緣。那裡還有許多以七層以下樓房為主的小區,每個小區里都有幾個他嚮往的小賣部。孩子們還像我小時候那樣,聚集在小區的空地上玩耍,他們的父母安心在家裡做飯,飯熟了,拉開窗戶喊一嗓子,就會有鄰居幫忙呼喚他的孩子。在我與他為考試成績爭論不休時,他曾經提出轉學去那個小城市,表示不介意以後就在那座小城市開計程車,或者開一家副食店。

看過宋丹丹的一個採訪,在她跟巴圖關係最緊張的時期,她說,巴圖啊,你是上天派來專門氣媽媽的嗎?有時候,我也覺得他是上天派來故意氣我的。他知道我心裡的忌諱與指望,所以專挑忌諱之處去闖關。

我曾經為他的未來輾轉反側。他身體平衡能力差,體育基本沒戲;啞嗓子,唱歌不行;學過畫畫,半途而廢;學過鋼琴,不及郎朗十分之一;的確從小喜歡汽車,每次去遊樂園都要開小賽車,然而玩賽車是奢侈運動,估計只能開計程車了……

養育的樂趣,在孩子小的時候更加豐盈,而一旦他慢慢長大成人,尤其接近青春叛逆期的時候,恍惚就成了一個討債鬼,要把嬰幼兒時期給父母的那些美好、快樂、滿足,全都討要回去。

他叛逆期,我憂鬱期,兩種負能量對接,經常擦槍走火,甚至戰火紛飛。在他小時候,我自信於可以影響他,跟隨兒童心理學書籍亦步亦趨,卻忽略了它們負責讓一個孩子心理健康,卻並不負責讓他成為學霸,具備世俗意義上成功的潛力。甚至有朋友提醒我,可能正是因為我過於注重孩子心理的健康,才造成他無視當下慘烈的競爭。

‌‌“你覺得心理健康、快樂就行,可是大環境如此,他心理再健康,別人吃肉,他吃菜,能快樂得起來嗎?‌‌”據說許多自信於可以給孩子快樂童年的中國父母,到一定時候,都會變得與我一樣無所適從,甚至後悔萬分。

最近,我的咖啡館旁邊開了一間新的咖啡館。店主是幾個聾啞小夥子,很會穿衣服,清爽,時尚,大約是健身愛好者,身材也保持得不錯。他們與那條街上其他人相比,最大的特點是心靜。每天把小店裡里外外打掃得乾乾淨淨,店門口今天多一塊小黑板,明天多一盆星星草,幾個人經常站在門口比劃、商量。有一天,我聽到外面轟轟的聲音,走出去看,發現他們拿來一架航拍的小飛機,小飛機轟轟前行,兩個小夥子站在鏡頭前面,一邊跳起來做各種歡快的姿勢,一邊倒退,經過我身邊時,牛仔襯衣像藍天一樣,笑容撒在上面,閃閃發光。從巷子口到他們店裡,反覆拍了幾次,每一次,他們都是雀躍的。

想到作為他們的父母,一定有過異常揪心的日子,世界如此殘酷,他們卻那樣弱小,然而當他們長大成人,不是一樣找到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圈子,自己的興趣,甚至自己的事業?

他們父母的擔憂也不過是盡到做父母的責任罷了。從最初的完全包辦與引導,到遭遇反操控,直至最終的無能為力,當孩子開始以自己的方式擁抱世界,父母驚覺自己失去了最美好的世界。然而一切都必然,一切都無法改變,過分的擔憂只是藏得很深的‌‌“我都是為你好‌‌”,如果說對於漸漸老去的父母與慢慢長大的孩子而言,還有一種情感能夠抵抗過去與未來之間的抗衡與拉扯,那就是信任了。相信他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相信他可以擁有自己的快樂,相信每一條路都有挫折,而他終究有能力戰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