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共嚴控教師言論 學校育人還是管人?

圖為在大學課堂里安裝攝像頭。(Public Domain)

繼學生“告密”潮導致一批敢言教師受處分後,中國大陸再有高校教師因言獲罪。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以及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院長趙思運因發表“不當”言論而被辭退的事件,再次引發外界對中共進一步加強控制教師言論自由的擔憂。

中共收緊對社會各方面的控制,其中包括全國高校的意識形態工作。從官方2013年公布的十六條“加強高校青年教師思想政治工作意見”;到2015年出台“七不講”文件,要求教師不能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和司法獨立等;再到近期大學校園裡颳起的文革式“告密”風暴,還有自由派知識分子被全面整肅的事件,無一不預示著中國大陸的言論自由正逐漸進入嚴冬。

香港《南華早報》上周報道了中國大陸校園裡的嚴密監控和學生對老師的告密潮

報道提到,中國大陸教師連談論包括環境、性別不平等、死刑等社會議題也會受到懲罰。比如,中國大陸一重點中學老師梁新(音譯)在被學生告發後被降職至打掃衛生。

中共官方近年來致力發展的高科技維穩系統也被移植進中國大陸高校。每個教室被陸陸續續安置上攝像頭,老師和學生的一舉一動都在監視管控中。

目前在美國的前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譚松告訴記者,他在過去切身感覺到監控一年比一年嚴厲,思想、言論和學術自由的空間也越來越窄。他提到中國大陸高校兩個用於監控審查的“工具”。

“一個是攝像頭。既有攝像的功能,也有錄音的功能。安裝之後可以把教室的情況詳細記錄下來,傳到一個監控中心。如果有人要來了解你的上課情況,他已經不需要到教室里聽課了。他可以在監控室(把錄像調出來看)。第二個對老師的監控是學生信息員,這個比監控還早。就是在學生當中發展專門彙報老師言行情況的人。學生信息員是單向聯繫的,由上面直接選。相當於告密者。”

譚松還說,監控攝像頭還有學生信息員的存在製造出不少問題,不僅可悲,同時還對整個國家不利。

“給老師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言論會被記錄在案。一旦講了當局不喜歡聽的話,馬上就會傳出去,相應的處罰也跟著來了。本來一些老師還是敢發表自己的見解和獨立的看法,但在這種情況下,就不敢隨便說話,只敢按照當局的要求和標準講話。你可以想像,這樣學生還能了解到什麼東西?很難聽到真實的信息了。”

夏明認為,政府嚴控學生思想的效果可能不盡如人意,老師和學生將在照本宣科的教學中失去創造和批評能力:“如果(學生)學的東西越來越沒有價值,越來越沒有用;如果因為經濟的滑坡找不到工作,課堂上的乏味恐怕會成為年輕人因求知慾、好奇心受挫而反抗的一個原因。”

他還說,中國共產黨目前缺乏資源、民眾的配合和服從,其暴力的威懾程度在下降,恐怕較難達到對中國大陸高校言論極端控制的目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