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我不幫她們賣掉孩子 她們是要去墮胎的啊!」

最近,印尼警方破獲了一起特別的案件——

四名犯罪嫌疑人明目張胆在Instagram上販賣嬰兒。

這四名涉嫌販賣人口的人販子中,有一名中介,一名買家,一名助產士,

還有一人正是被販賣的11個月大嬰兒的親生母親,一位22歲的印尼女性。

細細檢查這幾個人販子運營的Instagram賬號,

還有很多讓人感到後怕的信息:

這個賬號已經初具規模,有不少粉絲。

而它發布的信息中,不僅有親生母親賣掉自己剛出生的嬰兒,還有剛剛懷孕就在尋找買家的孕婦;

只不到7000塊人民幣,就能買一個“11個月大、穆斯林男嬰”;

他們披著“在線家庭諮詢”的名義,把嬰兒、甚至胎兒當做“解決家庭問題的良藥”賣出去…

販賣人口的犯罪,因為網路社交媒體的出現,又找到了一個新渠道….

這起交易是在10月3日被印度尼西亞東爪哇警方成功阻止的。

當時嬰兒的親生母親通過Instagram賬號聯繫賣家,

以1500萬盧比(6800人民幣)的價格,把自己的孩子賣給了網上素不相識的網友。

雖然買賣嬰兒是非法的,但母親通過Instagram賬號主理人的介紹,

還是想辦法製造了一份收養聲明,以證明孩子是被送給賣家收養,而不是作為“商品”被賣掉。

只是這份“收養聲明”並沒有什麼法律效用:

警方抓獲他們時,除了收養聲明,還找到了交易的現金和存在手機里的詳細販賣計劃。

其中討價還價的信息,足以讓這幾個人的行為被定罪為兒童買賣。

根據印尼的兒童保護法,這四名嫌疑人一旦被定罪,就會面臨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

然而,阻止了這一次嬰兒交易,並沒能讓警方和所有聽聞這件事的人安心:

經過仔細查看這個Instagram賬號,警方發現這它在過去的一年多里非常活躍,

現在已經有700多名粉絲,一直到本周四都還有網友在和它互動;

更嚴重的是,警方確認至少有4名幼兒已經通過這個賬號被販賣了出去。

在互聯網時代,“暗網”之類的網路深處存在著一些不為大眾熟知的人口買賣交易,可能並不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但為什麼在Instagram這樣的大眾社交平台,一個販賣嬰兒的公開賬號可以活躍一年多的時間,促成多樁交易,卻一直不被審查和舉報,不被警方發現?

這種“潛伏”可能和網路隱私技術沒有太大關係,而是通過偽裝的“話術”達成的。

這個涉嫌人口買賣的Instagram賬號在主頁介紹中,把自己定位為一個“為了實現家庭福祉,為家庭問題提供解決方案”的諮詢服務賬號。

但它發布的照片,有大量的隱去面容的年輕女性:

其中很多是懷孕著的年輕女性,色調都是昏暗的黑白色,看上去非常壓抑。

這些照片旁邊的配詞,是各種“年輕女性因為經濟原因不得不放棄自己孩子”的故事。

比如,其中有個女性說:她懷孕七個月了,但是不能讓家裡人知道,所以選擇把孩子送人收養;

還有一張孕婦的照片旁邊,配有她自己的詳細位置和聯繫電話號碼。

除了顯示孕婦、媽媽們的故事外,這個賬號還會給出照片中嬰兒(甚至胎兒)的詳細個人信息:

包括他們的年齡、出生(或即將出生)的地點,甚至宗教信仰。

比如這次阻止的交易中,這個嬰兒就被標籤為:11個月大、男嬰、穆斯林。

另外,雖然沒有明確地提到“買賣嬰兒”這個概念,但是這個賬號會在每條相關信息下說明:

“如有意向,請加好友進一步聯繫。”

