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19歲女孩感染艾滋報復社會 傳給2000男

園,是遠離浮華與喧囂的凈地,這裡,唯有朗朗的讀書聲,和不含雜質的自由清新的呼吸...這樣的描述應是我們內心所期盼的孩子們應有的校園生活。

然而,很多校園現已今非昔比。

01

最近,上海部分高校安裝了有「HIV尿液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賣機,艾滋病檢測包被隱藏在普通飲料自動售賣機里,可匿名購買並匿名查詢檢測結果。

不久後,有新聞報道上海同濟大學的艾滋病匿名檢測包,僅用時6個小時即售罄。

我們多麼希望這些孩子只是出於好奇買來看看,可第二天的投樣箱中,樣本卻一份不少……

更可怕的是,三台自助售賣機共回收37份,通過檢測,陽性結果居然就有2份,3份因故檢測不合格。

去年,北京市也在多所高校安裝了此類售賣機,據《北京青年報》報道,清華大學售賣機在裝不到3天後,檢測包就都已售空。

艾滋病,好像距離很遠,但一提到這三個字就讓人畏怯,大學本該是一個美好的代名詞,但現在卻成為了艾滋病的高發地和重災區。

「艾滋病」、「象牙塔」,兩個詞看似毫無瓜葛如今卻被一串串急劇攀升的數字緊緊地捆綁在一起。過去在人們心中純潔的高校怎麼了?

那些感染了艾滋病毒的大學生,小小年紀該如何承受這樣的打擊?在青春最好的年華,卻經歷了身體以及心理上最痛的折磨。

02

然而,就在我們為他們感到無比痛心的同時,竟然有些大學生竟然明知道自己已經感染了艾滋病毒,卻故意把病毒傳染給他人,只為報復社會!!

據環球網綜合報道,肯亞一名19歲的女孩患上艾滋病後決定報復社會,喪心病狂地蓄意將HIV病毒傳染給至少2000名男子,3個多月就導致了324名男子染病。在參加一次派對時,該女孩喝醉後與一名男子發生了性關係。當發現自己的艾滋病病毒檢測呈陽性時,她找到該男子,但男子卻堅稱自己並沒有艾滋病。

這樣的經歷讓她很崩潰,「我發誓要讓儘可能多的男人染上艾滋病」。她坦誠自己已經把艾滋病傳染給了324名男子,其中有156名是她正就讀的大學的校友,其他的則是政客、教師、律師、名人等已婚男子。

無獨有偶,國內也曾發生過類似的事情。浙江傳媒學院某大學生故意將艾滋傳染給自己的同性伴侶。

萬幸的是,受害人及時服用阻斷藥物逃過一劫,但治療過程中所被迫承受的精神和肉體方面的雙重壓力也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心理陰影。

這些真真切切的事情,不是發生在骯髒漆黑的地下室,也不是發生在毒瘤橫貫的黑社會,而是發現在青春活力的象牙塔。

早在數年前,南京也發生過類似案例,當地某大學有一名黑人留學生,被查出患有艾滋病,依規定被遣送回國。

在回國之前,疾控中心要求他說出和他發生關係的所有女生的資料。他竟這樣告訴疾控中心工作人員:「我來中國2年了,我又沒有女朋友,總要找個女孩解決一下個人問題。反正我每個星期都要找一個,我也不知道她們怎麼聯繫。」

連年高速度增長的大學生艾滋病感染病例對於學校、對於社會、對於每個家庭都是一場噩耗,而社會所營造的氛圍,更是助力了這些毒根的生長。

高校聚集地周圍,匯聚了各種小旅店和時尚賓館,有些旅店僅能擺放一張雙人床,衛生狀況令人擔憂,最便宜的每人每天幾十元。這些高校周邊的住宿場所目標直指大學生人群,大打價格牌,卻埋下了艾滋傳播的大隱患。

更有醫院推出了「學生人流半價」的廣告!

