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股市排雷忙 大股東們花樣套現的錢都去哪兒了?

01

九月份以來,大A股的一個景象引人關註:地方國資紛紛出手買上市公司,必康股份、合力泰、易見股份、英唐智控等等多家資本市場較出名的公司都被收了。

投身國資的這些民營上市公司,絕大多數都是今年股價下跌,其中普遍跌幅超過30%,也不乏腰斬甚至跌更多的,可謂慘不忍睹。

地方軍不聲不響地買買買還是無法穩定市場,大跌小跌不斷,於是,他們一邊動手一邊開始張嘴吆喝:先是深圳,對外公布設立專項工作小組出錢接盤;接著北京市海淀區也有樣學樣,區屬國資和東興證券發起設立支持優質科技企業發展基金,基金規模100億元。

後續各地的國資還會有更多配套措施多管齊下幫助上市公司脫離困境。

02這波大跌的困境到底是什麼?

原因之一就是源自於股票質押比例過高,在股價下跌的時候可能會出現平倉閃崩風險。

這種風險原本不大,但因為缺錢,搞股權質押的股東越來越多,比例越來越高,隨著股市不斷下跌就成了大雷。

為啥會這樣?咱們從頭講講。

股票質押主要是給上市公司的股東提供的一個融資渠道,相當於可以用自己手上的股質押貸款,跟拿房子質押貸款類似。

這為什麼是顆雷,因為它會引起骨牌效應:

上市公司股價陰跌,跌破補倉線,這就要求質押股票的股東追加質押物、保證金,而一旦跌破平倉線,就該強平了,一旦強平,涉及到的股票不管市場怎麼樣都要果斷掛出低價賣單拋售股票,基本一瀉千里,對市場的衝擊可以想見。

目前的數據仍然很危險:截止2018年10月16日,A股市場有2163隻個股存在股權質押,其中有982隻股價跌破預警線,584隻跌破平倉線。

所以政府排雷的任務艱巨啊,國資一邊買,一邊出政策要求不強平,避免更大波動,這讓借錢給股東的機構很痛苦,不強平,借出去的錢完全沒保證啊,本來想賺個利息,但現在有虧老本的風險。

03

大家為這事操碎了心,回到源頭,那些股東們質押拿了錢到底幹什麼去了?這裡面還真是五花八門,有的可憐,有的可恨。

最惡劣的股東,質押了股份後跑路了,變相套現,留下一堆爛攤子。

最典型的,像華業資本,大股東質押套現實控人在國外,二股東用蘿蔔章詐騙借錢逾100億跑路失聯。

華業資本九月底公告稱,子公司西藏華爍投資有限公司通過北京景太龍城投資管理中心投資的應收賬款債權出現逾期。

然後他們去追債,結果發現應收賬款的債務協議是偽造的。華業資本派了律師去陸軍軍醫大學第一、第二、第三附屬醫院,結果發現債務協議都是假的。

公司現有應收賬款存量規模101.89億元,全部從恆韻醫藥受讓。其中公司使用自有資金直接購買應收賬款規模為27.25億元;公司參與認購應收賬款優先順序和劣後級金融產品規模為37.17億元;其他金融機構參與認購應收賬款優先順序金融產品規模為37.46億元。

這幾個款項是華業資本二股東重慶女老闆李仕林牽頭聯繫的,現在她已經失聯,持股全部被司法凍結。

過了幾天,華業資本公告,因公司股價下跌,公司控股股東所質押部分股份恐遭強平,公司控制權存變更風險,而公司實際控制人因身體原因暫時無法回國。

目前上市公司終於在吃了六個跌停之後開板了,經偵正在查這個詐騙案子,二股東還沒抓回來,不知道後面的故事如何演。

04

還有些股東把股權質押的錢用來維持家用或者滿足自己一些燒錢的愛好。

比如說華誼兄弟的王氏兩兄弟,他們的股票一直都不閑著,基本上時刻都有一定比例呈質押狀態,今年六月份還追加了一批質押,遭遇媒體的質疑,逼得華誼兄弟不得不發公告澄清:

澄清的點主要是說他們沒有套現,沒有減持,質押比例也沒有那麼高:

但是這些質押總量還是很驚人的,那麼他的錢主要是拿去幹嘛呢?

