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揭發污染被打壓 攝影師盧廣:我不是為自己

「你們拍照,要拍對社會有作用的題材」,以拍攝中國環境污染聞名的攝影師盧廣日前表示。他為了拍照被人打過、被拘留過,但始終沒想過放棄,因為照片曝光就有機會改變現狀。

2009年,盧廣拍下江蘇省常熟市氟化學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廠,在沒有處理污水的情況下,透過埋在長江底的管道,在1500公尺外排放。照片曝光後該廠整治,情況獲大幅改善。(翻攝自盧廣作品)

「你們拍照,要拍對社會有作用的題材」,以拍攝中國環境污染聞名的攝影師盧廣日前表示。他為了拍照被人打過、被拘留過,但始終沒想過放棄,因為照片曝光就有機會改變現狀。

盧廣今年57歲,曾以「關注中國污染」專題獲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攝影獎。從1998年拍攝京杭大運河開始,盧廣拍了許多反映中國污染議題的照片。

18日,他在上海一場講座里,分享自己多年拍攝環境議題的成果和心得,包括如何保護自己、與工廠及官方周旋。

盧廣拍攝污染工廠時,會把相機裝在不顯眼的背包里,然後研究工廠後門在哪裡,這樣才有機會看到廠方運送污染物。

為了趕在工廠主管出現之前拍到照片,他得起個大早,並準備香菸送給看守的工人,建立朋友關係。盧廣笑說,「很多照片就是這樣拍成的」。

多年察言觀色讓盧廣練就出這樣的功力:趁著工廠老闆轉頭,從背包中拿出相機「喀嚓」,就能拍到不該拍的廠內照片。

從取出相機到放回背包,過程不過10秒。然而,天天拜訪工廠老闆、員工,一起喝酒抽菸取得信任,花的卻是一周或一個月的功夫。

基層民眾受害於污染最深,他們是盧廣堅持不斷拍下去的動力之一。2005年他在內蒙古烏海市工業園區,遇到一群來自附近村莊請願的村民,正在興建的石油加工廠佔用了他們的耕地和草原,而且沒有任何補償。

村民看到拿相機的盧廣,一擁而上訴說冤情。相關照片發表後,國家環保部門介入,村民拿到賠償,卻也被迫遷村。

在他眼中,民眾是污染的受害者,但工廠老闆又何嘗不是?他們聲稱,是受到地方政府用政策吸引,污染見了報後,地方政府又要他們關廠,已經借了的錢,該如何償還?

盧廣告訴中央社記者,問題在於:工廠老闆想要更高的利潤,地方政府官員想升官發財。他把問題找出來發表給媒體,「中國發表不了,我拿到國際發表」。

2015年之前,他在中國西部內陸就曾拍到,工廠廢水沒有經過任何處理就直接排放到黃河,雖然工廠後來不排入黃河了,卻直接排進沙漠或土壤,污染地下水,「觸目驚心」。

為了能取得好照片,盧廣被警察拘留過、被工廠的人打過,因為「你不讓我們吃飯,我們也不讓你吃飯」。無論發生什麼情況,他用身體護著相機,必要時也會求饒,邊奔逃邊換記憶卡,或刪除檔案後再想辦法恢復。

盧廣說,家人也曾接到恐嚇電話,哭著要他別幹了,「我不是為我自己干,是看到那麼多百姓的問題,他們上訪被抓去、又被判刑,要為他們呼籲。」由於至今還沒出過「重大事故」,他說妻子還是支持他的。

20年的污染議題拍攝下來,中國的環境改善了嗎?他觀察,很多工廠確實越來越好,證明環保要求是可以達到的;但也有些污染只是「化明為暗」,譬如原本近海海面可以看到明顯的污水區域,如今只是把排放管道埋得更深,表面看不出來。

盧廣還拍過愛滋病患、吸毒者等不同的社會群體,手邊進行的專題是拍攝1949年後來台的老兵。同時,他正在把過去近20年來拍照過程發生的故事和觀察整理成書,由於內容敏感,這將是一本無法在中國大陸出版的書,未來會在哪裡出版還沒規劃。

以拍攝中國環境議題聞名的中國攝影師盧廣,18日在上海分享相關拍攝經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