隨著社會的進步、西方思想的衝擊,人們對於性話題和性行為的接受程度逐漸升高,大學生的性觀念趨於開放化,性行為趨於普遍化,但是對性知識的缺乏及艾滋的預防能力卻令人堪憂。

據多項調查反映,大學生對於性知識和艾滋病知道的很少。

一方面家長對於這方面對孩子從來是避之不談,另一方面,傳道授業的大學,也忽視了人生的「必修科目」:性安全教育。

03

不僅在校園內,校外的花花世界對處於大好青春年華的少男少女們,也有著更多埋藏著毀滅的誘惑。

前段時間,在一則被瘋傳的視頻(現已被刪除)里,一名男子在與一女子發生性行為後告訴該女子自己是艾滋病患者,得知真相的女子全然崩潰,蹲在牆角撕心裂肺地痛哭。

「我騙你幹嘛?我真的有艾滋。」看著女孩無助地發瘋,該男子還邊拍下現場的「戰果」視頻邊雲淡風輕地說出這樣的話,彷彿只是告訴她即將被傳染一個小小的感冒。

事發不久,台灣一名女藝人在微博爆料稱,視頻中攜帶艾滋病毒的男人是一名影視製片人,艾滋中期,以潛規則女演員的方式惡意散播艾滋病毒。

其他圈內知情人士也紛紛指認發聲,提醒同行小心受騙。

該爆料者的另一條微博也讓我們引起了重視。

爆料者稱,該女孩當時去應聘演員,接受了潛規則,結果不僅被傳染艾滋病毒,還墮了兩次胎,更讓人感到遺憾的是,該女孩拒絕了爆料者的勸阻。

每個人都有追尋明星夢的權利,夢想是高貴的,它不應該建立在骯髒的交易之上,醒醒吧,姑娘們!

觸目驚心的案例屢見不鮮——

發生性關係之後,一女生收到一個很大盒子……打開一看是一套壽衣,還有張紙條,上面寫著:歡迎加入艾滋俱樂部......

現在整個社會尤其是年輕人對性的觀念越來越開放,他們認為婚前性行為、多性伴侶是一件極其平常的事情。

但是人們在享受性開放的同時,肯定有一天會嘗到它帶來的惡果,現在這個惡果正逐漸呈現。

04

中國到底有多少艾滋病患者?

2017年12月01日報道說:71.8萬。

2017年上半年增加人數:67751人。

這是最權威的數字,來自中國疾控中心。

不過,還有一個讓人忐忑不安的數據:全國仍有20到40萬感染者未被發現。這不得不讓年輕人以及各位家長們揪心。

當然,說這麼多,我們的初衷並不是要大家排擠遠離艾滋病人,畢竟這些惡意報復社會的HIV感染者也只是這個群體中的一部分。

我們更多地是想提醒作為家長各位,性教育應該始於出生,終於生命終止。

出生零歲就有性教育?

是的,除了性知識外,父母親密關係的實踐、原生家庭的狀態對孩子都是一種言傳身教的性教育。

媽,我是從哪兒來的?

垃圾箱里撿的。

我朋友喜歡男生,可他自己也是個男的。

那是神經病,你千萬別理他。

媽,我們班有個女同學今天屁股流血了,她是不是病了?

別瞎說,你以後也會這樣。

為什麼?

別問了,長大你就知道了。

這就是我們小時候的性教育,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呢,是不是因為父母一看到性教育,首先就想到「啪啪啪」,才讓大家談性色變呢?

可性教育的核心,怎麼就只剩下「啪啪啪」了呢?

中國人由於幾千年來的禮儀之教,感情上比較含蓄保守;而西方人相對來說比較奔放和直接。在對待青少年性教育方面,尤其是這樣。

那麼,中國家長和西方家長在對待孩子性教育方面都是如何進行的呢?

在中國,「性」不是個能攤在桌面上聊的話題

中國人給人的印象就是保守,不願在公開場合談論性和隱私。

身體開始發育的時候,父母不會告訴我們這是正常現象;來大姨媽的時候,父母不會囑託我們應該怎麼照顧自己;

日漸發育成熟以後,父母也不會告訴我們怎麼避孕,如何保護自己。

中國父母骨子裡守著自己的傳統,看到電視里有曖昧一點的鏡頭就會把我們支開,我們問起來他們也支支吾吾。

被封禁的性教育

實際上,對於現在很多父母來說,性教育還是封禁教育。把子女關在一個自以為完全接觸不到性的環境里,就是對子女最好的教育和保護。

孩子對於性的認識,可以來源於網路上不成體系的隻言片語,來源於笨手笨腳的摸索,就是不可以來源於父母和學校。

孩子對於性的認知,可以來源於電視上的緊急避孕藥廣告,來源於電影里的意外懷孕場景,就是不可以來源於正確的避孕理念。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多倫多華人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