如果這真的是一個“解決家庭矛盾”的諮詢號,

那麼從這些中介人、諮詢師角度,他們似乎還真的“解決了不少家庭矛盾”呢…

比如,本次涉案的四個人中,

22歲的年輕的母親是因為未婚生子生活困難,為了還債,才打起了賣兒子的主意。

對她來說,孩子生下來,自己沒錢又養不好,還背著一身債,不如賣掉還可以賺點錢。

於是她通過這個Instagram賬號找到了中介人和賣家,準備“脫手”自己的兒子。

而嬰兒的買家,是一位和丈夫結婚七年的女性。

她和丈夫從結婚以來都特別想要一個兒子,但又一直沒有成功,婚姻生活漸漸變得很不幸福。

為了解決這種不幸福,她最終選擇通過Instagram買一個兒子。

雖然她被抓到後為自己辯解稱,說自己“買兒子”是因為看到這位年輕的母親太可憐了,所以才想要幫幫她的...

這樣一來,養不起孩子的年輕媽媽輕鬆了,想要孩子卻沒有孩子的家庭圓滿了,甚至原本要在貧困中生長的嬰兒也可以過得更好,還順便讓中介們小小賺了一筆,

“感覺是一個四大歡喜的交易啊!”

披著“諮詢”的外衣,這個賬號一直以來都能吸引到一些“合適的買家賣家”。

根據警方透露,這些中介商要在印尼找到合適的賣家其實並不難:

印尼因為宗教原因,很少有未婚女性能在懷孕後順利地得到終止妊娠的服務,因此也很少有人能夠順利墮胎;

很多女性迫不得已生下了孩子,得不到家庭的支持,自己也養不起,備受壓力,所以不得不選擇把孩子“送”人。

而想要孩子卻沒有的家庭也多得是,所以在印尼他們的“賣家”也很多....

對於這些把孩子當做資源的人來說:

“有需求就一定會有市場啊,給供需雙方牽線搭橋,

還能解決雙方個人、家庭困境,不挺好嗎?”

在面對警方質疑時,這個中介人依然認為自己做的事情是為了他人家庭福祉好,尤其是在幫助那些年輕的女性:

“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非法的,但是我覺得我是在幫助那些絕望的女性。

如果我不幫那些懷孕的女性賣掉孩子,她們可能就會選擇墮胎啊!”

也就是說,在這個中介人看來,墮胎是一件比“販賣人口”更加無法接受的事情...

然而,仔細想想這種“解決家庭問題”的方法,其實非常荒謬。

首先,他們私下通過金錢交易的方式買賣嬰兒本身就是嚴重的違法活動。

雖然看似都是“收養孩子”,但通過法律途徑的正規收養,是要對收養人的資質進行考察的。

不是只要出了錢就能有個孩子。

中介商和親生父母都沒有機會確保孩子能夠健康成長,更無法預料孩子將來面對的會是什麼樣的待遇:

是被重金求子的養父母百般疼愛?

還是像曾經被曝光發現的性虐案件中的受害者那樣,被當做性奴養大?

其次,就算是嬰兒的親生父母,也沒有販賣、支配自己嬰兒的權利。

“為了嬰兒本身的權益著想,通過合法機構將嬰兒送養別的人家”,

和“為了自己的利益把嬰兒出售”,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前者把嬰兒當做有完整人權的個體,在無奈的現實處境中為其尋找更為合適的成長環境;

而後者則是把嬰兒當做一種產品,可以被販賣、交易、討價還價,可以被用來“解決家庭問題”,一切都不是為了買賣雙方好;

更嚴重的是,人們可能無法確定,被販賣的嬰兒、兒童最終會被“買家”怎樣對待。

目前,印尼警方還在繼續追蹤這個賬號相關的信息,警方的發言人也無奈的表示:

兒童販賣在印尼並不是一件新鮮事,

只是通過Instagram這樣面向大眾的途徑達成的,還是頭一次發現。

所以,他們也會全力追查並督促相關監管審核,力圖儘快消滅人販子在社交媒體上的活動空間。

的確如他所說,Instagram買賣兒童可能只是一個“新渠道”,

但東南亞地區的兒童販賣問題卻是個老問題:

新的途徑層出不窮,新的案件持續產生,

不斷有人在出生,不斷有人在被販賣,

孩子們甚至在還是個胎兒階段,就已經被人盯上了...

不知道法律的監管和警察的追蹤,究竟能不能跟得上人販子們的速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