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安迪: 香水也成了北京大氣污染源?

2018年10月15日,民眾在北京紫禁城前照相,這一天空氣污染嚴重。(NICOLAS ASFOURI/AFP/)

10月13日,一則《北京大氣污染竟是源於香水髮膠》的文章引起關注,文章中北京市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石愛軍說,在北京的大氣污染中生活源佔比越來越高,比如所有帶香味的日用消費品都含有揮發性有機物,特別是香水、髮膠、空氣清新劑、殺蟲劑、清洗劑等氣霧劑。

文章後面羅列了一些數據和證據,讓人看起來頗似那麼回事。

然而似乎讀者們並不買賬,有的說,上次不是說炒菜造成的嗎?反正和三桶油沒關係,和工業房地產沒有關係。

有個網友直接就說,歡迎走進科學!

有的網友似乎說出了關鍵:馬上就要試水了,還有一個月就要開始供暖,是大型仙俠劇的預告?

在筆者看來,這專家被放出來,把霧霾源說成是百姓生活造成,是提前替體制撇清關係。

中共因敵視真理真知,永遠不可能掌握真正的科技,但它為了維持統治又必須保持每年一定百分比的高速經濟增長,所以它最終選擇了污染環境、破壞資源、壓低勞工權益的經濟模式力圖達到以量取勝,這種模式高能耗、高污染、資源損耗大、產品質量低,其中能源消耗超過全球能源消費的四分之一,2017年中國一次能源消費量31.32億噸油當量,居全球第一,煤炭、石油、天然氣佔比為60%、19%、7%。由此可見,能源消耗仍以煤炭為主,每年約消耗煤炭40億噸,2017年中國原油進口量超過美國,首次成為世界最大的原油進口國,石油對外依存度升至67.4%。

當年柴靜的《穹頂之下》告訴人們,霧霾的成因主要就是過量消耗低劣的燃煤、燃油所致。燃煤由於多年開採,已經大量使用高污染的褐煤,燃油多為從中東地區進口的高污染重質原油。

以北京為例,污染來自兩個主要方面,尤其是圍繞京津冀地區的幾個省份,集中了幾千家發電廠、水泥廠、鋼鐵廠、建材廠,據說這些能源消耗大企業是造成北京污染的首要因素,其次是北京市數量日漸龐大的城市機動車。

可能是柴靜的節目真的起了作用,也可能是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天天檢測空氣質量讓中共掛不住了,反正中共自2016年開始,就在全國範圍展開環保檢查,力度之大、標準之嚴,超過以往,尤其是環北京的27市鋼鐵有色水泥等眾多行業全面限產停產,一時間致使無數企業陷入困境也在所不惜;後期開展的一刀切式的煤改氣更令許多民眾凍病凍傷,其間還發生封爐封灶不讓生火做飯的極端行徑,可以說,中共的確是為了讓北京的空氣質量達到所謂的APEC藍已經竭盡所能。

據中共官方消息,北京的污染結構已經發生重大變化,在北京能源結構中,煤炭佔比不足10%,平原地區已基本實現無煤化;產業結構中,第三產業佔比80%以上,和發達國家產業結構基本相同;5500家“散亂污”企業清零,油品質量從國四提高到國六,全部淘汰黃標車。

看來能做的都做了,所有的污染源都得到了處理和控制,那麼就一同坐等APEC藍吧。然而北京的環保專家卻提前一個月出來告訴民眾,香水、髮膠、空氣清新劑等已經成為新的污染源。意思是不是說,如果一個月後北京開始供暖,如果那時又出現霧霾,沒有別的原因,是香水、髮膠、空氣清新劑造成的?

其實,這麼多年都過來了,北京的霧霾人們都見怪不怪了,霧霾背後的原因也沒有太多人有興趣總去琢磨,至於非要把霧霾原因引到香水上去嗎?就說是燃煤造成的,不行嗎?

或許我們能從當年的北京市長王安順的一番話中找到答案,在2014年北京人代會朝陽區代表團審議現場,王安順說,“現在專家解讀多了,也不知道誰權威,昨晚我又看見13個院士提出一份報告,說(霧霾的)原因還沒查清楚,要求儘快開展研究。但我覺得,不就那麼幾個方面,我也不研究深層成因,你們說哪兒是污染源,我們就做哪幾件事。你說控車貢獻率不是那麼大,但我們也做了,該關停的企業2000多家,我們關了,幾個方面全都做完了,你說它再有霧霾,我就……”言下之意——“殺了我也沒用”。

自稱能戰天鬥地的中共,面對霧霾的成因就是弄不明白,就像王安順所言,該控的控,該關的關,什麼都做了,要是又出現霧霾被打臉,怎麼交代?只好提前出來放出口風,說香水也是造成霧霾的原因。

其實,華北大面積霧霾的成因既然沒有搞清楚,就要允許進行探究。早在2013年,一位自稱為馬克安的物理博士稱,經過他研究,中國霧霾的原因只有一個,來自鄂爾多斯地區煤鈾混合礦出產的低價低質燃煤導致的,簡單說,這種含有高含放射性鈾的燃煤被燃燒使用之後,放射性鈾的粉塵大量散布到城鄉各處,通過威爾遜雲室效應,能夠大大促進霧霾的形成和延長其持續時間,最終導致核霧染,嚴重危及民眾生命安全。

當然,中共是絕對不承認,稱馬克安所說是偽證據、無依據,對其討伐之後迅速刪貼。然而在筆者看來,馬克安的系列文章邏輯性強、有理有據。更有意思的是,筆者曾經在多年前讀過一篇文章,該文章稱在中國北方,由於供暖企業為了降低成本,大量購進內蒙古大營煤礦的低質煤,這種煤要比其他地方的煤每噸便宜大概200元,這是個相當大的差價。該文章的作者,用儀器測量了使用這種燃煤的大小許多鍋爐,測量結果顯示,這些鍋爐含有高放射性,用他的話說,這些鍋爐就是一個個的小原子彈,而那些空氣中凝聚不散的霧霾,就是這種燃煤產生的粉塵所致。遺憾的是,筆者沒能在網上找到這篇文章。這位作者和馬克安應該不認識,而他們的研究卻得出了一致的結論,值得人們關注和思考。

中共自己無能,卻對探究者封殺、刪帖,是不是被點到了痛處?從這個角度也能看出,中共根本不怕謠言,怕的是對真相的探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