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力雄:懂新疆首先要懂人心

每次我意識到對話者中有維吾爾人,“新疆”二字的出口或落筆就會躊躇。這雖然是中國現實領土六分之一面積的名稱,被生活在那兒的兩千多萬人民時刻掛在嘴上。但是我忘不了一次參加關於族群問題的研討會,維吾爾代表的第一句話便是宣布如果有人使用“新疆”二字,他便拒絕對話。

一旦進入某種場合,“新疆”就從一個地名變成包含很多難題和對抗的歷史。什麼是“新疆”?——字面的解釋是“新的疆土”。但是對維吾爾人,那片土地怎麼會是他們“新的疆土”,明明是他們的家園,是祖先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呀!只有對佔領者才是“新的疆土”。維吾爾人不願意聽到這個地名,那是帝國擴張的宣示,是殖民者的炫耀,同時是當地民族屈辱與不幸的見證。

即使對中國,“新疆”也是個尷尬的地名。既然各種場合都宣稱那裡自古屬於中國,為什麼又會叫做“新的疆土”?御用學者絞盡腦汁,把“新疆”解釋成左宗棠所說“故土新歸”,卻是牽強,那明明應該叫“故疆”才對,怎麼可能叫“新疆”呢?何況早在左宗棠前一百年,那片土地就已經被清王朝叫做“新疆”了。

不過最終還是不能不用“新疆”,這不光是正視現實的不得已,其實也能讓雙方各得所需——維吾爾人能以此證明他們的土地是被中國所佔,中國也能以此宣示疆土的歸屬。

僅地名就如此糾葛與對立,足以說明新疆問題的複雜,而新疆問題的真實信息幾乎都被封閉在官方黑箱內,中共官方近年對新疆研究投入很大。眾多官方研究者能得到數據,了解機密,見的人廣,所到地方多,唯一卻無法打開維吾爾人的心扉。

信息不是真理,甚至不一定是真相。沒人能比統治者得到更多信息,卻不能說統治者了解了事物真相。歷史讓我們看到,即使是在殖民地過了一輩子的殖民者,又何嘗懂得那裡的人民?

對此,僅聽到海外維吾爾人的聲音也是不夠的。他們可以講新疆境內沒人敢講的話,但是並不完整。角色的對立使他們的話語與中共官方涇渭分明、黑白相反,展現的往往是政治姿態和組織立場。

要了解新疆,首先是了解生活在當地的人民。這無疑非常困難。儘管在新疆境內每天都可以見到維吾爾人、哈薩克人、烏孜別克人······漢人可以跟他們打交道、做買賣、討價還價,卻不能進入他們內心。在漢人面前,他們把內心嚴密地包藏起來。即使在維吾爾人最集中地區的漢人,也只生活在漢人圈內。每天在眼前掠過的當地民族僅僅是街道或巴紮上的影像。要研究新疆,了解新疆,哪怕是最核心的官方秘密,價值也不如去了解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內心想的是什麼,去懂得他們的生活、情感和願望。

來源:RFA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