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投資理財 > 正文

我以北京2居價格買別墅 泳池長毛草坪進羊

導語:北京二居室的價錢,在國外卻能買到數百平米的帶院別墅。看上去是誘人的高性價比,卻也有意想不到的遭遇和麻煩。

中國人對購房有一種特別的熱情,以至於漂洋過海,投資版圖早已擴展到世界各地。

北京二居室的價錢,在國外卻能買到數百平米的帶院別墅。看上去是誘人的高性價比,卻也有意想不到的遭遇和麻煩。

當國內的房價已經影響甚至支配人生選擇時,換一種視角去看看別處的生活,也許有別樣的體驗。

每日人物聯繫了4個分別在紐西蘭、美國、日本、澳大利亞買房置業的中國人,講講他們在國外買房、生活的故事。

打理草坪累得我腰酸背痛

一隻野雞飛進我院子里的時候,我還在除草。

我和雞都嚇了一跳。作為中國人,我的第一個念頭是“這雞是燒著還是燉著好吃”。只是我剛動了抓它的念頭,它就被我手裡的割草機嚇飛了。

此時距離我買下紐西蘭的這套別墅還不到1周。這套300平米左右的別墅,附帶一個600平米的院子,還有一個雙層車庫。車庫的第二層比我以前租的房子都大。開車的話,十多分鐘就能到公司。

我買的別墅位於奧克蘭,紐西蘭的第一大城市。論地位,應該相當於國內的上海了。但我對比了一下房價,500萬在上海只能買個兩居室,但在奧克蘭買個別墅卻綽綽有餘。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又陸續見到了野兔、松鼠、野羊,有一天還見到一隻羊在我的草坪上拉屎——前一天我還躺在草坪上打滾來著。

不得不說,紐西蘭的空氣是真的好。躺在院子里,藍天白雲總能讓我心情舒暢。空氣里有潮濕的海風,還有青草的氣味,像久違了的在從前老家山村才能聞到的味道。

這種好心情沒持續幾天,第二種意外又來了。紐西蘭空氣濕潤,草長得很快,我家門口的草坪很快雜草叢生,還開了白色的小花。我花了一整個下午,用打草機把門口600平米的草坪打理了一遍。

最後那叫一個腰酸背痛。而修理完的草,像是被野生動物啃過了一樣。

紐西蘭這邊的房子都一個特色,就是都會有deck,英文里翻譯成甲板,有點類似於房子的露天陽台,是純木質的。很多當地人都喜歡在deck上曬太陽,或者喝點酒,頭上撐個巨大的陽傘,很享受。我也在deck上弄了一個烤箱,生上火,上周烤了兩打生蚝吃,很過癮。這邊生蚝摺合100人民幣一打,都是剛從海里撈上來的。

有一次,我到朋友的莊園里去玩,一些野山羊跑了進來,這些野山羊在當地數量太多,已經成災,因此可以合法捕獵。我們打了幾隻野山羊,還抓住了一隻,只是它實在是太靈活了,不得不給它套上了枷具,養在莊園里。我看到它的時候,它總想從柵欄里鑽出去。

這邊的治安也有一定的問題,當地的毛利人和島人普遍好吃懶做,常常做些小偷小摸的事情。我的同事把車停在路邊被偷了,所以我打算在家周圍裝幾個攝像頭。

除此之外,一切就都還不錯。唯一遺憾的是,我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house里確實有些寂寞。冬天的時候,我只開一個房間的暖氣,住在其中的一個卧室里。除此之外,房子其他的地方都是黑暗的。只有在這樣的時刻,我才會想到,此時北半球的家鄉正是溫暖的盛夏啊。

房子買的越多,交的稅越多

在美國買房子,最大的問題是稅太高了。

之前只是看美國的房子並不貴,比如,我們看中的新澤西一處頂級學區房,房價90萬美元。

最開始我還疑惑,這麼便宜為何不多買幾套。後來發現,買了房子每年都要交房產稅。我這個房子,每年都要交18000美元的房產稅,房子買的越多,交的稅越多。

美國經歷次貸危機之後,房地產市場一直低迷,也與高額的稅分不開關係。

我在這邊買了房子,孩子就能在這邊的學校上學,也不用什麼七七八八的證明,只要有居住證明就夠了。

因為是頂級學區,也使得我們的房產稅增加了不少。不過,儘管如此,也比國內的便宜。

比如,西城區學區房現在10萬一平米,600萬能買個60平米的老房子,使用面積可能只有40多平。但這價格,在紐約,我能買到一個佔地1畝的別墅。

在美國買房還有一些比較麻煩的地方,就是買賣雙方都要請律師,律師費1500美元左右。也得找中介,在公開的看房日,大家都去看房子,把自己的心理價位提交一個offer,到時候中介從offer里選擇出價高的買家。流程比較專業,但是比較複雜。

買房後,我沒考慮過修游泳池。因為修了之後,房產稅就更高了,更不用說遺產稅。在美國,如果要把房子當做遺產傳給下一代,還得交40%的遺產稅。

住在別墅里,打理起來確實很麻煩。我上班比較忙,就買了個掃地機器人。其他鄰居的灌木叢都修成了圓形,很漂亮,而我們家的院子簡直沒法看。

另一個問題是會有螞蟻進來,畢竟房子是木質的。我很討厭螞蟻,爬得到處都是,直到我去超市買了專門除螞蟻的藥膏擠在門口。為了照看孩子和打理家,我把媽媽也接到了美國。本來我們計劃在門口的院子里鍾一些蔬菜,但我媽也不怎麼會,就撒了一些南瓜種子,現在已經開花了,就是不知能不能結南瓜。