可能去買藝術品了。

2014年11月與2015年5月,王中軍兩度於紐約蘇富比夜場出手,分別以約4億和2億人民幣的天價拍得梵高與畢加索的名畫。

2016年嘉德春拍,王中軍又拍出史上最貴書法2.07億的《局事帖》。

他還說要建一個私人美術館,希望能有宋元明清歷朝各一件最好的藏品,這個愛好確實太燒錢了,他手上的股總共就那麼多,就算全部質押也不知道夠不夠他造的,其他目的就不能亂猜了。

05

還有的股東把質押的錢用來加倉增持,不少人抱的目的就是更好的割韭菜。

這種做法類似股民融資融券賬戶,是這麼玩的:

交易所對股東的限制比散戶多多了,但凡超過了5%的持股,增持減持都有限制並且要提前通知增減持的數量和時間段。

有些股東自己都是大庄了,需要不斷加槓桿放大收益,就用質押股票得來的錢增持上市公司,股價上升,這就是質押拿錢做市值管理或者拉高收割韭菜。當然如果要割韭菜,這個賬戶可能就不用自己的,可能操控一群自然人的賬戶,還記得股市大鱷黃曉明嗎?

06

很多股東,把質押得來的錢挪用給旗下的其他公司。

這個最大的典型就是賈躍亭PPT造車運動。記得那是2014年4月,賈躍亭與合伙人在美國成立法拉第未來(FF)。

然後就是緊羅密布的PPT宣傳造勢:

僅2015年,賈躍亭為樂視造車開的發布會就超過20場。在這期間,他用一場接一場只有PPT的發布會,宣告著自己跨界製造汽車,從而完成樂視閉環的野心。

隨著這些發布會的召開,樂視網的股價也一路走高。在這個過程中,賈躍亭不斷質押和拋售股票,對於減持的個股還需要給大家做個解釋,說是用來借給上市公司的,對於股權質押得來的錢,賈躍亭也曾解釋是用於汽車事業了,其實這個錢的去向外界是無法監測的,如果你願意,那就相信這個理由一秒鐘吧。

但是他質押的股票不久前被強平了兩千多萬股,所以樂視的股票走勢能好嗎?

07

更多股東質押股票得來的錢用於給上市公司輸血。

這個最典型的就是房地產企業,控股股東幾乎都是高比例質押:

房地產公司去拿地,那賬面上要有錢才能參與,於是經常去借過橋資金來幫忙,利息很高,銀行借錢又有上限的,而且都要用土地抵押,剩下的就是股東幫忙了,股票質押年化大概就是6%上下一個點的水平,所以說房地產企業的股東算是比較有良心的了。

像泰禾集團、榮盛發展等等,都有股東質押錢出來還是借給上市公司買地等等用處。

但是現在,這麼做又是風險較大的。房地產現在經歷著國家的調控影響,如果收入跟不上,一堆地產商離關門也不遠了。

別的行業這樣做也不見得就穩妥:

暴風集團的馮鑫就因為質押借錢給上市公司,現在還不上錢出了問題。

據暴風發布的股權質押公告,暴風上市三個月後的2015年6月19日,馮鑫第一次通過質押66萬股暴風股票融資,用股價計算,那次質押前20個交易日暴風股票均價262.8元,馮鑫所質押股票市值在1.73億以上。就算質押折扣選擇最低的5折,馮鑫那筆質押融資額也在8000萬元以上。當年下半年,馮鑫又先後四次質押共計1275萬股暴風股票,占其所持暴風股權的41.88%。

而這個錢他宣稱一部分補貼家用一部分給上市公司輸血,確實有據可查:根據公告,2016年4月15日,馮鑫向暴風科技提供1億元無息借款。

然而暴風的攤子鋪的有點開,到處投資,自身的業務暴風TV和互聯網視頻業務又出現下滑,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又難以融到資金,就落得如此窘境。

股東們為了生存或者做大,都很拚命,價格合適的錢一分也不想錯過,但世事艱難,做爛的概率更高,這屆鐮刀太狠,散戶和老闆的韭菜一起割了,本來很正常的事情最後成了顆大雷,這就是市場太差帶來的意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貓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