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辛灝年:愛中國不等於愛中共

政黨只是一個國家的政治組織,怎麼可以放在國家前面?先愛共產黨才能愛國家?甚至不允許你愛大家心裡正在想念著、懷念著的、真正愛過的、現在還想去愛的國家——我們的中華民國?愛中國和愛中共之間重大的差別就是,我們應該愛自己的祖國,我們的民族國家,而我們不應該愛一個迫害了、殘殺了我們民族的外來的共產黨。

【編者按】十一剛過、雙十將至,每年到了這個時節,最能凸顯海峽兩岸民眾錯綜複雜的認同心理。在台灣,有人不認中華民國,揮舞著五星紅旗慶十一;而在中國大陸各地,也能看到有一些民眾冒著風險,拿出不被允許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慶雙十。五星旗與青天白日滿地紅分庭抗禮的背後,有著國共內戰的歷史糾葛與兩岸民眾的歷史傷痕,但愛中國是否等於愛中共?愛台灣又是否一定就要恨中國呢?

先有國、再有黨?

辛灝年:愛中國和愛中共之間的差別當然很大。1949年前的中國是我們的祖國,我們當然應該愛她。因為她是中華民族的民族國家,不論在文化等各個方面,她都體現了中華民族的傳統精神和現代精神。所以我們應該愛她。但我們不可以去愛一個所謂的黨。中國共產黨這麼多年不認自己的祖宗,他是馬恩列斯的後裔。在這個情況下,馬恩列斯毛鄧江胡習是整個傳宗順序。外國在中國建立的政黨,並且奪去了中華民國的大好江山——中國大陸,我們能夠愛嘛?他用外來的思想統治中國的人民,強迫人民信仰中國共產教,誰不信仰就會屠殺誰、鎮壓誰。這一種明顯的民族壓迫和屠殺。再說,在國家和政黨之間,先有國家,後有政黨,這才是正常的順序。任何一個政黨和一個國家相比,國家大,共產黨小。政黨只是一個國家的政治組織,怎麼可以放在國家前面?先愛共產黨才能愛國家?甚至不允許你愛大家心裡正在想念著、懷念著的、真正愛過的、現在還想去愛的國家——我們的中華民國?愛中國和愛中共之間重大的差別就是,我們應該愛自己的祖國,我們的民族國家,而我們不應該愛一個迫害了、殘殺了我們民族的外來的共產黨。

誰是新中國?

辛灝年:我想談一下中國大陸出現的民國熱,又叫民國潮。它已經有很久很久的時間了。在中國大陸不慶國慶慶雙十,已經是部分大陸人特別是青年民眾的很重要的活動和傾向。因為自從1985年中共為了統戰台灣的國民黨,在中國大陸掀起了規模宏大的歷史反噬運動。中國大陸的民眾在期間從感性的覺醒走向了理智的覺醒。所謂感性覺醒,就是49年以後到今天的70年,中國大陸的人民在共產黨的統治下這種痛苦的生活和今天那種渴望自由和民主的心態是一種感性的覺醒。但是由於歷史反噬讓大陸人民了解了中華民國的真實歷史,完全不像共產黨所編造的那樣,所以在了解中才知道中華民國是因為辛亥革命走向共和的國家,使中華民國初步獲得了統一。同時,在艱難的歲月里艱難的走向共和,為民主憲政做了積極的貢獻。特別是偉大民族戰爭,抗日戰爭是中華民國政府蔣介石先生領導打的,而不是共產黨所說的是他們領導打的。這一些覺醒必定就造成了大陸人民從感性的覺醒走向了理性的覺醒。而理性的覺醒才是一種堅定的、持久的、能連續發展的覺醒。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大陸很多的人的歷史觀發生了很多改變,大歷史觀形成。他們已經不再相信,49年前的中華民國是舊中國,是反動的中國,是黑暗的中國;1949年以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新中國、好中國。這個天大的謊言被大歷史觀給破滅了,為什麼。因為大陸人民把從辛亥革命前人民奮鬥的歷史的起末一直到今天100多年的歷史當成一個整個歷史階段來看,才發現誰是真愛國的、誰是真愛民族的、誰是真要走向共和的、誰是一切都是假的,並且用一個外來的思想、政治制度和模式來統治中國大陸人民。因此大陸人民現在認為,49年前的中國共產黨所建立的北京政權實際上是對走向共和的中華民國的反對或推倒,同時又是一次專制復辟,在這個基礎上建立了集權統治,這是一個原因。大歷史觀的形成幫我們了解了100多年中國歷史的發展,了解了誰才是我們的祖國,誰才是我們祖國的敵人。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也是理性覺醒最重要的貢獻。第三個,共產黨跟西方中世紀的宗教極端主義的統治一樣,採取靈肉雙治的,把人民的靈魂攥在市裡面進行殘酷的靈魂統治,誰不服從就屠殺、鎮壓、勞改,讓人民生活在極度痛苦的現狀中。所以這三大原因的狀態下,中國大陸人民開始要改變現實,要開始像台灣人民一樣也能夠贏得自由和民主。我們一定要讓我們的中華民國重新回到我們的大陸故土上來,特別是近30年前的改變,從蘇聯開始,所有的東歐10幾個共產黨國家,在他們的政權垮了以後,全部回到了自己的傳統的祖國。這樣一個現實告訴我們,我們唯一的一條路,就是回到民國,就是今天所講的民主護國。我們曾經有國一個好制度,我們曾經走向共和,我們原來的道路是正確的,如果我們把現成的道路拿回來,把中華民國曾經所有的對民主的追求重新填滿我們中國大陸人民的胸膛,同時我們把台灣的民主和自由當作我們追求的方向,那麼我們的變革過程就變得和平的多。

誘之以利、動之以情?

辛灝年:台灣人民沒有感受到大陸人民在共產黨統治下的痛苦生活,很不了解中國大陸。兩岸通行以來,幾千萬台灣人民上了大陸,但是還是對大陸不了解。中共在改革開放之後,首先的統戰手段就是用故土之情對台灣的國民黨人進行感情統戰。老一代國民黨人想要回到故土,這是可以理解的。共產黨用這種統戰方式,順乎情理,非常成功。另外,以高規格接待台灣來的國民黨中高級官員,建立真正的感情關係。所謂高規格接待,就是讓他們走紅地毯,感受偉大祖國對他們的關懷,讓他們感到溫暖。第三,就是利益輸送。國民黨從連戰開始,在大陸買地買房,獲得相當利益,已經和大陸進行利益分享。三年前我去台灣講演的時候,國民黨的高官如果聽到你說共產黨不好,臉色都變了。因為他的利益已經和大陸聯繫在一起了。共產黨在,他們在,共產黨不在,他們亡。第四,利用台獨人士不理性地反對國民黨,逼迫國民黨和外省人士在台灣待不住,甚至想到大陸去。共產黨利用這種心態拚命在台灣、派人到台灣,明的暗的鼓吹台獨,還有一大批台灣民運人士,為了錢財支持台獨。在這個情況下,台獨的不理性台獨,逼走了國民黨。國民黨去哪裡?只能找中共。而這種行為又被民進黨抓在手心,說他們親共。

辛灝年也說:共產黨有兩個縱隊在台灣,一個縱隊通過統戰的方式瓦解台灣;另外一個縱隊在民進黨煽動台獨情緒,台獨中的糊塗分子又在不知不覺當中,和共產黨聯合在一起,共同推翻中華民國。

(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