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黃琦控遭看守所法西斯式迫害 偽造血壓數據掩病情

2018年10月23日,劉正清律師會見黃琦,黃琦透露遭看守所偽造血壓資料以掩蓋病危狀況;專案組也以「不講政治」為由否決了看守所醫院早前治療方案,黃琦控訴遭法西斯迫害。

律師劉正清(左)遭廣州律協立案調查,疑當局以此方式逼迫其退出黃琦案。(吳亦桐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2018年10月22日,美國駐華使館人權官員與蒲文清會面,對黃琦的生命安全和案件進展表示關注。(吳亦桐提供)

2018年10月23日,劉正清律師會見黃琦,黃琦透露遭看守所偽造血壓資料以掩蓋病危狀況;專案組也以「不講政治」為由否決了看守所醫院早前治療方案,黃琦控訴遭法西斯迫害。(吳亦桐提供)

正被扣留在看守所的民間組織「六四天網」的負責人黃琦,向探望他的代理律師透露,看守所偽造血壓數據紀錄,以掩蓋他病危的狀況。專案組還以「不講政治」為由否決救治方案,黃琦控訴遭法西斯式迫害並將抗爭到底。黃琦母親指當局欲將黃琦置於死地。律師對黃琦的前景也表示悲觀。(吳亦桐/李弘音報道)

廣州維權律師劉正清周二(23日)再到四川省綿陽看守所會見「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得知看守所人員聯同醫生,上周通過手動測血壓方式,偽造虛假的血壓數據,以掩蓋黃琦病危狀況。

黃琦指出,在上周四同周五一連兩日,同監室人員使用電子儀器測度血壓時,高低壓數值分別超過220和140,這個數值遠超早前看守所醫生給出的血壓數值,黃琦隨時有猝死或昏厥的可能性。

此後黃琦數次要求看守所使用電子儀器測量均遭拒絕。本周一和周二上午,看守所才再為黃琦使用手動方式測壓,但測量值已下降至安全標準。

黃琦還披露,8月份看守所組織會診後,曾考慮提供救治方案,後被辦案單位以「不講政治」為由否決。當局亦拒絕向黃琦和律師告知8月份的三次抽血檢查結果,看守所醫生王大成稱結果在綿陽市公安局局長手中。

黃琦認為他病情惡化,完全是當局採用法西斯暴行的結果,他會抗爭到底。

本台未能接觸劉正清律師。而黃琦母親蒲文清向本台表示,黃琦專案組阻止看守所為黃琦進行治療,當局難掩將黃琦折磨致死的意圖。

蒲文清說:黃琦的病情非常嚴重,可能發生猝終、中風、進入昏迷。看守所醫院進行正規治療的方案,被綿陽市檢察院黃琦專案組拒絕,它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把黃琦一直折磨到最後結束生命,強烈要求中國政府把黃琦送出來住院治療,我請求國際組織敦促中國政府釋放黃琦回家治病。

近期蒲文清再到北京最高司法部門控訴綿陽警方違法施虐和構陷,所有控訴石沉大海。蒲文清也在北京與德國、美國、英國、瑞典、日本及歐盟駐華外交官會面,國際社會對此案給予高度關注。

黃琦早前的代理律師隋牧青表示,他不相信獄方所測數據,認為隨著羈押時間的增長,黃琦的病況只會愈加嚴重。透過當局的一系列動作,黃琦有可能遭重判。

隋牧青說:黃琦的指標不可能好,黃琦絕望了,我對他的這個前景相當悲觀,有可能很快開庭,肯定重判。

國際特赦中國研究員潘嘉偉表示,國際特赦將再次發表聲明,促中國政府停止對黃琦的不人道對待。

潘嘉偉說:黃琦的個案是典型的因言獲罪的個案,我們也看不出中國政府有提出任何實質的證據。這樣不人道的對待令到黃琦的身體狀況惡化,我們要求中國政府正視國際社會對黃琦的關注,要求執法人員停止對黃琦的虐待,給他合適的、他需要的醫療照顧。

目前黃琦的生命岌岌可危,無國界記者組織再次呼籲國際社會加強力道對中國施壓,釋放黃琦,不要讓他成為「下一位劉曉波」。

55歲的黃琦,因創辦「六四天網」並揭露政府失職、訪民維權等信息,先後兩次被捕判刑。2016年4月,黃琦在「六四天網」發表訪民陳天茂提供的一份信訪報告內容,並接受「自由亞洲」採訪;當年11月28日黃琦再遭抓捕,後被控「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今年1月黃琦案被移送法院,原定6月份的開庭再無故拖延。黃琦始終拒絕認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