只要不合秩序,就會被人鄙視

在日本生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你買了房子。

比如在路上開車,遇到行人過馬路,車是肯定要停下來讓人的,如果你不讓,就會被人鄙視。我每次停下車讓行人通過時,行人都會停下來跟我表示感謝,還會鞠躬,讓我覺得所做的事情是有回應的。這在整個日本社會已經成為一種氛圍,不遵守秩序的人就會感受到來自社會的壓力。

這種壓力如影隨形。我認識一個朋友,買的是日本的一戶建,也就是那種獨棟的小樓。這種房子需要把門口的草坪打理乾淨,如果家門口臟髒亂亂的,鄰居就會看不下去,鄙視你。在日本生活,偷懶和不講公德都是行不通的。

眾所周知,上個世紀90年代初日本經歷過日元貶值、房價崩盤。日本人常把隨後的20年稱之為“失去的20年”。我問那些四五十歲的公司客戶,他們都對當時的狀況心有餘悸,房價從小城市開始暴跌,最終影響到東京,房價被腰斬。人們還不起高額的房貸,許多房子被銀行收回,但這些房子最終也爛在了銀行的手裡。

接下來是漫長的恢復期。如今東京要開奧運會了,日本房價稍見起色。我這個時候在東京買了一套兩居室的公寓,房價一平米約4萬左右人民幣,遠遠沒有到20多年前日本經濟衰退之前的水平,同時貸款年利率只有0.7%,基本相當於無息貸款了。

房價崩盤給日本人帶來的很多影響是潛在的。比如日本年輕人更喜歡租房住,加上日本的企業員工調動非常頻繁,租房比買房更方便。我認識的幾個日本人更注重當下的享受,過著0存款的生活,賺多少就花多少,也不願結婚,今朝有酒今朝醉。

但在我這個中國人看來,日本買房是很划算的。日本公共交通很發達,我這套房子地段不錯,出門步行去地鐵站只需要8分鐘,買下來是4400萬日元,摺合人民幣約270萬元人民幣。如果出租的話,每個月可以租到15萬日元,這樣二十幾年就可以收回房款了。

不過我是用來自己住的。日本的許多公寓都是歐式裝修風格,我住得也比較習慣,唯一不同的就是看電視要收版權費,哪怕安裝國內的電視盒子,電影和電視劇在日本也看不了。

如果你看盜版的電視,別人知道了也要鄙視你。

我得習慣和野生火雞一起走在馬路上

為了追求一下“土豪”的感覺,我剛來澳大利亞留學的時候,就租了悉尼富人區的別墅住。

沒想到剛住沒多久就被嚇到了,這邊的別墅都不用鋼筋混凝土,普遍用的是木材,給了昆蟲活動空間。那天我在廚房做飯,發現一個蜘蛛趴在洗碗池裡,黃色的身體,全身都是毛,足足有我的巴掌那麼大!

我嚇得尖叫一聲,拿起殺蟲劑對著蜘蛛噴了5分鐘,才把它噴死。

不過別墅如果花心思打理的話,住起來其實也不錯。院子里,房主種了許多花,還有一棵檸檬樹,結下來的檸檬是純天然的,泡水很好喝。院子大的另一個好處就是有很多和家人一起玩耍的空間。當地人特別喜歡玩飛盤,兩人隔個幾十米,互相扔來扔去,邊扔邊笑——這在國內完全沒法玩。房主人還搭了一個蹦床,孩子們有時在蹦床上玩耍。後院,還有一個游泳池。

不過游泳池更像是一個裝飾。因為維護起來真的太費事了,要消毒、清洗泵機,如果日子久了,還會長青苔,得專門雇一個人打理才行。要我自己去做,是肯定做不來的。

澳大利亞人特別喜歡養狗,國外的狗體型特別大,有的還帶著口套,弄得我很害怕。

在當地生活,另一個不習慣的地方,是他們的生活節奏實在太慢了。一條輕軌,修了兩年了還沒修好,據說還要再修兩年。工人也不會讓自己累著,下午四五點就下班,跑去酒吧喝酒享受生活去了。

這幾年澳大利亞的房子也在慢慢上漲。我在墨爾本買了棟別墅,又在布里斯班買了個市區的公寓。墨爾本是澳大利亞的第二大城市,也被評為“全球最適宜居住”的城市之一,布里斯班則是澳大利亞第三大城市。

在澳大利亞的家圖/受訪者提供

之所以一下買了兩處房產,是因為澳大利亞買房最好的一個政策是,可以簽租金回報協議。墨爾本的那套別墅大概花了52萬澳元,布里斯班的公寓大約42萬澳元,澳元和人民幣的匯率約為1比5。簽的協議中規定,買了房子之後,一年我最少可以有5%的租金回報收益。

另一方面,澳大利亞的首付很低,可以首付10%,貸款90%,我現在用兩個房子的房租,就可以和貸款相抵了。

但風險也是有的,當地會控制外國人來這邊炒房子,因此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出一個政策,這是無法預期的。

在這樣的城市過日子,需要習慣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我得習慣和野生火雞一起走在馬路上,也得習慣當地並不可口的華人飯館。好在我也明白了一個道理,生活可以有許多種,而在哪裡生活都得適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每日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資理財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